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云倾天阙 > 章节目录 第39章 英雄救美(1)
    月色如水,罄冉一骑飞冲,到了清荷所说的枫树林也不多查,便直直向西谷追去。

    她心知那些战国残兵定然是从铜山岭阵地逃散的,他们只能沿着西谷潜回战国在白峨关的军营。

    既是残兵,速度定快不了。只有二十多人,她完全可以应付。若是带了兵马来,倒容易惊动了那些残兵,万一他们狗急跳墙伤了公主,岂不得不偿失?

    果然,没追出多远,罄冉便发现了些蛛丝马迹。山道边的荆棘上赫然挂着一条红色发带,成料甚好,绝非山野村姑能有的。

    罄冉眉宇微蹙,忙施展轻功向前追寻。一面更凝神控气,将方圆动静尽皆收入耳中。

    蓦然,一丝微乱的声响冲入耳中,罄冉停下身影,闭目倾听,微挑唇角,向南面的山头跃去。

    刚翻上山岭,罄冉便轻轻挑起了眉,唇际勾起。

    却见山岭下,一条蜿蜒的小溪在月光下泛着粼粼波光。波水照得一带清泉微亮,水边赫然躺着十多个兵勇,尚有五六人正被一身影迅捷的女子杀得微见狼狈。女子动作间长发飞扬,月光下姿态间透着一股畅意,显是正杀的兴起。

    罄冉微微摇头,那清荷还为这承敏公主担忧,看这情景,分明该呼天抢地的是那些战国兵勇。苏亮的话倒是不错,这燕奚敏还真不似寻常的娇贵公主。

    罄冉眼见她又放倒三人,正欲站直身体,耳朵却捕捉到一丝异样。

    不妙!竟有一支骑兵正飞驰而来,听动静人数竟是不少。

    罄冉一惊,忙纵身向山下掠去。她身影穿梭在山谷间,宛若灵鹿,然而纵使这般却仍是晚了一步。

    马蹄声越来越大,罄冉飞掠上一颗大树,正见一队三百来人的骑兵队伍以极快的速度沿着河岸向燕奚敏所在奔驰。

    显然,那些人已经看到了她!

    罄冉微微蹙眉,心知此刻纵使冲下去也来不及带公主走,便静静观望着那些骑兵。

    显然,这些人受过很好的训练,马匹皆是上乘,速度极快。月光映亮了他们身上的铠甲,罄冉目光凝滞在前首一人的护心镜上,微微挑眉。

    一只飞鹰赫然其上,竟是麟国人!

    转瞬间那队兵马已将燕奚敏围在了中间,罄冉双唇紧抿,跃下树枝向河边潜去,隐在乱石间,望向河岸。

    这时燕奚敏已被几个麟国兵勇围在了中间,正仰着头,怒气冲冲地瞪着他们。

    “你说她是旌国公主?旌国的公主怎么会在这里!”为首一个穿戴将领铠甲的将军端坐马上问着那战国残兵。

    “将军,是她自己承认的,她杀了我们这么多弟兄,将军要为我们做主啊!”

    “为你们做主?嗬!这话奇怪了,本将军又不认得你们,凭啥为你们做主?”

    “将军,如今战国、麟国可是盟国,将军不能见死不救啊。”

    “本将军没有见死不救啊,要不是本将军你们早就死在这娘们手里了。结盟又怎样?照样他妈的是两个国家,本将军可没职责保护你们。你们走吧,本将军也不用你们致谢了。”

    那三个战国残兵互望了眼,许是也看出麟国人想将燕奚敏掳了请功,心知没有办法,便也不再多言,相扶着涉河而去。

    “你果真是旌国的承敏公主?”将领翻身下马走向燕奚敏。

    “哼,本公主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承敏长公主。你们想怎么样?”

    眼见燕奚敏仰着小巴,一脸骄纵,罄冉只欲一头撞向身前大石。真不知这承敏公主是聪明,还是傻,亦或该叹她太过骄傲。

    “将军,真是天下掉馅饼了,抓了她不管交给战国还是还给旌国,都少不了咱们的好处。”

    “哈哈,将军把她绑回去交给蔺少帅,少不得要给将军记上一功的。”

    蹄声四溅,碎裂夜的宁静,待麟国骑兵远去,罄冉才闪身从乱石中跃出。

    月色下,溪水清流,河边尚躺着十多具战国兵勇的尸体。借着波光,他们多数面色发紫,显是被毒物所伤。怪不得承敏公主武功一般,却能将这二十个大男人杀得失措。

    现在公主在麟国人的手中一时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怕只怕麟国将她交给战国。罄冉微微蹙眉,不再多做停留发足沿着河岸向麟国骑兵消失的方向追去。

