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云倾天阙 > 章节目录 第37章 平原血战(2)
    大军在高松岭驻扎了下来,营寨紧靠峭壁而建,极为简陋,当夜燕奚痕就吩咐下去,令众将士修筑御敌工事,顿时整个大军都进入了紧张备战中。松月道一线更是被层层防守,随时准备迎击敌军。

    罄冉每日依旧操练大军阵法,心境却蓦然静了许多,不再似在镇西军营中那般心浮气躁。多日来的风吹日晒,使她的面容变得粗糙,也使她的心变得更加的坚硬。

    这日,日头从东边山峦之后喷薄而出,夏日的早晨已是十分炎热,照得站在高台上操练阵法的罄冉汗流浃背,正欲取下水囊灌上两大口水,却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冲入了营寨。

    “报!”

    清亮的长喝响彻军营,一名斥候驽马冲入辕门,翻身间已是高呼着扑入了中军大帐。罄冉心一纠,亦从校场将士的面上看到了同样的肃穆和紧张,等待了多日的对决终于要来了。

    临近正午,炽热的阳光照在黄土上,烤的地面热烘烘宛若一个巨大的蒸笼。数万大军队形肃整排列在开阔的空野,天空万里无云,唯有火辣辣的阳光发出刺眼光芒打在铁甲上,腾热的潮气混着将士的汗水模糊了双眼。

    整个旷野一阵肃然,只闻蝉鸣焦躁地此起彼伏充斥着整个听觉。罄冉一身银色盔甲,紫色战披,头戴紫翎盔帽高站大队中央的帅台上,手持阵型旗,目光炯炯望着前方。

    探马回报战军已过了平陆原,算算时间也该到了,罄冉仰望天际,目光闪动着坚定的光芒。忽而,大地开始隐隐震动,她目光犀利盯向前方。

    尘土飞扬而起,滚滚似要卷入天边,战军越来越近,黑压压震动四野,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罄冉微眯双眼,神色清冷,目光紧跟那狂卷而来的黑龙,紧紧抿起了双唇。

    狄飒一骑当前,率领数万大军,似狂风一般冲来,潮热的风卷起他身后玄金大麾,将整个身体拉得宛若一只飞扑驰骋的猛兽。

    罄冉凝眸,定定望着前方。

    却见大军绵延百里,旌旗蔽空,万马奔腾处铁甲如浪,战马长嘶,铁蹄狰狞。那数万骑兵,当真如一群猛虎一般,果然不枉虚名,战国骑兵凶猛单从奔驰便可见一斑。

    罄冉嘴角轻抿,这时前方一名探马急速奔回,小将策马奔到罄冉身前,翻下马背,急急道。

    “报,战国八万骑兵,由狄飒率领,正朝我军阵前杀来。”

    “知道了。”罄冉说完便转向身边的传令官,“盾牌兵上前,至壕沟前一里处,摆开长蛇阵!”

    “是!”

    传令官领命,摇动手中“天”字巨旗,罄冉军阵最前方的一万名“天”字队步兵领命瞬间举起手中巨盾,缓缓向前推进,步伐威武,铜墙铁壁一般。

    战国八万铁骑由狄飒率领,风驰电掣一般冲来,骑兵的攻击力在于速度和机动性,狄飒率领铁骑狂冲之下,意在一举冲垮对方阵营。

    然而,狄飒却在距离旌国大队数里处猛然勒住战马,他胯下高大战马长嘶一声,前蹄高高扬起,在急速奔驰之下骤然停了下来。

    狄飒双眸似电,直直盯着前方,手一扬,他身后的棋牌官忙高举手中巨旗,战国八万铁骑几乎在同一时间勒住战马,八万匹战马齐齐嘶鸣,停在了狄飒的身后,激起尘土飞扬,如巨浪一般。

    狄飒星眸中溢出点点寒光,他抬眸望向前方,只见旌国军阵前,一道长而深的沟壑生生阻住了铁骑的冲锋,狄飒钢牙紧咬,冷哼一声,喊道。

    “弓箭兵掩护,给本王填平前方壕沟!”

    “是!”

    狄飒手下副将得到命令,便带领万众骑兵以沙袋装土。同时众多盾牌兵掩护着弩箭兵向壕沟处推进,却有一名将领上前满面笑容谄媚道。

    “王爷,敌军显然早有防范,如今日头正盛,王爷不如先在树下歇息一阵。”

    狄飒猛然转头,眸光似冰刀一般朝那人脸庞射去,那人不敢迎视他的眸光,低下头去。

    狄飒冷哼一声,极怒反笑道:“本王原道是旌国军神勇,原来高峰涧惨败乃是我战军将领昏败所致!”

    那人面色大变,烈日下惨白一片,竟是诺诺不敢再言一句。

    狄飒面色铁青,不再多言,于马背上挺直了身躯朝前方望去。

    隐约间只见对方大将位于阵形中央,旌国数万兵马分成了八队,每队前都有一面巨大的旗帜,分别为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队兵士,在阵中纵横交错,杂乱中却井然有序。

    外围兵力层层布防,长枪、弓箭在外,机动兵力在内,万余名盾牌兵则是位于整个队列的最前方。

    狄飒微微蹙眉,凝望着前方整齐有序的方阵,转头瞥向其身后一名儒服老者。

    “先生可识对方阵型?”

    那老者早已细细观察了旌国的阵型,眉宇一直微蹙着,如今见狄飒问来,面容沉重,摇头道:“王爷,此番想要攻破松月道,怕是不易。这阵法老臣虽不识,但只看阵型,对方军中定有深谙布兵排阵之人!”

