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的7日恋人 > 《总裁的7日恋人》第二卷 : 我的红玫瑰 共患难 2
    似乎看出她的想法,楚楚回头,古灵精怪一笑,“温静,不要担心我,遇上他们,自保能力我还是有的,绝对脱不了你后腿,我是怕你在城中乱走,反而引起他们的注意。这城市里,哪个时点走哪条路,都是我们算计好的,有我带路,你才会安全,若是你过来找,惊动他们就不要。你看街头,基本上没什么人,虽然我们外表看起里一点威胁力都没有,然而,在这样的危险中还能这么淡定自若地走动,肯定都不是普通人,你不用觉得有压力,就当我是你的临时战友,你那么重要换句话说,若是真的出了事情,牺牲我保护你,也是合情理的事情。”

    她说得很平淡,温静却微微变了脸色,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牺牲她,保护自己?根本没必要,越走,街道越是荒凉,大多数的商店都关门了。这一带人很少,人人闭门不出,能走,全都走了,全城戒严,她从来都没想到,和平年代,一个大都市会变成今天这么荒无人烟的地步。

    楚楚说,“没事,等我们撤退就好,我对这座城市也很有感情,也不希望变成如今这模样,将来会参与建设,争取最快程度恢复元气。这是大家共同的想法,这一次事出突然,没人愿意早晨这么大的损失,我们也没想到,温静7号是一个隐藏的,成熟的机器人。大家一致以为,她只是半成品,是他们隐藏太好,我们疏于调查。”

    楚楚不解释,温静也懂得,克隆机器人,没人遇见过,哪怕秦唐这么厉害的科学家,也检查不出什么,别人更不知道什么了。

    倏然,楚楚变了脸色,拉着温静,迅速藏身于一旁的杂货店中,温静不明白为什么,楚楚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她呼吸都变得浅了。没一会儿,一队特种兵从街头走过,且是迎面而来,若是不躲,他们肯定会遇上,温静没有受过专门的训练,应该说时间太短,叶天宇没来得及教她的东西太多,这和楚楚不好比。楚楚是女孩子,楚离从小教她最多的就是逃跑和保命,还有侦查,所以听力特别好。

    他就一个宝贝闺女,又不想她太累,所以,楚楚逃命是强项,别人当成辅助技的,她是主修。

    等他们走过了,楚楚才松了一口气,“奇怪了,这个时点,为什么他们会来搜查?”

    楚楚喃喃自语,温静淡淡一笑,楚楚说,“走吧,我们继续。”

    她们刚要走出杂货店,突然门从外面迅速一推,温静下意识把楚楚拉到身后,没想到进来的却是叶天宇和周暮寒。两人脸色都不好,且很紧张,温静的目光全在叶天宇身上,他消瘦许多,身上带着浓郁的杀气和戾气,如刚从修罗场里走过来的夺命阎罗,眉目锋利,目光一沉,方圆百里都是他的战场。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叶天宇,除了M2被团灭的那一次,也没有人见过这样的叶天宇,看起来非常的可怕,温静心脏急跳,周暮寒拉着楚楚离开。

    楚楚说,“你怎么这么快找到我们?”

    “天宇说你们在这里。”

    两人交谈的话远去,变得很单薄,温静的目光无法从叶天宇身上移开,他突然上前一步,把她拥抱着,方萝告诉他,温静来伦敦,吓他一跳,他从来没想过让温静来伦敦,他没见过温静的实力,却见过温静7号的强大破坏力,没有人能顶得住这样的破坏力,子弹也打不穿她的身体,她的躲避能力特别强,哪怕打中了,伤口自动修复能力也很强,就像游戏里,最大的boss,他怕温静到这边来,白白送死。

    他知道,她和费狄在一起,费狄和他是一样的心思,一定会瞒着温静,听到方萝说她来了,叶天宇第一个念头是,该死的,费狄竟然如此无能,瞒一件事都这么困难,竟然让她来了。他无暇责怪方萝自作主张,情况太严峻,方萝也是为了大局着想,他立刻出来找她。