    这一带山谷险峻,罄冉心知再往前是一片矮灌丛,麟国骑兵不好通过,只有等天亮才能牵马而过。她便也不急着追赶,只不紧不慢地向矮灌丛靠近。

    果然,她刚临近便看到了闪动的火光。她悄然靠近,人声袭来,烤肉的香气弥散着。

    麟国骑兵正一堆堆围坐烤着野味,罄冉目光四扫,很快便看到了燕奚敏。她被看守在队伍最里围的火堆旁,身旁坐着的正撕啃兔肉的大胡子显是这队骑兵的头领。

    罄冉目光在大胡子面上停留,火光映得他双目微红,隐隐突出的太阳穴显示了那人武功不弱的事实。

    这些麟国骑兵虽是休整,可却防守有序,四面皆有士兵警戒地站着。马匹更是被聚集在一处,由几个持刀士兵看守着,松弛的气氛中不动声色的保持着戒备。

    罄冉心知这些人不好对付,不能鲁莽行事,正欲想办法,却听一声冰狼叫自山头传来。

    “嚎”

    “什么声音?怪吓人的!”

    “不就是狼叫?王大,你连狼叫都怕?还是不是爷们!”

    “不对,你们听,我怎么听着它不像是狼叫。”

    ……

    几个临近罄冉的兵勇显然也听到了冰狼的叫声,一阵微乱。

    燕奚敏却是一喜,这些天她呆在军营,少不得听冰狼的叫声,自是分辨的出。她禁不住轻叫一声,满脸喜色。

    “周将军,这狼叫听上去不对头啊,怎么跟鬼嚎一样。”

    “别瞎说,瞧你那点出息!”周宁踢了身侧小将一脚,看向燕奚敏,面有狐疑。

    “你乐什么?”

    燕奚敏收了笑容,瞪向他,愤愤道:“要你管!我高兴!”

    “公主倒看得开,吩咐兄弟们,警醒点!”周宁冷哼一声不再理燕奚敏,吩咐着小将。

    罄冉见麟国兵勇警觉起来,微微蹙眉,耳听冰狼的叫声再次响起,她忙悄悄向远处潜去。

    “嚎”

    冰狼的叫声由远及近,罄冉回应了一声,便在山脚下静等,片刻,传来大鸟‘呜哇’的鸣叫声和‘扑楞’的展翅声,山腰上林木微动,一道银光闪电般冲破暗夜,向罄冉扑来,正是雪琅。

    雪琅极为兴奋,扑在罄冉身上,不停用舌头舔着她的手,用长长的皮毛磨蹭着她的身体。罄冉被它撞得身体踉跄两下,感受到它的热情轻轻笑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是自己跑来的还是王爷让你带路?王爷他们也来了吗?”

    罄冉抚摸着雪琅,一面翘首等待,半响都不见动静,心下微定。此刻若是旌国和麟国再起争端,可就麻烦了。

    “雪琅听话,要安静知道吗?”

    罄冉蹲下,轻轻拍着雪琅的头,柔声道。雪琅柔顺俯首,竟眨动了两下眼睛,状似听懂了罄冉的话。

    罄冉失笑,起身,“真乖。”

    抽出寒剑选了几根修韧的竹子,又找来藤条,罄冉三两下便制作了个简易弯弓,削好箭羽,挑眉一笑,轻拍安静卧在一旁的雪琅,“走,我们英雄救美去。”

    罄冉说着便施展轻功向灌木丛飞奔,雪琅一声不响跟在身后。

    方才罄冉便观察过,若是偷袭,从灌木丛下手最为妥当。麟国人似是觉得灌木丛夜色下荆棘丛生,不可能有敌人能悄无声音潜入,所以面向灌木丛的一边防守稀松了些。

    罄冉想,凭借她的轻功待这些兵勇睡着后,突袭带燕奚敏逃走还是有把握的。她方才观察过,只要奔入东面的密谷,麟国人便必须弃马追赶,故而只要入了密谷,她便有把握带走燕奚敏。

