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青春校园 > 天配良缘之陌香 > 章节目录 第88章 怒由心生(2)
    玄天成眼神难测地紧盯慕容舒清,皇后暗暗看在眼里,却并不说话,太后也看见了玄天成的失神,连忙对着慕容舒清说道:“好了舒清,平身吧。到哀家身边来。”

    慕容舒清站直身子,目不斜视地朝太后走去,却在太后身边看见一个粉嫩佳人。慕容舒清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莫非就是冤家路窄?微微点头,慕容舒清说道:“舒清见过初晴公主。”

    初晴看也不看她一眼,但是出奇地没有用话奚落她,这倒是在她意料之外。

    慕容舒清才坐定,就听见坐在皇上左边的淑妃温婉的声音传来,“慕容小姐,素霓裳的天蚕丝棉果然是名不虚传,摸起来光滑细腻。这么好的料子不知为何不在店铺里出售呢?”

    果然来了,还来得好快。慕容舒清看了小皇子一眼,想不到昨天才给皇后送来的天蚕丝棉,今日就已经赶制成了衣物。浅蓝的色泽,穿在小皇子身上,映衬得小家伙更机灵可爱。

    轻咳一声,慕容舒清微笑着回道:“多谢淑妃娘娘夸奖。天蚕不能人工饲养,野外的又很少,非常之精贵,所以,没有这么多的料子可以出售。”

    “原来如此。慕容小姐送给小皇子的礼物,还真是独一无二呢。”淑妃脸上的笑意不变,“独一无二”却说得有些刺耳,这宫里的女人,还真是样样要争,还要争得有技巧。

    但是慕容舒清今天却不想也送她几匹,如果今天送了,不仅立刻打了皇后一耳光,而且天蚕丝棉就要掉价了。

    慕容舒清只是优雅地微笑着,并不接淑妃的话茬。淑妃脸色明显不如刚才,但是在宫里待了这么久,还不至于没有分寸,于是依然笑得雍容华贵,假意夸奖道:“慕容小姐心思玲珑,和轩辕将军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她话音刚落,只见一只杯子狠狠地掷到了桌上,清脆的声音让众人吓了一跳,朝声音处看去,只见初晴黑着一张俏脸,双手紧紧地握着。谁都知道初晴公主对轩辕将军的情意,一时间,谁也不再说话。

    初晴忽然起身,一句话也不说地走出了飞凤宫。原本热闹的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皇上也不说话,只是握着手中的酒杯,似乎感觉不到气氛变得诡异一般,一直注意着他的皇后却知道,在淑妃说到轩辕将军时,皇上握着杯子的手霍然收紧。

    淑妃也惊觉自己说错了话,于是连忙拿出准备好的礼物,打圆场地说道:“今天是小皇子的周岁生辰,臣妾给小皇子准备了薄礼。”

    皇后也顺势接着,赞扬了几句,其他的嫔妃大臣们也赶紧效仿,飞凤宫的气氛才略显得活跃些。

    慕容舒清好笑地看着眼前的觥筹交错,他们都在上演着一出好戏,是谁说过,最好的面具,就是让自己的脸变成面具,那才是最高境界。慕容舒清却没有心思看这一场最高级别的表演,悄悄起身,走出了这个华美的殿堂。

    御花园。今晚的月亮并不明亮,似乎能感应到人的心情一般,不时还会被密云掩盖。春的气息,让知春的花儿,迫不及待地绽放着自己的美丽,可惜,尽吐芬芳的后果,是让这一方花园的气息,变得杂而无序。

    一道瘦弱的影子缩在灌木丛中,低低的哭声,被清风摇曳下的树叶摩擦声而掩盖,初晴将头耷拉在腿上,脸上泪痕斑驳。这是她的避风港,从小,她觉得难过伤心的时候,就会躲在这里,没有人能找到她。这宫里这么大,公主多的是,也不会有人专门来找她。两只手有气无力地拉扯着手中的树叶,初晴嘴里不甘地低喃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商贾之女。”

    “慕容舒清。”

    初晴一边哭一边泄愤,忽然一道低低的男声吓了她一跳,也让她愣住不敢再动。是皇帝哥哥的声音,初晴小心地压低身子,透过交错的枝叶,她看见不远处站着两个人影,月亮并不明亮,看不清他们的长相,看衣着和身形,应该是慕容舒清和皇帝哥哥,但是他们这么晚了在这里干什么?

