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云倾天阙 > 章节目录 第34章 血染战袍(2)
    在这里人会变得渺小,犹如天地间无处不在的尘埃,罄冉苦笑,仰头抬臂,手中酒坛倾泻,一道银箭在火光下带着粼粼波光射入喉中。

    “好酒量!”

    ……

    一声声喝彩自身旁传出,罄冉扔掉已空的酒坛,笑着望向众人生动的面孔。多么可爱的战士,勇敢无惧,真挚如火,激昂着生命的光彩。

    罄冉心中一股豪情滋生,真高兴自己也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她猛然起身,拔出长剑,笑道:“当此豪情之时,该以歌相和,纪念步兵营及镇西军中死难的兄弟们!”

    她说着手中长剑一擎,飞身一掠便到了火光之旁,眼中渐涌暖意,望着四周使劲拍手吆喝的士兵,手中长剑挥舞,三尺青锋刺破天空。

    “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发狂吟!”

    月华当空,火光闪烁,寒风拂面,随着罄冉高昂的歌声一声声响起,她修长的身体矫健如飞,手中长剑舞动游龙,锋烁寒光,飒沓如风。

    远处的士兵们望到这边情景纷纷涌了过来,一时间万籁俱寂,唯有歌声如织,响彻天幕。歌声激昂,满腔壮志,剑光熠熠,剑气纵横。

    空气似乎在这一刹那凝结,千万双眼睛随着罄冉舞剑之姿心驰神摇,仿见血染沙场,仿见建功立业,凯歌高奏。

    人人心中豪气上涌,血脉贲张,加之这歌曲调简单,又只有区区几句歌词,众人默默听了几遍,不免击打着刀鞘,和着节奏,跟着大声唱了起来。

    “丈夫,处世兮,立功名……”

    罄冉耳听众人相和,剑势越发狂走,顿时便是飞沙漫天,慷慨豪情尽诉剑尖。

    无人注意到,此刻燕奚痕和苏亮正站在众人之后也在默默望着这一幕。

    燕奚痕目光炯炯望着被围在中央舞剑的罄冉,只觉那飒爽英姿可令空中明月都失去光彩,望着那飞扬的面容,英挺俊秀的身姿,也被这激盎的情绪感染,轻轻唱了起来。

    心中却想着,这个叫易青的男子,呼啸沙场,傲骨铮铮,敢在战场上抢他飞流,这般男子,当是男儿丈夫,此般男儿好好培养定能成为一员虎将!

    “唱的好!唱的好!”

    罄冉歌声一落,场中片刻静寂,接着爆发出如火的掌声。苏亮亦跟着拍手大喝,燕奚痕却爽朗一笑,转身大步回了营帐。

    高峰涧一役后,罄冉便被调入了燕奚痕的近卫燕云卫中,做了他的一名亲卫兵。

    燕云卫不同步兵营,这里的每一个人身手都极为了得,不光是武艺上,其心智、毅力等皆是军中的佼佼者。这里的训练也不同步兵营,早上的训练大家手中武器更是五花八门,也不用天天排练队形,倒是多了许多空余时间。

    这日清晨,罄冉如同以往听到叫起的号角声便出营投入了一日的训练。

    她到了校场拔出长剑便舞动了起来,身影移动间,却见燕奚痕一身黑衣劲装,腰系织锦武士巾,脚蹬黑缎靴自辕门外步了进来,想是视察他营刚回来。

    不想这位王爷每日起的这般早,罄冉结舌,望着他的目光中不自觉带上了几分赞赏。燕奚痕却似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望了过来,罄冉一惊,忙收回了目光。

    余光见燕奚痕步入沙场,指点着燕云卫的功夫,她不免挑眉,这人竟似十八般兵器都会呢。她正惊疑,燕奚痕已走了过来,罄冉心一紧,选了一套稀疏平常的剑法练了起来。

    燕奚痕立于一旁,看了片刻,只觉她的剑招洒脱,遒劲中透出飘逸,虽是一套简单的剑法,却沉着中变化无穷,宛若天成,如有神助,显是出自名师指点。他微微挑眉,不免看得更加认真起来。

    罄冉半响不见他有所动,也不听他开口,却分明感受到落于身上的两道仿若实质的目光。在他的目光下,只觉每一个动作都异常别扭,干脆收了剑,站定看向燕奚痕。

    “王爷,属下这套剑法有问题?”

    燕奚痕这才微微一笑,“你这剑法看似简单,却变化无穷。你练得很好,看得出下了苦功夫。只是你的剑气中沉稳不足,却多了丝戾气,显是心头有恨。招式变幻间又失之尖锐,乃是愤意郁结于心所致,你小小年纪,怎会……”

    罄冉只觉他的一双眼睛如豹子一般闪烁着光芒,盯着她更是让她有被整个看透的感觉,仿似自己一下子便变得透明了。

    那些遥远的记忆铺天盖地破空袭来,那些暗夜中不欲被人看到的伤痕,似乎一下次展露在了人前,让她有瞬间的惊慌失措。

    她忙收拾心神,睫羽轻闪躲开了燕奚痕注视的目光,深吸一口气复又抬起头来,果然打断燕奚痕的话。

    “属下年幼,心浮气躁,剑势失之沉稳,定会注意。”

