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的7日恋人 > 《总裁的7日恋人》第二卷 : 我的红玫瑰 她的教官
    叶天宇乐不可支,心情舒畅至极,这样的日子对他而言,简直就是神仙一样的日子啊,一早起来和温静打打闹闹,偶尔吃吃豆腐,乐不思蜀,他都不想回伦敦。

    换了作训服,叶天宇隔着门问温静,“阿静,你要下去锻炼一会儿吗?”

    “不去。”温静回答得含糊,好像在刷牙。

    叶天宇语重心长地说,“你看现在的卫星侦查那么厉害,绘制的地图也很严密,可陆军仍是军种中最重要的一个分支,就算再严密的卫星侦查,也没有一步一步丈量土地来得准确。我知道你现在很厉害,只是,毕竟是……嗯,不太确定的力量,你就不怕哪天失灵了吗?有空还是要多锻炼锻炼,你的教官还有很多看家本领没教你。”

    “就你废话多,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你。”温静这回回答得更含糊了。

    叶天宇大受打击,虽然是实话,阿静,你也太直接了点啊。

    “那你一会儿下楼和我打一场,我看看你到底什么程度了。”叶天宇说道,“不准作弊。”

    “你先滚!”言下之意,她一会儿就到。

    叶天宇装模作样地叹息,“哎,这年头学员这么大牌,教官不好当啊。”

    温静,“……”

    叶天宇下楼去,跑了一个全程障碍跑,岛屿可以跑越野,他想等温静一起,墨小白跑完障碍吆喝一声,“怎么没看到温静?”

    “我在帮她调整作息。”叶天宇说道,“昨晚睡了一觉,白天应该不会再睡了。”

    “你小子行啊。”墨小白挑眉,去练射击,温静下楼来,穿着运动服,站到叶天宇面前,“比什么?”

    “当年我对你的体能相当的头疼,不知道进步了没有,咱们跑越野如何?”

    “好!”温静很干脆,“多少公里?”

    “三十。”

    “好!”

    叶天宇想了想,“负重三十公斤?”

    “好!”

    叶天宇默默地咆哮,他这教官实在太憋屈了有木有,让学员跑越野都要问号,这学员也太干脆了有木有,什么都说好,叶天宇看着温静的小身板,心中默默地哀悼了一把。当年,温静从来没有把一次30公里负重跑完成过,耐力和体能是温静的心头痛,没办法,她半路起家,体能和耐力是需要积累的,不能一步登天。

    为了帮她提高体能,叶天宇加大对她的训练,最后她也只能勉强无负重跑完三十公里,一旦负重,跑到一半就开始狂吐,天昏地暗。

    调教老婆就这点不好,她一不对劲,他就开始心疼肉疼,结果这体能拖啊拖啊,最后给她的要求也就无负重50公里算你过关了。

    如今,这身板更小了,小细胳膊细腿的,三十公斤负重,估计十公里她就开始狂吐了吧?

    “算了,断了几年,第一次训练,还是轻一点吧,十公斤就好。”叶天宇想了想,毕竟怕她顶不住,这负重越野能把人跑死的,何况这里的山地难走。

    “你就废话多,磨蹭,三十公斤就三十公斤。”温静一脸倔强,甚至鄙视他的优柔寡断,要知道叶天宇就带这么一个学员,这心疼的咧。

    行,你要三十公斤,就三十公斤。

    标准的负重包裹一背,叶天宇都怕把她的背脊给压断了,他自己也背起负重装备,带温静跑越野,千云岛上的越野路线他知道,也跑过。

    顾宝宝看着温静的小身板和她身上的负重,虽然她不运动,可知道那玩意多重,她小心翼翼地问墨晨,“温静能行吗?会不会把她压坏了?”

    “放心,压坏了有人心疼。”

    顾宝宝吐吐舌头,墨晨揉揉老婆的头发,自己也去练射击。

    温静负重跑了十公里,开始气喘吁吁,叶天宇一直跟在她后面,脸色都没变,好像刚起步的样子,看起来非常轻松自如,温静看得心头火起,心想男人和女人体能上真是不公平。

    山地越野,气很重要,两人都没说话,温静也硬撑着,脚步却慢下来,叶天宇为了配合她,也慢下脚步,他刚刚在装备里放了很多药品,以防万一。

    跑了二十公里,天亮了。

    太阳如一顽皮的孩子,终于挣脱海平面跳出来,红日徐徐上升,光线温柔而美丽,远处的青黛山峦蔓延着华美的色彩,冰蓝色的天空,水润而纯净,天空还有星星,淘气地眨巴眼睛。

    温静来不及欣赏日出,在山上看海面的日出,简直是一种享受,温静却享受不到,二十公里的负重越野,差点把她压垮了,汗水浸透了运动服,头发里全是水,头发一缕一缕地贴在脸颊上,脖子上一片水光,她咬牙坚持着,没有出声喊一声停,叶天宇跟在身后,也出了一点点汗水,总算有点跑步的痕迹,这抓敢挠肺地疼啊。

    这是他的宝贝儿啊,他学了一身本事就是为了保护他的家人们不受侵害,为什么要让他的宝贝儿也如此拼命呢?这样不好不好。

    叶天宇非常纠结起来,可转念又想,他爱上的女人,不能是温室的花朵,若是不能站在他身边,迟早不能陪他到终老,所有的困难都是为了他日在面对生死关头时,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去对抗。

    所以,不要心疼,这是必要的过程。

    过了二十二公里,温静整个人都要虚脱了,脸蛋红得不像话,脚步太沉重,踢到一个小石头,突然一个岔气,一口冷风灌到咽喉肿,像是一把刀子划开了喉咙,热辣辣地疼,一路疼到她的肠胃,温静脚步一个踉跄,跌到一旁,张口就吐出一口鲜血来,叶天宇大惊,抛下自己的装备,那三十公斤的装备压在温静身体上,死死地把她压在山路上,简直爬都爬不动了。

    “深呼吸,不要说话……”叶天宇解了她的装备带,把装备丢到一旁,温静咳得天昏地暗,眼冒金星,叶天宇这心肝疼啊颤啊,后悔给她上这么重的装备。

    然而,他心中又无耻地想,他老婆的体能提升了啊,能跑22公里了啊,那些西点的特种兵也不过是负重三十跑25公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