    背对着玄天成的慕容舒清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跟出来干什么呢?浪费了这么美的夜色。转过身,微微屈膝,慕容舒清敷衍地行礼道:“舒清参见皇……”

    玄天成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带进怀里,在她耳边冷哼道:“我不想听你叫我皇上。”

    慕容舒清挣扎着,可是玄天成的手臂却越收越紧,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终于,慕容舒清没有力气地放弃了挣扎,低喘着调整自己的呼吸,低着头,冷冷地说道:“玄天成,你到底想怎么样?”

    玄天成轻柔地抬起慕容舒清的下巴,慕容舒清在他眼里看见炙热而狂乱的光芒,玄天成笑得轻柔,轻抚着她的脸,微笑着说道:“很快你就会自由了。”

    什么意思,慕容舒清觉得脑子忽然很乱,正在茫然的时候,玄天成忽然一只手固定着她的头,吻上了她的唇,混乱而霸道的气息让慕容舒清睁大了眼,他居然吻她。

    初晴在看到他们纠缠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吓得用手捂住了嘴,现在她看到了什么?皇帝哥哥和慕容舒清,他们,他们——

    明月似乎怕她看不清般,驱散了遮盖的云团,温柔地照耀着相拥的两人,初晴清楚地看见他们紧贴的唇瓣,惊得几乎连呼吸都忘记了。

    慕容舒清推不过他钳制的手,嘴上用力一咬,她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玄天成毫不在意唇上的伤口,终于放开了她,不管她染怒的双眸,依然温柔地笑着说道:“我给的自由。”

    说完愉悦地离开了,留下呆若木鸡的初晴和怒意横生的慕容舒清。

    “皇嫂,皇嫂——”

    一声高过一声的叫嚷自飞凤宫外传来,指挥着宫女收拾的毕芯穗皱了皱眉,听声音像是初晴,怎么这么没有规矩,一路上大喊大叫。刚要出殿外看看是怎么回事,就看见初晴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冲了进来。

    毕芯穗迎了上去,只见她脸色潮红,气喘吁吁,头发上还沾着树叶。毕芯穗心下一惊,再仔细看来,初晴除了头发有些散乱之外,衣服穿戴得倒还整齐,这宫里应该也不会有人可以欺负初晴吧。终于放了心,毕芯穗扶着初晴,一边帮她把头上的叶子拿掉,一边担心地问道:“初晴,你怎么了,这么狼狈?”

    初晴拉着毕芯穗的手,微微顺了口气,马上着急地说道:“我……我刚才,我看见,皇帝哥哥和慕容舒清……”

    听到初晴提到皇上和慕容舒清,毕芯穗猜到,初晴一定是看到了什么,这事绝不能让别人知道,毕芯穗立刻打断初晴的话,对着宫女奴才们冷冷地说道:“你们都退下去,别让任何上进来打扰本宫和公主。”

    “是。”在宫里的生存法则就是不该听的不听,不该说的不说,知道得越少,活得越长。一干人等立刻行礼,迅速地退了出去。

    牵着初晴到椅子上坐下,毕芯穗轻拍着她的手,安慰地说道:“初晴别急,慢慢说。”

    “我刚才看见皇帝哥哥和慕容舒清在御花园里,他们,抱在一起,他们还……”初晴想起刚才月夜下看到的那一幕,脸忽然变得潮红,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毕芯穗握紧初晴的手,追问道:“还怎么样?”

