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同人动漫 > 皇后十诫 > 《皇后十诫》第二卷 114番外·闺房之乐
    自从生了叶峥之后,苏云同觉得自己虽然才是双十年华,但心态已经奔着中年妇女一去不复返了。

    她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一本小说,里面的女主角在婚后坚持称呼自己的丈夫为老X。苏云同思量了一下,自己叫叶峥老叶的场景,只觉得不寒而栗。根本无法想象那样的场景。

    于是皇后娘娘罕见的忧郁了起来。

    实在是她觉得在自己奔着中年妇女而去的时候,皇帝陛下却始终保持着男神的姿态,让人心中十分不平。毕竟,男神是没有年龄界限的。尤其是叶峥的那张脸,似乎根本不会老。——当然,也很难想象叶峥老了之后会是什么模样就是了。

    每天早起梳妆的时候,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再看看站在自己身后的叶峥,苏云同就忍不住唉声叹气。她跟叶峥本来就是姐弟恋,现在还不怎么看得出来,但再过几年等自己人老珠黄了,别说姐弟,估计说是母子都有人信。

    皇后娘娘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早就已经习惯自家皇后是个脑补帝的叶峥,在第三次听到苏云同叹气时,终于不动声色的问道,“皇后怎么了?是身子不适,还是遇上了什么事?”

    苏云同白了他一眼,傲娇的转开头,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于是,皇帝陛下就知道是自己有什么地方又得罪皇后娘娘了。但饶是他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这次皇后是因为他的脸而觉得不高兴。毕竟根据皇帝陛下之前试探的结果,皇后每次正面面对自己的时候,智商都会下降,就是因为他的脸。

    当然,皇帝陛下既然知道了这一点,当然暗戳戳的利用这个优势很多次,而且……嗯,每次的结果都不错。这么想着,叶峥唇边露出一抹微笑来。

    看到他不自觉放电的样子,苏云同更加不高兴。要知道皇上每天能看到的人可不止自己一个,他不笑就已经够勾人了,要是对着什么人都这么放电,那这后宫恐怕真的永无宁日了。

    偏偏叶峥自己还一点自觉都没有,就更令人生气了。

    只是这种话,苏云同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所以只能自己在心里闹别扭。

    “好了,皇后别生气了,朕给你赔不是。”虽然不知道皇后到底是因为什么而生气,不过道歉总是没错的。皇帝陛下对此已经十分习惯了。说出口的道歉的话更是顺畅得很。

    他凑到苏云同身边,见他的头发已经梳好了,便挥退下人,捻起眉笔笑道,“朕来为皇后画眉,可好?”

    苏云同虽然没说话,但却将脸抬了起来,一副“可不是我让你画是你自己要画所以我才勉为其难让你画一下”的表情。

    虽然知道皇后脑子里总是会出现奇怪的脑洞,但见到苏云同又露出这种傲娇的小表情,叶峥也不由得一乐,凑过去仔仔细细的替苏云同描起眉来。

    关于画眉这种事,只能说,真的是熟能生巧。

    想当年皇帝陛下第一次给苏云同画眉的时候,效果简直惨不忍睹,苏云同为了鼓励他,心一横就顶着一高一低一粗一细连弧度都不一样的两条眉毛过了一整天,也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被感动了,总之从那之后皇帝陛下的技术一日千里进步神速,到现在已经妥妥的是个熟练工了。

    调、教有方的皇后娘娘表示,也就这么点儿可取之处了,哼!

    古语有云,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所以虽然并不觉得画个眉有什么可乐的,但对于叶峥这么配合自己,苏云同还是有些得意的。但当真让叶峥给自己画眉了,她才发现,说这是闺房之乐,是一点都没错的。

    叶峥执笔的样子很认真,视线笼罩在苏云同的眉目之上,眼神深邃,似乎能够将人的视线和理智全部都卷入其中。呼吸之间的薄薄热气恰好扑在口鼻之间,比亲吻更加的暧昧撩人,偏偏没有任何情、色的意味,这样的反差,反而让人心中更加的在意。

    那一瞬间的静默里,好像她就是他的全世界。哪怕一刻之后,这种感觉就会消散,但事实证明,那感觉也依旧会让人上瘾。

    不过今天,叶峥凑过来时,那张难描难画,丽色惊人的脸将苏云同的视线全部占据时,苏云同突然有些不舒服。

    叶峥的皮肤很好,虽然没怎么保养过,可肌肤细腻,滑如白瓷,就算是凑得那么近的情况下,也几乎看不出毛孔的存在,实在是令任何爱美之人心生嫉妒。

    再比较一下自己的脸,差距简直大得让人绝望。苏云同心中倏然生出几分警惕和担忧,心中对叶峥的不满也更多了。

    要说为什么对叶峥不满嘛……

    苏云同转头,果然就看到两只小萝卜头在那里探头探脑,对上她的视线,便惊得一双眼睛圆溜溜的,垂着手乖乖站好,一副“我们知道错了”的表情。

    看着两个小小孩子脸上露出这般一致的表情,也实在是让人觉得好笑,苏云同“扑哧”一声笑出来,然后才摆了摆手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吧,偷偷摸摸的站在门口做什么?”