    狄飒眉宇蹙起,精深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前边方阵,心也不断下沉,只觉方阵甚是坚固,那队弓箭兵的位置安排的恰到好处,无论从哪个角度冲击,都会遭到对方弓箭兵的漫天箭雨,而长枪兵和盾牌兵无疑会阻住骑兵的冲击。

    最让狄飒头痛的还是阵中那四队机动兵,只见那水、火、山、泽四队兵士,都是一手持圆盾,另一手则握一把长长的马刀,这样的兵士在短兵交接的时候无疑对骑兵具有更大的杀伤力。

    狄飒见箭弩手推进间多有被对方箭矢逼退者,微微侧头,“穆先生,可有办法绕过这处平野?”

    穆江想了想,摇头,“往清州只此一道,方圆数十里皆崇山峻岭,唯有过了这处才是一马平川,我军只要能攻下此处,清州唾手可得。”

    狄飒不再多言,见前方箭驽兵已排近壕沟,他骤然凝眸,缓缓举起右手,冷声道:“弓箭手准备!”

    王旗旁,箭旗手令旗高高举起,左右交挥数下,平野间空气顿时凝滞。

    “上!”

    随着狄飒怒吼,黑压压的箭兵上前,依队形或蹲或立,拉弓抱月,利箭上弦对准远处壕沟后的旌国大队。

    罄冉稳立身形,冷声道:“盾牌手,上!”

    狄飒将手往下一压,箭旗落下,鼓声急促如雨,伴着这激烈的战鼓,漫天箭矢射出,丽日在这一刻似也黯然失色。

    旌国军队也不慌乱,盾牌手上前掩护,弓箭手位于其后进行还击。但狄飒显是铁了心要一举攻下松月道,竟令所有弓箭手轮番上阵,旌国军有些吃不住箭势,眼见对方箭阵步步向前,罄冉的将台也稍稍向后移了些。

    不远处半山腰的瞭望台上,燕奚痕玄甲着身,负手而立,遥望着平野上的变动。他的身后王旗被燥热的山风吹得猎猎作响,眼见罄冉将台后退,他眉宇微动。

    “王爷,狄飒所带燕州兵果真非比寻常,这么快竟能突破箭弩阵。易青的八珍阵能行吗?”燕云卫郎将裴子明蹙眉道。

    燕奚痕微微一笑,望向那抹清隽立在阵中从容指挥的身影,眸中璀璨生姿,“放心吧,本王相信他。铜山岭那边战况怎样?”

    “苏亮刚刚派人来回报,我军轻轻松松便阻住了敌军第一波攻击,没什么伤亡。王爷放心吧,苏亮那小子还有闲心带话呢,说是王爷偏心,将松月道这么大的阵势交给易青,有失公允。属下敢打包票,那小子现在正眼红跳脚呢。”

    燕奚痕淡笑,却不接腔,只凝神看向山下。此时阵前已有了新的变动,旌国箭兵已开始频频后撤。

    战军阵前,狄飒显也看到了旌国军连连后撤,他冷冷一笑,右手再次一挥,众多骑兵一拥而上,嘶吼着将装好的沙袋携起纷纷向壕沟中填充。在箭兵的掩护下,骑兵很快便填好了一条通道。

    狄飒见机不可失,一声清啸,纵马前驰。他铁甲玄袍,双手把轮,领着先锋营上千人瞬间便冲到了壕沟前,竟是迅捷如豹。

    狄飒领着的上千人均是武功高手,趁着旌国前排箭兵被打得慌乱,他暴喝一声,离马腾空,手中金光如沙,直扑壕沟对面。

    这上千人一落地,便将旌国弓箭手们杀得溃不成军,后续的战国大军更是急速跟上,将木板架上壕沟,骑兵迅速踏过壕沟,铁蹄震响,杀声如雷,在山野间奔腾肆虐。

    先锋三万铁骑得到狄飒军令,欢呼着驱动战马朝旌国方阵冲去,万军鼓噪,地动山摇。

    罄冉望着猛虎一般冲来的战国骑兵,嘴角高高扬起,擒住一抹自信的笑容,她高举手中令旗。

    旌国方阵中的弓箭兵上前,盾牌兵掩护,众兵勇展臂拉满长弓,无数深寒的箭矢对准了冲锋而来的三万兵士。

    漫天箭雨刺破长空射去,惨叫声连连响起,战国铁骑大批倒下,而他们的攻势却丝毫没有减弱,那三万铁骑依然呼啸着朝旌国军队冲来。

    “不愧是战国铁骑。”

    罄冉心有所叹,左手举起“天”字令旗,方阵最前方的万余盾牌兵骤然分成两队,在前方拉开了巨大的口子,将战国三万铁骑放入了阵中。

    狄飒见自己的三万铁骑冲入阵中,猛然皱眉,暗叫不好。他双轮飞舞,瞬间解决数名旌军,遥望不远处的将台。台上男子极为年轻,眉眼如画,却隐有犀利之光自水漾的眸中迸射而出。

    此人是谁!

    燕奚痕的身形他是识得的,按理说这般重要的大战该是燕奚痕亲自指挥。而这人被燕奚痕委以重任,定是身在镇西军中多年,深得燕奚痕宠信之人!可为何他竟从不知镇西军中还有这号人物?

    眼见敌军阵型再动,被围的骑兵险机重重,狄飒嘶吼一声,双眼通红,金轮飞过杀出一道血道,向阵中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