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八百六十章哥不过份
    双爪齐断的猫女现在终于明白了眼前这位年轻侍卫要的不是她的身体,而是她的命,本能的恐惧感像毒蛇般在啃噬着她的神经,那位持刀的侍卫正一步步向她走来,刀尖的血滴落在泥地上,绽开点点细微的扬尘,仿佛下一刻那把利刀就会砍进她的脖子,即便是杀人如麻的她也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背脊延伸至了头顶。

    "你到底是谁?"猫女知道眼前的侍卫不可能放过自己了,但在临死之前她还是不依不饶的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因为她耳孔里还有个微型麦,至少能在死之前让人知道她死在谁手上,如果能拖延时间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徐青走到近前,冷冷的望了猫女一眼,用很纯正的蒙古话说道:"我的名字叫......"话到一半徒然顿了顿,把手中的弯刀架在了猫女脖子上,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报应!"手臂骤然抬起,刀锋一闪带起一蓬血雨。

    猫女的头颅凌空飞出,不偏不倚正落在敖包顶中央的三根挂部落旗帜的‘玛尼杆’上(此乃实物名,切勿倒念),成了名符其实的血祭。

    无头的猫尸噗通倒地,徐青伸刀在尸体上擦拭了一下血污,纳入刀鞘,大马士革刀终归不如龙渊剑,虽然沾血不多但终究还是沾血的。

    两个纵跃来到了埋东西的土堆旁,弯腰伸手往下一探,半截手臂伸进了泥里,然后往上一提一抖,把塑料布内沉甸甸的皮囊抓在了手中。不过他并没有马上拿着东西离开,而是把手中的皮囊又放在了地上。

    "好辣手,杀了本汗王心爱的猫女你难道就想这样拿着东西离开吗?"一个满带怒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徐青拍了拍手上的泥直腰转过身来,察哈拉兀术带着骑骆驼的欧阳极和抱牛兄弟已经赶到了身后不足百米处,不下两百名持枪的汉子正从四面八方迅速围拢过来,看来今晚这一仗是没办法避免了。

    徐青并没有伸手拔刀,反而把手伸到裤头上把皮带解了下来,就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用手掌迅速把一整条皮带撕成一截截,足足有十来截,每一截都是两寸长上下,还不等那些持枪的家伙上前,他手掌一扬,把碎皮带抖手向四面甩了过去,除了敖包附近基本上都落着两片,他的手没有提溜住裤头,而是紧握住了最后两片皮带和一个孤零零的皮带扣子。

    今晚徐青表面上是穿着蒙古袍子,为了保险起见里面还是穿上了那套‘邦德西服’,碰上了这种被包围的状况正好能省点力气。

    持枪的汉子们飞快靠近,谁也没有理会他丢皮带的怪异举动,只当这货皮带质量不好,临死前还惦记着把它扯断了丢掉,徐青从头至尾都没有说半句话,戴着面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一抖手,把最后两片短皮带向骆驼背上的欧阳极,在皮带脱手后心中默念了三秒毫不犹豫的捏了一下皮带扣。

    轰隆隆——巨响如雷,火光冲天,灼热的气浪滚滚荡开,那些还没靠得太近的持枪男人们反应快的第一时间扑倒在地,反应稍慢的就惨了,被爆炸所产生的强烈热浪直接掀飞,虽说没有弹片,光是那份灼人的气流就够受了,被冲飞出去的断胳膊断腿的大有人在。

    最惨的还是坐在骆驼上的欧阳极,一片皮带炸弹直接落在了他坐骑肚皮下,另一片则是被他用掌力扇飞,可怜那头白骆驼当场被炸了个支离破碎,基本上成了一堆四散横飞的骆驼肉,欧阳极身为天境武者反应奇快无比,纵身从驼背上跳起,然后被和着鲜血气浪掀飞出去。

    饶是欧阳极反应再快也没有来得及避开气浪和四散飞溅的骆驼肉,整个人被冲得横飞出去。徐青趁机一转身抓起皮囊运起天魁神风步闪身疾纵,几个跳跃便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等这些狼狈不堪的家伙们回过神来哪里还能见到半个人影。

    其实就算是正面对上这帮家伙他也不怕,可他毕竟不是什么嗜杀的狂人,能在震慑对方的情况下安然脱身才是正道。

    脚下生风一路不停,眼看离汗王宫近了,徐青伸手在脸上一抹把那张面具扯下来揣进了口袋,停下脚步大大方方往宫殿方向走去。

    呼呼——一阵劲风从头顶刮过,前方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条白色人影,这人是背对着徐青站定的,仿佛一开始他就站在那里没动过似的。

    徐青心头一凛停下了脚步,把手中的皮囊往肩膀上一搭,反掌握住了腰侧的刀柄,这个徒然出现的白衣人绝对是个高手,如果是兀术的人这一战恐怕真是无法避免。

    白衣人脑后飘荡着一头乱糟糟的即腰银发,两只手掌负在背后,他的手掌很白,白得在夜色中份外清晰,徐青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十个手指肚上都戴着一枚白惨惨的骨质戒指,奇怪的是这人明明是个高手,浑身却没有给人任何威压,相反站在那儿形同路人,就好像他根本不会在意谁从他身边走过一样。

    徐青一手握住刀柄,一手紧捏住皮囊一角,往前走了两步站定,用蒙古话沉声问道:"前辈是想要我手上的东西吧?"

    白衣人并没有转身,悠悠说道:"年轻人,敖包是要尊重的,你不觉得今晚做得有些过份了吗?"

    奇怪的是白衣人讲的是一口流利的华语,就好像一早就知道了徐青的身份似的,只不过语气中带着一股淡淡的责怪之意。

    徐青虽然不知道对方这样说话的用意,但既然敢做就没什么不好承认的,今天晚上在敖包前又杀猫又扔炸药的的确对那座代表神明的石头堆子没有什么尊重,或者说他打心眼里就没这想法,刚才没把皮带炸弹丢到敖包上已经算是留手了,因为他怕明天的祭祀没办法举行。

    徐青把头一抬,很光棍的说道:"没错,今晚是哥们在敖包前闹腾了一阵,但没感觉有多过份,因为哥只想取回东西,有人抢自然是要还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