    看着毕芯穗急切的眼睛,初晴咽了一口口水,低下头,讷讷地回道:“还……还亲吻。”

    毕芯穗一颗心沉到谷底,虽然她早就察觉皇上和慕容舒清之间必有情愫,可是,想到和听到,仍是两回事,她的心忽然有些疼。

    初晴忽然抬起头,她并没有注意毕芯穗隐忍的表情,自顾自地嚷道:“皇嫂,那个慕容舒清居然勾引皇帝哥哥,她根本配不上轩辕哥哥,不能让她嫁到轩辕家,有辱门楣。我要去告诉母后,告诉秋姨,轩辕哥哥一定不会喜欢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刚才只觉得慌乱,现在认真想起来,慕容舒清这样不知羞耻,轩辕哥哥一定不会再要她了,那自己不是还有机会嫁给轩辕哥哥了?

    想到这里,初晴的心里泛起一阵阵的喜悦,连忙起身就要去找太后。

    毕芯穗拉住初晴的手,将她拉回到座位上,急道:“初晴,不可以。”

    初晴疑惑地看着毕芯穗,问道:“为什么不可以?”

    毕芯穗按着初晴的肩膀,安抚着说道:“你先坐下,和我说清楚,我给你出主意,别冲动。”她要稳住初晴,这件事,绝不能让母后还有宋凌秋知道。

    初晴一屁股坐了下来,撅着嘴,不情愿地问道:“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你老实告诉我,是慕容舒清亲吻皇上,还是……皇上强迫她的?”她要知道慕容舒清的态度,皇上对她钟情是肯定的了,那么她呢?她也对皇上倾心?还是她心里只喜欢轩辕逸?轩辕逸知不知道皇上对慕容舒清的心思?

    初晴撇撇嘴,不好意思地说道:“是……是皇帝哥哥抱着她,然后亲她的,但是皇帝哥哥怎么可能会强迫她,一定是她欲擒故纵。”

    “他们说了什么?”

    初晴皱眉想了想,摇摇头,回道:“听不清楚,好像是什么给她自由。”她当时离得很远,他们说得又很小声,她被他们相拥的景象惊得根本没有注意他们说什么。

    “自由?”

    皇上忽然要收回军权,莫不是已经决定要占有慕容舒清,所以先废除轩辕逸的实权?皇上怎么这么糊涂?按照她父亲的说法,收回军权是迟早的问题,以轩辕逸的性格,对于权力根本不放在心上,只要皇上按部就班,慢慢来,十年之后,军权必稳握在手。而皇上现在选了一个最错误的时机,苍月之战才胜,轩辕逸不可能对军权马上放手,他肯,他手下的人也不会肯。难道为了一个女人,两人竟要不顾君臣之谊?

    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皇嫂,皇嫂,你怎么了?”初晴看着毕芯穗锐利的眼神陷入沉思,撅着嘴,皇嫂一定也因为皇帝哥哥喜欢慕容舒清的事情生气,肯定没有心思帮她,她还是自己想办法的好。初晴讷讷自语道:“我该怎么办?我一定要告诉轩辕哥哥。”

    毕芯穗回过神来,厉声喝道:“不行。”

    “为什么?”初晴不解皇嫂为什么大声呵斥她,明明就是慕容舒清不守妇道,为什么她不能说?

    当然不可以,这件事,如果让轩辕逸知道了,皇上和东隅立刻将会有一场浩劫,没有一个男人能忍受自己的妻子遭人调戏,轩辕逸这样的人更不能忍受,即使那个人是皇上。

    毕芯穗深吸了一口气,稳定心神,才对初晴说道:“就算你告诉轩辕逸,他还是要娶慕容舒清的。”

    “为什么?”她不相信轩辕哥哥知道慕容舒清是什么女人之后,还会要她。

    “因为已经下旨了。”

    初晴不服气地站了起来,说道:“可是,是皇帝哥哥他自己——”

    不等她说完,毕芯穗冷冷地打断她的话,“君无戏言。而且,你敢公开慕容舒清的情夫就是皇上吗?”