    周暮寒怕楚楚也出意外,也随着一起来。

    “对不起。”叶天宇抚摸着她有些长的头发,放低了声音和她道歉,虽然短信上道了歉,也说了有急事,他不知道温静能不能体谅。那天晚上,他的确混蛋,欠了温静一句解释。她若不肯原谅他,他也能理解,温静心中一酸,拳头捶打他的肩膀,顿时生出几分委屈来。

    “你混蛋,竟然丢下我了。”她红着眼睛,抱怨他的无情和冷漠。叶天宇紧咬着牙关,他是气糊涂了,当时不该那么做,他习惯了,一生气就让别人滚,忘了,这是他的女孩。下次他生气,他会自己走开,等冷静了,再好好谈一谈,再不犯错误。

    “阿静,你原谅我,下次不会这样了,我发誓。”叶天宇有错就改,“我是一个恋爱白痴,吃了醋不好好说话,还让你滚,应该是我滚的,以后再也不和你生气,可你也不要再说,我不值得你爱,我听了很难过。”

    温静点头,叶天宇退开一步,摸了摸她的长发,微笑说道,“头发长了。”

    她偏头一看,其实也知道长了,只是一直这么留着,她似乎很轻易就原谅了一个人,再加上,目前的状态,实在不是和他闹别扭的时候,叶天宇要烦的事情多,她要多,就是让他放松心情,好好应付这一次危机,她也学着他的样子,摸摸头发,“好看吗?”

    “好看,不管什么时候,你都好看。”

    “嘴巴真甜。”温静一笑,又抱着他的腰,感受着她熟悉的气息,心中安心不少,就这样吧,那么大的事情都原谅了,这点小事,岂有不原谅的道理。

    “下次我发脾气,也不会任性的不接电话,我会接电话,听你解释的。”但是,你要记得,快点来追我,不然,或许哪一天,我真跑了。

    “好。”雨过天晴,总算是和好了,叶天宇淡淡揉着她的小脸蛋,“在墨西哥过得很滋润,都长肉了。”

    “胡说。”温静拍落他的手,不想叶天宇心中有疙瘩,她解释说,“我原本就想走了,只是小五谈生意的时候中了埋伏,受了重伤,我总不能在他重伤的时候离开,所以就留下来照顾他一阵子。”

    “受伤?”叶天宇挑眉,唇角微微扬起,心中却有一个念头,或许,他有时候也要用苦肉计,这对阿静很管用啊,“你这笨蛋。”

    “骂我做什么?”温静不满地抗议。

    叶天宇只是笑了笑,握着她的手,“行了,别说了,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这里太危险,今天他们换哨,幸好我们出来找你们,不然你们怎么死都不知道。”

    “天宇,我们去找温静7号,把她杀了,你们也就安全了,迅速转移,对你们来说也简单。”温静轻声说道,她原本的主意就是如此。

    “不行,我不想冒险。”叶天宇犹豫都没有,迅速拒绝,温静蹙眉说,“我听楚楚说,你们有检测到她的位置,带我过去吧,总不能让她继续这么杀人。”

    “你没见过她的爆发力,不知道她多危险,你和她对上,不一定有赢的机会,阿静,听话,我会想办法灭了她,不需要你来插手。”他牵着温静要走,温静却沉了脸色,站着不动,不管叶天宇怎么用力,都拉不动温静,显然是用了异能,叶天宇脸色一变,震惊地看着她。

    “带我去找她。”温静沉声说,“我不想弄得自己这么无能,连这点小忙都不能帮你,只有我有希望杀了你,你再仔细部署,也不过是死很多人罢了。人命很珍贵,都是你的属下,你不能这么做。”

    叶天宇一听,心思也变得很复杂,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温静非常坚持,他叹息一声,“好,我带你过去,但不要贸然动手,就算要动手,也要配合,你也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如何。”

