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的7日恋人 > 《总裁的7日恋人》第二卷 : 我的红玫瑰 漂亮的沙漠
    温静淡淡一笑,温暖的语气像是赌气,可她心中明白,她并不是赌气,而是真心的想要妹妹过得好,只要她过得好,和谁在一起也就显得没那么重要。

    “姐姐,经历过这三年,其实我一个人也能躲得很好,只是,如今,我不想躲了,除非我想躲一辈子,否则,我迟早要面对这些事情。”温静淡淡说道,“我是他们的一件武器,将来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发生,走一步算一步吧,该来的,迟早会来的,我不介意和他们来一次正面交锋。”

    温暖沉默着,这些事情,她并不是很懂,只是她对美国政府一点好感都没有,虽然当初她在美国留学,发展,可当年她也被联邦的人折磨过一阵子,简直是一场噩梦。若是温静被他们抓住,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次这样的噩梦,温暖甚至有点恶毒地想,若是他们不是世界第一强国就好了,第一恐怖组织要是占山为王也是可以的嘛。

    当然,这也就是想一想而已。

    温静和温暖聊天,偶尔看一看叶天宇,仿佛心有灵犀似的,每次叶天宇都会回头,视线相对,温静又红着脸,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

    “对了,你生日刚过,姐姐应该来早一点,给你过生日的。”温暖说起这件事就有点来气,“都怪叶非墨,竟然让我在家扫墓再来,真是晦气。”

    温静扑哧一笑,她的生日,也是忌日,在家里自然是要扫墓的,那段时间,姐夫若不是说她活着,让姐姐离开A市,估计姐姐也不肯离开的吧。

    “没事,他帮我过了生日。”温静说起这件事,仍然忘不了,平时没有刻意去想,然而,每次一想起来,那画面就和梦里一样。很清晰,也很梦幻,他们躺在平静的海面上,碧海蓝天,白云蹁跹,玫瑰娇艳,没什么比那一刻更美好。

    温暖看她幸福的表情,微微一叹,同时也有些心酸的喜悦,这份幸福对温静,来得太晚了一些,可晚来,总比不来的好啊……

    笑笑和小雪的周岁就要到了,这一次叶三和安雅,宁宁和许诺没空过来,他们都没时间,约定过一段时间再来,其实叶非墨委婉地让他们暂时不要过来了。因为温静在岛屿上,他怕彼此之间有点不愉快,又给温静带来压力,估计温静也不想见那么多叶家人,毕竟当年的事情,他们家有错在先,温家姐妹都在岛屿上,他们两家又常在一起聚,不差这么一次。

    叶三安雅都是明白人,也就取消了行程,叶薇虽然觉得可惜,但也没有什么意见,真如叶非墨所言,他们经常在一起聚,不差这一次。

    叶天宇软硬兼施,再加上温暖的亲情攻势,总算让温静答应,参加过两位小公主的生日再走,不然她都打算离开了,剩下的日子,过得很开心。每天早上被叶天宇拖起来跑三十公里负重越野,练习射击基本功,偶尔跟着叶天宇学格斗。傍晚的时候,吃过饭就窝在温暖和顾宝宝身边,听她们说时尚。

    顾宝宝和温暖感情不错,关键是话题多啊,两人在一起总离不开那圈子,顾宝宝给温暖设计了好几套衣服,足够她穿到年底的宴会,又设计了一些居家服。

    她现在创立一个私人品牌,叫GB,在国际上非常有名,所有的衣服都很好看,GB不做婚纱,只做女性品牌的时装,设计感非常强烈,可以在宴会上穿,也可以平时穿。

    每款衣服,一个颜色只有一套,全球限量,所以非常珍贵,定价自然也稍高一些。

    这种做精,不做多的风格,更适合如今的顾宝宝,她有大把的时间,大把的灵感。温静喜欢简单的衣服,品味和顾宝宝很相似,所以她穿顾宝宝的衣服很合心意。

    “GB是什么意思?”温静不解地问,温暖起身也想问,她一直对这个品牌不是很理解,不是她的英文名,又和墨家扯不上关系。

    顾宝宝一笑,“bad girl。”

    温暖恍然大悟,顾宝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年头也流行女人不坏,男人不爱,所以我为女性做这个品牌,就是想表现出这样的风格。”

    “但你穿的衣服都很素啊。”

    “那是因为我适合啊,我长这么一张脸蛋没办法。”顾宝宝微笑说,“我娃娃脸,穿什么都觉得娃娃装,平时在岛屿上,也全是家人,也就不必特意去打扮啊。”

    好的,不好的,他们都见过了,也就无所谓了。

    温暖一笑,顾宝宝这心态好啊,在墨家这个大家庭里生活,没有一分好心态,还真不行。

    温暖骨子还是都市女性的性子,婚后一个大家庭生活在一起,虽然相处很好,但她也会觉得会有问题的。

    就像唐曼冬,住在顾家那大家庭里,每次见面都会吐槽,千金难买分开住啊,暖暖,我羡慕死你了。

    日子悠闲悠闲得过,很快就到了笑笑和小雪的生日,全家人给两位小公主举办了一次巨大的生日宴会,无双和卡卡也赶回来,墨晨和他们说过温静的事情,也没太惊讶。两位小公主一直都是众星捧月的,这一天更是,大家都恨不得把自己最好的都给她们。

    宠着她们,宴会热热闹闹,持续到午夜。

    参加完宴会,温静有些小困了,叶天宇已经准备了飞机,明天起飞,他们要离开千云岛了,她突然有些舍不得,一个人在岛屿的沙滩上散步。这段日子是她这三年来,过得最无忧的日子,没有人叨扰,虽然有叶天宇这牛皮糖,可他给予自己的,全是快乐多一些。

    乍然要离开,温静有一种天地茫茫,何去何从的错觉,她该去哪儿?哪儿又是她的容身之所?在科技进步的今天,哪儿似乎都不是她的容身之所。

    若她继续在这岛屿上生活,总有一天也会被发现的,她都有这样的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