    初晴愣住了,是啊,不能说,就算她不懂朝政,也知道,君夺臣妻,会给皇帝哥哥扣上昏君的帽子。泄气一般地靠回椅子上,初晴含泪的眼无助地看着毕芯穗,问道:“那怎么办?”她也不想让轩辕哥哥娶这样的女人啊。

    毕芯穗轻柔地抚摸着初晴的发,然而,阴暗的眼,冷凝的声音却和她柔和的动作不符,“没有了她,皇上和轩辕逸就不会有矛盾了,你的轩辕哥哥也不用娶她了。”

    初晴原本无助的眼倏地睁大,被毕芯穗握着的手也微微发抖,她怯怯地问道:“皇嫂你的意思是……”

    毕芯穗冷漠的眼已经回答了她的问题。

    慕容舒清,如你不是轩辕逸的女人,本宫也绝不会要你的命,这后宫,已经有这么多女人,多你一个也不多。只是,你的存在,已经影响到东隅,威胁到皇上,既然两个男人都非要你不可,那么,唯有——你死。

    夜色晦涩,月光已经被云层完全淹没。斑驳的树影,仿佛吞噬了整个宫殿。殿内,两个女人窃窃私语;殿外,一双锐利的眼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慕容舒清慢慢走回祥瑞宫,一路上,也无心欣赏美景,玄天成怪异的举动,让她本就不安的心更加忐忑,他所谓的自由,是什么呢?他到底要干什么?而唇间的灼热,让慕容舒清心头之火也不停地往上蹿。

    慕容舒清住在祥瑞宫最右侧的一个偏殿里,清净悠远,她很喜欢。一回到殿内,慕容舒清就在窗边的软榻上躺了下来,轻抚着隐隐作痛的头。好像进宫开始,她的头就没有不疼的时候。

    “主子。”一个黑影在慕容舒清身后悄然出现。

    熟悉的气息,让慕容舒清原本不安的心稍稍平静,她缓缓地坐直身子,问道:“炎雨,有消息吗?”

    炎雨自怀中掏出一个信封,交到慕容舒清手中。慕容舒清拿出信笺,借着烛光,看了起来。

    炎雨好奇沈啸云给主子的信里写了什么,因为慕容舒清的脸色越来越差,从原来的浅笑,到面无表情,现在已经是阴沉隐怒了,接着——

    “岂有此理!”慕容舒清忽然将信笺一把抓碎在手里,冷傲的脸上,一双微眯的眼,仿佛染火一般炙热。炎雨惊异地轻挑俊眉,主子可是很少这样发怒的,到底是什么让她这样失常暴怒?

    是的,慕容舒清现在的心情只能用暴怒来形容。

    自由?好个自由!原来这就是他所谓的自由!

    慕容舒清将手中的信笺越握越紧,信中只说了一件事,就是钟阎最近一直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它的名字叫——蒙心草。

    蒙心草:熬成水,无色无味,食之蒙心,前尘往事将不复记忆。

    她原来一直不明白玄天成为什么急于收回军权,为什么让钟阎全国各地到处走,原来,他不是要急于收回军权,而是要让轩辕逸误以为玄天成将目标放在他身上。她一直知道轩辕逸不放心她,不管是在宫里还是在京城之中,他都派人监视玄天成。玄天成这么做,一是分散轩辕逸的注意力,二是扰乱轩辕逸的视线。而钟阎的任务就是蒙心草。

    这草应该是为她准备的吧,只要她有自我意识一天,玄天成不管做什么,都不可能囚禁她多久。她不相信一碗药就能让人失忆,只会让她痴傻吧。这样的她,他会想要?原来他为了得到她,居然不惜毁了她。

    慕容舒清轻轻地闭上眼睛,调整着自己紊乱的心绪。久久,她才睁开眼睛,低声说道:“你先回去,明日子时再来见我。”她需要一些时间,想一想应该怎么做。这次,她不会原谅他。

    “是。”看见她终于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炎雨才出了屋外,敏捷地消失在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