    两个小孩子对视了一眼,然后才走进来,乖巧的行礼请安,“父皇,母妃。”

    叶睿今年已经五岁了,很多事情也开始懵懵懂懂,之所以偷偷摸摸的带着妹妹站在门口,其实是因为叶峥私底下不止一次的告诫过他,父皇和母后的房间不能随便进来。

    不过这话当然不能跟母后说。不然父皇一定会狠狠地惩罚他的!

    可惜他自己知道这一点,但才不到三岁的叶嘉根本不明白,听到苏云同的问话,生怕母后责备,连忙将责任推脱出去,“哥哥说父皇不许。”

    这状告得真是简单直白,理直气壮,且当着两个当事人的面。叶峥的脸立刻就黑了,叶睿则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家猪队友妹妹。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告诉母后,怎么就记不得呢?

    苏云同似笑非笑的转头看了叶峥一眼,叶峥连忙解释道,“朕这不是怕他们进来扰了皇后休息吗?”

    苏云同一直看得叶峥都开始不自在了,这才移开视线,总算觉得自己心里头舒畅了一点。果然折磨叶峥就是保持好心情的不二法宝啊【喂

    其实叶峥这样交代,也是迫不得已的。毕竟叶睿可是有前科的,有一次两人亲热的时候,这死孩子忽然推开门闯进来,当时叶峥的那个脸色——啧啧,现在苏云同想起来都觉得好笑。自那之后,叶峥就从她手中将教导叶睿的工作接了过去。

    正好苏云同那时生了女儿,一颗心就扑在了叶嘉的身上。被女儿占据了所有注意力,自然叶峥的地位又要往后靠。所以后来叶嘉一断奶,叶峥立刻就把人丢到了偏殿的屋子跟叶睿作伴,并且三令五申,要叶睿带好妹妹,没有允许不能随便到正殿来。

    所以苏云同也并没有真的责怪叶峥的意思,只不过……身为父皇,对自己的孩子说这种话,实在是不害臊,必要杀一杀他的威风才好,免得他口无遮拦,再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

    既然两个孩子已经过来了,自然就该出去用早膳了。

    叶睿已经懂事了,可以自己吃东西,可叶嘉还要人喂。苏云同眼神一扫,叶峥就主动将叶嘉的碗端了起来。犯了错当然要接受惩罚,何况叶嘉这个女儿比叶睿这个儿子可要金贵多了,叶峥更偏疼她些,照顾她也算是甘之如饴。

    吃过早膳,苏云同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些,一家四口便乘了轿子出宫。好几日前叶峥就说过要带他们出宫,叶睿跟叶嘉已经期待许久了,出了宫换了马车,就一直趴在车窗边,看到什么都要大惊小怪一番。

    苏云同一开始还笑看着他们,过了一会儿,就觉得不舒服了。

    她这个晕车的毛病,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儿进步都没有。看来有生之年是不可能会消失了。幸好乘车的时间不多,不然真的要难受死了。

    叶峥见她这个样子,连忙道,“似乎也没多远了,不如下车走过去吧?”

    苏云同闻言,第一个跳下车,深呼吸了好一会儿,才总算是将呕吐的欲、望给压了下去。

    夫妻两人带着孩子慢慢地往前走,京城是大周最繁华的地方,街上的商品更是日新月异,尤其是在水师的商队开通之后,各种各样异域风情的商品,在京城的街上也随处可见了。许多东西,饶是苏云同见多识广,也根本不认识。

    就这么一路看过去,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午时了。

    叶峥挑了一家酒楼吃午饭,还特意点了这里的招牌菜醋鱼,结果才端上来,苏云同闻着那个味道,就忍不住干呕了几声。

    叶峥吓了一跳,还以为她是因为晕车还没有缓过来,连忙让人送水过来,结果坐在旁边的一个老者突然开口道,“老朽瞧着,这位夫人的反应,倒像是喜脉。这可轻忽不得,还是先去请大夫看看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叶峥闻言,立刻喜形于色的看向苏云同。

    苏云同则脸色都变了。怎么又怀上了啊摔,再生的话她的身材就真的保持不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