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八百九十六章酱油高手(上)
    有人说热恋中的男女就像酱爆炒大肠,旺油锅里爆一爆,滑腻腻的滚一滚,各种滋味调和上一气,酸甜滋味串到一块儿,硬的在翻腾中变软,软的在油煎火热中变硬,你中有了我,我中有了你,最终连颜色也变得暧昧起来。

    一对小情人相互体烫,蜜里调着油,水里和着浆,全情投入之下时间也不知觉过去,就跟用过的纸巾,抹过了丢进垃圾桶就没人再看它一眼。

    可怜金瞳帮那群人还在等着帮主大人管饭,结果望眼欲穿也不见人来,幸亏得魏大茂有帮主大人电话,一个电话拨过去通是通了,可话筒里传来的尽是靡靡之音,就差没来句提示,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ML中,请稍后再拨。

    事有凑巧,徐青正好一个翻身变姿势,脚趾头点在接通键上,让魏大茂听了几声塔娜忘情的呻吟,他挂上电话再也不摁重拨了,强笑着对一旁干瞪眼的金瞳帮众挥了挥手道:"大家先去餐厅,帮主在做一件能当饭吃的事情,咱们就不用等他了。"

    帮众们清一水的老爷们,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要是还不明白帮主在干啥那就成真傻了,人家小两口吃的是香肠白面馍,早饱了。

    徐青这一天没出过房间,将军套房里所有生活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冰箱里的食物蔬果非常丰盛,小两口就在房间里置办了一顿温馨晚餐补充体力,真正享受二人世界。

    不可否认塔娜的减压手段相当有效,现在徐青已经完全静下心来,不管怎样明天还是要竭尽所能帮郭家父子一把,即便他们用的方法有些不厚道,起码出发点总是好的,正如郭老爷子战歌里唱的,泱泱华夏大国,何惧宵小流氓,身为华夏儿女为国效力责无旁贷!

    一夜温情默默,窗外雨声不休,老衲师太相拥眠,不知道小和尚光头暗沾了几回青灯油?

    有人说下雨天留客天,其实下雨天是最容易睡过头的,有一对倦了人儿就睡到了不知醒。

    叮咚——电铃声传来,徐青打了个翻身继续睡,直到第二声响起,他才睁开惺忪睡眼慢慢爬起身来,望了一眼墙上的电子钟,脸上的表情变了一变,居然已经十点了,运动透视之眼往窗外一扫,雨还没停,已经细成了飘丝,估计不用多久就会停了。

    门外站着的是王海啸,他手上还托着一套崭新的迷彩服,不用说这是为徐青准备的,今天参加大比武的行头。

    徐青望了一眼床上熟睡的塔娜,那娇俏酣睡的模样让人禁不住心神一荡,低下头在她额头印下浅浅一吻,穿戴整齐了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啪!王海啸一手托着衣物,并脚敬了个军礼:"徐将军早,这是郭将军让人送来的军装,请您试穿。"

    徐青似模似样的回了个军礼,伸手接过衣物,低声道:"你在外面等着,我换好衣服就来。"说完把门一关,就在门口迅速完成了换装,本想打开房门,转念一想又快步走到了书桌旁边,从抽屉取出纸笔写了起来。

    写完把那张纸放在塔娜枕头边,用郭怀刚给的那个打火机压上,这才转身出门去了。就在他出门不到两秒,塔娜睁开了双眼,伸手拿起枕边的纸条认真看了起来,原来她早就醒了,只不过为了不影响小王子的决定她选择了装睡。

    留言很简单,徐青说雨停了就让魏大茂先送塔娜回江城,不用等他,这里的事情一完自然会回江城......这些留言大多数是给魏大茂看的,让他回去后就马上调派人手去大雪山的洞窟里挖掘翡翠矿,至于官方的手续就交给任兵那货去搞定就好。

    跟王海啸一起出招待所大门时徐青特意压低帽檐遮掉了大半张脸,低着头往外走,因为他见到吸毒专家和几个金瞳帮众正围坐在一楼的餐厅打扑克,还是低调些溜出去的好。

    两人出门时雨已经停了,一台军用吉普停在门口转弯处,上车后徐青才见到郭怀刚正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

    "好小子,你还真是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以前咋就没看出来呢!"郭怀刚心里有些为侄女鸣不平,可现在还得依靠这小子做保险,暂时还没准备拆台。

    徐青从口袋里掏出根烟,一摸才想起打火机放在了房间里,笑着对郭怀刚伸出了手:"打火机忘带了,还有么?"

    郭怀刚撇嘴道:"怎么,昨天才送你的纯金版转手就送人了?唉!你小子真是......"

    徐青讪笑道:"您别误会,那个是我同班同学,拜托您可别告诉小雪成么?"同班同学倒是没错,还是同睡的那种,他现在还真怕郭怀刚把这事告诉陆吟雪,提醒一下很有必要。

    郭怀刚从口袋里掏出个金晃晃的ZIPPO叮咚一声帮他把烟点着,微笑道:"你小子只要能让我们在比武中赢,小舅这双眼睛就什么也看不见,嘴巴就打上了封条。"

    徐青笑道:"得了,反正我尽力就好,其实您让任兵调几十个武魂成员过来不就得了,一准能把那啥联合战队揍得妈都不认识。"

    郭怀刚摇头道:"这可不行,武魂成员没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如果多了人家一眼就能辨认出来,到时候反而贻笑大方,把你安进去是为了加个保险,万一联合战队中也有奇人异士在可以从容应对,任兵说了,你小子一人可抵雄兵十万,到时候打起精神,可别丢了小舅的脸,否则......哼哼!"

    徐青翻了个白眼道:"否则个屁啊,就算您在小雪面前拆我台也不怕,那啥叫清者自清。"话是这样一说,可这厮声音很明显低了几度,底气不足啊!

    吉普车一路飞驰,两人在车上商量着在大比武中需要注意的事项,徐青是没受过任何正规军事训练的,之所以把他安插进特种战队参加大比武就是为了加一层保险,说穿了就是个打酱油的角色,为了不穿帮,郭怀刚给他量身制定了一套打酱油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