    “好,我知道。”温静答应了他,她的确不会很冒险,就算要做这件事情,也要做得漂亮,她摸不清楚温静7号的底线,也不敢这么说,叶天宇护送着她离开街道,迅速拐到另外一条街上去,她一边走一边轻声说,“我是母体,或许我和她交谈,她会听我的话。”

    “我发现一件事,她恨你,很想取而代之,所以你的话,她不会听,你也不用打这个念头,几年前我就感觉到了。”叶天宇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我当时就该杀了她,不应该留着她。”

    如今后悔,显然也晚了。

    温静说,“这件事不怪你。”

    认真说起来,谁都怪不得,若是温静7号生命遭受威胁,肯定也会自发性地选择爆发,三年前若是爆发,后果更严重,他们来不及转移。伤亡更惨重,当时就不该带她回来,若是她一出来就马上杀了,有可能才会抑制悲剧,可谁能做得到这么理智,这玩意原本就是为了对付叶天宇的,自然不能要求叶天宇永远都那么理智。

    叶天宇带着温静到检测到温静7号信号的这一带走,却没能感受到她的信号,也没看到她,她很会隐藏,温静看着周围的环境,以她的思维去想,若是她,会躲到哪儿?她不知道,现在的温静7号是人控制,还是自控,若是自控,她有把握能找到,若是别人控制,那就不好说了,肯定不好找到。

    “没发现她的痕迹吗?”叶天宇问,。温静摇头,一点苗头都没有,她很确定,不在这一带,叶天宇点头,也算放弃了,“你今天才过来,没必要这么急着找她,现在是白天,她多数在藏匿,回头休息,晚上再出来找她。”

    温静想了想,也同意他的说法,晚上比白天,更容易找到人,这是毫无疑问的,只是她一点都不想再拖,找了一会儿,还是没找到,反而有一队特种兵搜索过来,温静只能随着叶天宇回去。叶天宇的临时指挥所和方萝的指挥所离得不远,算是一个对角的阵势。很多人都在这里,李牧也在这里,素来带笑的李牧,脸色很差,听叶天宇说,是因为秦唐差点死了,把他给惹毛了,追查温静7号,他最殷勤。

    秦唐已经转移了,人不在伦敦,主要的科学家,全部转移出伦敦,遇上大事都是如此安排,科技主力走第一,设备走第二,行动队伍走最后,领导者扫尾。这和一般的领导者先走并不一样,恐怖组织更注重科技和设备,这两样才是他们的本钱,领导人没了,换一个,这些没了,那就真的没了。

    就比如说,周暮寒可以取代叶天宇指挥第一恐怖组织,但是,其他科学家却没办法取代秦唐,不可取代的人,都是第一批走的。温静找到叶天宇临时的房间,洗了个脸,强迫自己睡一觉,偶尔还会听到一些零散的枪声,并不能睡着,叶天宇端着一大碗热烫的面条进来,让她吃了再睡,温静笑问,“你下厨做的?”

    “嗯,刚做好,吃一点,饿了吧?”

    温静点头,也感激叶天宇的细心,“我刚刚本要睡着,却听到枪声,怎么感觉这都不是伦敦,而是索马里,人人手里有一把枪,半夜睡觉都有枪声,我从来没想到,伦敦会变成这样子。”

    “嗯,我也觉得,这里快成索马里,我们很快会撤离,以后会好的。”叶天宇说道,眉宇间的锋利,也柔软一些,“我事情很多,可能顾不上你,阿静,你不要让我太担心,你不知道他们的布防,不能随便出去,你在屋里,不要随意走动,就算要出去,也要告诉我一声,起码让我保护你。”

    “好。”这种紧要关头,她当然知道轻重,不会影响叶天宇,他没来得及和温静仔细说话,又被人叫出去,看来时间真的很紧迫,且在这么紧迫的时间里,却给她煮了一碗面,这份心意,早就冲淡了,那天晚上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