    罄冉身影如鬼魅,闪入灌木丛,正待寻找最佳出击的位置,耳际却扑捉到异样气息。杂乱的气息自灌木丛另一面隐隐传来,分明又有一队人马正向这边靠近。

    罄冉挑眉,眼见麟国人没有所动,显是还没有发现,她微微一思向灌木丛另一侧潜去。凭借着矫捷的身手,避过满目荆棘穿过灌木丛,果然见有点点火把自不远处崖谷向这边移动。

    静待片刻,火把慢慢移近,借着月色,罄冉凝眸一望,这一队兵勇,竟也是麟国人,而且人数甚多,夜色下黑压压竟有上千人。

    罄冉心中郁结,只觉天公今日专门和自己作对。本以为只要解决了那二十个战国残兵便能将燕奚敏救回,却不想这些麟国人偏来和自己做对。

    罄冉正兀自拧眉,却见迎面而来的大队骤然熄灭了所有火把。罄冉微微一愣,面有所思,回头,果然见灌木丛另一面的火光也迅速熄灭。

    有趣,这两队麟国人竟互相不识得对方!熄灭火光正是防备对方用流箭袭击自己。罄冉目光微闪,望向身侧安静俯在地上的雪琅,勾起了唇角。

    她闪身往灌木丛潜入了些,静静观望。千人大队在灌木丛十米开外停下,迅速摆好了阵势。一个小兵举着火把跑了过来,显是哨兵,罄冉挑眉一笑,伺机而动。

    待小兵小心翼翼走至身前,罄冉骤然起身扑向他,身影宛若鬼魅,移动间一个扬手那小兵脖颈一声脆响,未及呼喊便向下软倒。

    罄冉一手接过火把,一手将小兵放在地上,举着火把大摇大摆向灌木丛对面飞快而去。

    “看!将军,对方派人过来了。”

    周宁正欲派人前往探查过来的是那路人马,却听身旁小兵喊道。抬头向灌木丛中看,果然有人举着火把正向这边走来。

    “弓箭手准备。”

    一声令下,一队弓弩手瞬间在队前摆好阵势,冰冷的箭头齐齐对准漆黑的灌木林。

    火把骤然明亮,只见一个身着黑色紧身长袍的男子缓步走出,清冷的面容在火把映照下越发显得完美无瑕。男子身上更是焕发出一股气势,目光四顾,让人只觉一股压力袭来。

    而跟在男子身后的……竟是一匹狼!一匹通体银白的狼!

    “冰狼!那是冰狼!”

    周宁身旁小将惊呼一声,众人这才回神,弓箭手禁不住将手中弓弩拉紧,似乎这样便能压住男子带来的凛冽压力,又似乎这样能让自己气势足一些。

    “将军,我听说战国砮王饲养了一匹冰狼,他不会是……”小将凑近周宁低声道。

    罄冉走出灌木丛目光便锁定了燕奚敏,眼见她双眸瞪大就欲惊呼,忙冲她使了个眼色。

    罄冉听到小将的话,目光一转盯向周宁,但见他一脸警戒和探究看过来,显然,这些人是不认识狄飒的。

    罄冉心下一乐,面上却不动声色,缓步上前,抬手指向被押在后面的燕奚敏,冷声道:“本王要带走她!”

    她话语中强势凛然,又自称本王,周宁一愣,蹙眉上前,“敢问您是?”

    “哼,你们自我战国兵勇手中抢走旌国公主,本王念在战麟两国结盟便不欲计较了,你们还是快快将她交出来的好。”罄冉却不回答他,只挑眉走向周宁,微微仰头目光桀骜睥睨着他。

    周宁只觉男子目光如寒冰一般,扫在他面上一股凛冽袭来竟让他心头微颤。方才见这男子面容甚为年轻,他还在怀疑此人未必便是战国砮王。如今却深信了,放眼天下,能有这般气势的人可不多,何况冰狼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豢养的。

    两国结盟,周宁虽不必听从异国王爷,可也万万不敢得罪。周宁眉宇一跳,忙上前道:“砮王殿下,公主不是我们抢来的,事实上……”

    罄冉却扬手制止他,“你不必多言。人,本王要带走!你们若是不满,便让蔺少帅明日到本王大营交涉。若现在不把公主交出来……哼,本王也不介意抢人。”

    罄冉说着,身影一闪便抢过了一名士兵正拉着的弓,伴着士兵的惨呼声尚有一声细微的箭羽破空之音。

    这一切来的太快,众人尚未看清眼前男子是如何动作,他竟已在众目睽睽下抢下弓箭,向灌木丛对面射去一支箭羽。

    “啊!”

    飞箭带着凛冽气势自黑夜中射来直直没入一名小兵的肩头,小兵惨呼一声,捂着肩膀倒在了地上。

    “大帅,他们放箭了!必是燕国贼人!末将请命,带人杀过去活捉燕云宗!”

    灌木丛另一面的大队中,参将眼见小兵受伤,打马冲至队伍阵前,面有兴奋扬声请示道。

    他所请示的乃是位极为年轻的男子,此刻男子右手撑着马鞍,身躯后侧斜依着坐在马上,姿态闲雅而慵懒,仿若春柳,但背脊挺直,宛如青松,正是麟国少帅,蔺琦墨。

    此刻他并未穿戴铠甲,乌发用一根碧玉簪松松挽起,月色下面若冠玉,听到参将的话,瑰丽宝石般的眼眸微微眯起,轻挑唇角,吐出两个字。

    “放箭。”

    “砰砰”

    “啊!”