    燕奚痕见罄冉如此也不欲多做探究,正欲指点她两下,却听耳边传来鼓声。

    “早训结束了,属下去领军粮,谢王爷指点。”罄冉生恐燕奚痕再问她来历,武功出处的事,说罢便匆匆转身,快步而去。

    燕奚痕眼见她这般,微微蹙眉,半响却挑唇笑了笑,越发肯定眼前人绝非奸细。

    用过早膳便是燕云卫每日的对打厮练时间,顿时沙场上刀光剑影,拳脚霍霍。

    罄冉之前显露了身手,燕云卫又个个都是好武之人,这些天倒是有不少来找她对练的。

    罄冉只觉他们虽是个个好胜,但却不存在任何的挑衅心理,都是豪爽之人,于是便也尽数接受,和他们比试每每见到他们招式中有破绽就隐晦指出,众人见她甚为可亲,武功又极高,也谦逊的很,不免纷纷前来,一个退下另一个马上找了上来,没两日罄冉在燕云卫便有了极好的人缘。

    现下她长剑挑去一名燕云卫手中大刀,又细细跟他讲了几个招式,眼见他笑着走开。罄冉正欲找个地方歇息一会,却见另一名燕云卫提着斧锤笑着走了过来。

    罄冉方才对练数人,已觉累了,又感口干舌燥,欲拒绝但见那过来的男子满脸兴冲冲,不免就有些犹豫,却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一声清亮的叫声。

    “易青,王爷说了,你不必跟着他们练武了,过来帐中听令。”

    罄冉回头,正见苏亮冲她不停眨巴着眼睛。她心下一乐,扭头冲那提着双锤的大高个抱歉一笑,忙转身向大帐走去。

    罄冉大步进了营帐,却见苏亮已落座和燕奚痕对弈,见她进来,燕奚痕目光随意地掠过来,淡淡道。

    “燕云卫都是血性汉子,你既加入就安心呆在这里。日子久了,你就知道,他们都是极好相处的人。”

    罄冉眼见他目光落在棋盘上,险些以为他是在自言自语,随即又从他话语中听出了几分关切之意,便浅浅一笑,看向棋盘。

    苏亮思虑半响,落下一字在平四路上,抬头朗声一笑,“都是大男人,有啥不好意思说的。我看你神情分明就是累了,怎么还傻乎乎任由他们闹腾。有时候看你这人挺精明的,怎么小事上倒似少了跟筋。”

    罄冉一愣,回头从这处可不就正好能看到她方才呆的那沙场。她心中涌起暖意,罄冉回头冲苏亮一笑。

    “谢谢苏兄解围了。”

    苏亮却是看向燕奚痕,“我可不敢假传命令,再说,我跟王爷下棋,十个脑袋都不够用的,可没闲工夫看你,要谢就谢王爷。”

    罄冉看向燕奚痕,忙笑道:“属下谢王爷关照。”

    燕奚痕只轻轻嗯了一声,目光专注在棋盘上,落下一子,罄冉便也不再多言,认真瞧起棋来。

    苏亮虽是棋风弱,可棋势倒也透着几分潇洒深刻,颇有大将之风。而燕奚痕的棋果真如其人,浩然烟波,大气纵横。罄冉再看一阵,眼见苏亮已无活路,不免兀自挑眉,笑着起身。

    苏亮也哇地大叫一声,惨呼道:“又输了。”

    “这次少输三颗子,有进步。”燕奚痕随意轻拨了下棋子,笑道。

    苏亮也不甚在意,哈哈一笑起身道:“王爷,这次前往勘探地形,是不是还是我和高翔那小子前往?我去叫他准备,明儿就出发。”

    燕奚痕却目光轻沉,道,“不,这次本王会亲自去,你留在营中。”

    苏亮一愣,想了半天也不明白王爷怎会要亲自前往,正欲询问,燕奚痕却抬头望向罄冉。

    “易青和本王同去。”

    罄冉一愣,忙躬身应是,苏亮却瞧着她哈哈一笑,道:“易青还不快谢谢王爷,王爷勘测地形可是很有一套,这是要亲自栽培指点你呢!”

    罄冉目光不觉一亮,她早知自她进入军营燕奚痕便一直对她多有怀疑,想来经过这几日的观察,自己是得到他的认可了!罄冉忙单膝跪地,声音铿锵地道:“易青谢王爷栽培!”

    翌日,天光未亮,罄冉便跟着燕奚痕出了军营,一路向高松岭而去。

    这次出行乃是为了勘探高松岭一路的地形,两人自是不能身着军衣的。

    燕奚痕一袭墨紫长袍,乌发轻束,端坐马上,动作舒展从容,面上少了几分身在军营的肃穆,倒是多了几分清朗俊逸。

    罄冉则是一套黑色劲装,做侍卫打扮,劲装裹身,更是显得身材高挑,精神奕奕。

    由于战旌两国交战,前往高松岭的一路上基本都没遇到什么人,一路西行,两人只在几处哨所看到了些战国哨兵。

    这日夕阳西下,两人在一处山谷停了下来,燕奚痕指着前方的高谷,告诉罄冉那处便是他们的目的地高松岭。

    这一路燕奚痕给她讲了这附近的地形,及旌国的战略部署,结合地形不时给她讲些兵法常识,何处适合伏兵,何处会有水源,何种地形是战略要塞,必要抢先占领……

    以前罄冉虽也瞧了不少兵书,但那些都是生硬的理论,如今燕奚痕结合各处地形与她细细讲来,不过几日罄冉便受益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