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八百八十九章混合屎汗王喷
    最后的几百条虫子终于在五分钟后爬进了坑里,堆在了同类身上,它们的头尾都可以直接伸出坑外了,虫潮填平了整个大坑,而且就像倒啤酒最高境界,酒满不溢还能高出来杯口一层。

    阿尔斯楞握住遥控起爆装置的手掌都开始冒汗了,摁住红钮的手指感觉一阵阵发僵,这小子实在太神了,他怎么知道这些虫子不会跑出来的?

    "三秒起爆吧!"徐青淡笑着说了一声,话音未落人已经抽身急退到了工事后,用手掌捂住了耳朵,瞬间用护身罡气罩定全身。心中默念出三个数字。

    轰隆隆——大坑内鼓起一个暗红大包,随后在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泛开一团炽亮的白光,整个地面都在剧烈颤抖,仿佛末日降临一般,狂涌而出的热浪以大坑为中心向四面扩散,用泥土堆砌的工事轰然崩塌,但也挡住了热浪的侵袭。

    随着工事的倒塌,耳膜嗡嗡作响的众人的视野瞬间变得开阔起来,在千万双眸子注视下,一朵膨胀到极致的蘑菇云从大坑中冉冉升起,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怎么爽快了,天空中下了一阵阵虫肉雨。

    幸亏人们早有准备,都用整块的厚皮革遮住了头,带腐蚀性液体的零星虫肉落在皮革上发出一阵阵细碎的灼响声,就好像铁板烧,一块生肉拍在烧红的铁板上瞬间嗤嗤响,要是谁家的大闺女小媳妇被虫肉落在脸上就欲哭无泪了。

    "娘的,这东西可以当硫酸用了。"金瞳帮一个满头红发的壮汉用皮革搭在头上,嘴里忍不住骂了一句。

    一旁的吸毒专家嘿嘿一笑道:"能当硫酸用那敢情好,咱们拿个袋子装些回去,要是瞧谁不顺眼了也是一件阴人的好东西。"

    死亡虫分泌的绿液的确是一件相当厉害的玩意,吸毒专家无意间提出来还真有人弄了些虫肉回去,后来就是这玩意派上了大用场,几乎可说救了整个金瞳帮一次,后话这里就不细说了。

    挨过一场虫肉雨之后一切终于恢复了平静,徐青散去护身罡气一个箭步冲到了大坑旁,冷不防脚下的泥土一松,嗤啦一声塌下去几个平方,幸亏他反应够快抽身跳开几米,这才避免了落入坑中出糗。

    坑内焦臭的硝烟仍未散尽,整个坑内积了厚厚一层零星的碎虫肉,一眼望去几乎是找不到几块巴掌大的五花肉,虫脑珠零零碎碎随处可见,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虫子被炸时都保持着头朝下猛钻的姿势,这才先把脑袋炸飞了。

    虫潮来势汹汹,刹那间覆灭,站在坑边的徐青心中涌起了一股莫名的负罪感,不知道多少条生命就这样间接毁在他手中,这些虫子虽然背负着死亡之名,但千万年来一直藏身在荒漠戈壁之中,它们是一个很低调的物种,没想到高调一回却遭来了灭顶之灾,望着坑内的碎肉和虫脑珠,他怅然若失......

    这时阿希格走到了儿子身旁,坑内虫肉弥漫着一股刺鼻难闻的腥臭味,在坑边站着都是件挑战人视觉感官双重极限的事情,徐青目光发虚,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些,紧蹙的眉心郁结难散。

    阿希格望了一眼儿子,低声说道:"你知道死亡虫为什么会悍不畏死的涌入坑里吗?"徐青也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我记得以前看过一本老祖宗留下来的古籍,蒙古死亡虫之所以被冠上死亡二字并不是因为它们能杀死其他是生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预示着它们自己最终的归宿,这是一种很很贪婪的生物......"

    阿希格可以说是一个宽厚痴情的汗王,同时也是所有汗王中知识最渊博的一位,现如今早已经不是金戈铁马纵横天下的时代,汗王也不需要带领族人们驰骋疆场,在他执掌汗位的十余年里大多数时间都是活在对失散妻儿的深切怀念中,剩下的时间就是翻阅老祖宗留下来的各种古籍资料,有一本古籍中就有关于蒙古死亡虫的记载。

    蒙古死亡虫是一种很贪婪且复仇心极重的生物,但它们只有一条虫王,如果有一天虫王死了,它留下来的虫脑珠就会成为所有活着的虫子争夺的宝贝,那种争夺是疯狂的,不惜一切代价,只要得到了那颗虫脑珠就能成为真正的虫王。

    针对这点看来,虫潮的出现只有一种原因,它们在寻找那颗虫脑珠,不管是那一条死亡虫吞下了虫脑珠都可以和自己本身的虫脑珠融合,最终让它成为新一代的虫王,然而在没有融合之前它将会成为同类猎杀的对像,争夺是残酷的,每一次争夺都要付出成千上万虫子的生命,这一刻它们互相残杀吞噬,为的只是成为虫王。

    阿希格可以断定徐青刚才就是让那个老仆人把虫脑珠丢进了大坑里,从而引起了所有死亡虫之间的争夺,最终被炸成了碎片,死亡虫真正覆灭的原因并不在于谁出了灭杀虫子的主意,而是在于它们本身的贪婪,如果这些虫子肯暂时放下争夺虫脑珠,至少不会全部覆灭。

    听完了老爸的讲述之后徐青原本纠结的心情豁然开朗,是的,这些死亡虫若不是为了争抢那颗虫脑珠何至于落到被一锅涮的田地,死亡,源于自身,和他关系并不大,也许这些虫子本身争斗下去同样会死掉一堆,虫子死了,人才能活。

    不管是谁只要有思想就会偶尔短路,这才有了自怨自艾、杞人忧天的成语,有了脑残塞驴毛一说,徐青刚才就是进了个死胡同,说句不好听的就是间隔性脑残,关键时候有人点醒就没事了,他望了一眼汗王老爸,皱了皱鼻子说道:"咱们还是回去吧,这味儿实在太难闻了,跟咱乡下沼气池子里的混合屎一样......"

    阿希格原本就是在强忍着恶心开导儿子,没想到这小子脑子拐过弯来猛不丁来一句混合屎,他胃里一阵翻腾,终于再也忍不住张嘴哇一声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