    撞击声杂乱响起,在众人尚未反应过来时,一声惨呼成功惊醒了人们的心神。

    众人遁声望去,一名小兵胸前赫然插着一支箭羽,月光下兀自淌着鲜血,显已毙命。流箭穿过灌木丛,有些被阻在了其间,传来一声声闷响,有些却突破丛刺,直直飞了过来。

    这一切来的太快,方才那个自称砮王的貌美男子分明还在谈笑宴宴,转眼竟已刀锋相对。小兵的惨叫令周宁骤然回神,忙闪身向后躲闪,四望微乱的下属大喝一声。

    “快!退后!退后!”

    接连又有惨呼声传来,麟国兵勇纷纷后撤,罄冉却背脊挺直,闲适地站着望着这一幕,嘴角轻轻勾起,带着几丝玩味。

    众人退出射击范围,这才注意到那个如青松一般傲然立在箭雨中的男子。

    但见他满目清冷,负手而立,竟对飞在周边的箭矢毫不在意。然而他手中的箭矢却越来越多,那是飞在他身侧的流箭,他竟生生用手接住,可怕的是他们根本就没有看清他是何时出的手。

    罄冉眼见那些麟国人瞪大了眼睛,一个个满是惊服,心知已经起到了震慑效果。她身影飞闪,施展轻功转瞬便到了周宁近前。

    “将军,你们从本王的人马手中抢了公主。本王如今亲自来要人,已是给了你们麟国人天大的面子。公主,你若不放,本王只要一声令下,对面的大队就会冲杀过来。到时候……你可休怪本王狠辣,不留情面!”

    周宁在罄冉清冷的目光下竟是一惊,喉头微动,望了眼受伤的几个兄弟。只觉这样便将人交出,太过憋屈。可是,方才那强大的箭雨,足以说明对面有不少战国人,真若打起来,他们岂不更得不偿失?

    周宁这般想着,忙呵呵一笑,“王爷都亲自来了,公主,周某自是不敢多留。只是,兄弟们赖好忙碌了一场,王爷总不能……”

    罄冉心中紧张,耳听身后已不再传出流箭声。显是对面麟国军队不见这边有任何动静,停止了攻击。罄冉心知必须在对面麟国大队发现蹊跷前带走燕奚敏,不然等两边弄清情况,自己还不要倒大霉!

    罄冉心中焦急,面上却不动声色,盯着周宁忽而冷声一笑,微挑俊眉,“将军,有些便宜怕是占不得的!战旌两国的事,麟国还是不要瞎掺和的好。当然,将军若是将公主交给本王,本王自也不会亏欠将军,将军明日到我战国军营来便是,本王定盛情款待,将军需要什么军备、军资,也可尽管提来。”

    周宁一听这话,细细一想,觉得战旌两国的事情,麟国确实不好插手。他深恐自己惹了麻烦,再加上如今情景,这砮王武功高强,又有战国兵勇在侧,也容不得他不交人。他朗声一笑,忙吩咐手下将燕奚敏带过来。

    “周某听说王爷的玄甲军有一种特质的刚韧枪头,甚为锋锐,周某手下也就一千号兄弟,王爷看能不能……”

    罄冉撇了眼周宁,朗声一笑,“好说,好说。周将军何时来本王营中,直接找本王便是。”

    周宁大喜,忙将燕奚敏推向罄冉,一面连声称谢。罄冉眼见燕奚敏满脸通红,显是在使劲憋笑,忙瞪她一眼,拉了她,便向灌木丛走。

    “本王告辞!”

    “王爷,慢走。”周宁忙上前乐呵呵相送。

    “周将军留步。”罄冉头也不回,冷声说罢,带着燕奚敏便钻入了灌木丛。

    “跟紧我!”罄冉一入灌木丛便蹙起了眉头,一面吩咐着,一面紧紧拉着燕奚敏的手带着她在丛刺间穿梭。

    燕奚敏虽平日喜欢舞枪弄棒,性情豪爽,可也没和男子这般亲密过。一时怔怔望着罄冉扣在腕间的手,面容微微发烫。

    “哎呦。”脚下一阵刺痛,显是被荆棘挂到,燕奚敏轻呼一声。

    “还好吗?小心脚下。”罄冉脚步微慢,回头看她。

    月光下,燕奚敏只觉面前男子的目光透着盈盈波光,清澈若鸿,她面颊一红,微挣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