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八百二十二章狡兔傻狐
    山丘脚下有个马厩,里面关着十余匹纯种蒙古马,不过这些马身高仅一米三左右,身躯粗壮,相比起徐青骑来的那匹算得上矮个子了,他并不知道他骑的是德国种荷尔斯泰因马,普遍身高都在一米五到一米八左右,那些都是外来种,论耐力负重都远远不如其貌不扬的蒙古马,而且这种古老的马种还能粗放养耐严寒,想当初蒙古铁骑横扫天下时它们就是最好的战马。

    或许在马的世界里什么夏尔马、佩尔什马、荷尔斯泰马算得上高富帅,如果论战场上和生活中的真正价值就远比不上穷矮挫的蒙古马了。

    李慧娴对身材矮小的蒙古马很是喜欢,她兴致勃勃的挑中了一匹兔褐马骑了上去,蒙古马腰背平直,躯干又长,骑上去四平八稳,让她只叫爽快,立刻就跑出去遛了一圈回来,这时徐青等人已经挑好了马。

    或许是男生心中都有当王子的情节,包括张光亚在内都选择了白马,徐青也不例外,因为白马看上去干净,应该是经常洗刷过的关系,像那些黑马手掌摸上去都有些发涩,说不准是洗刷马匹的家伙消极怠工了。

    挑好了马桑吉又领着众人来到了武器房,这里的武器从各种长短猎枪到猎弓琳琅满目,因为事先说好了不准用枪,所以大家都开始挑选弓弩,李慧娴挑了一把连发猎弓弩,这东西可以一次并发三支箭或者九颗钢珠,适合一通乱射。

    两个男生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复合弓,张光亚手不方便,选了一把可以连发的手弩凑热闹,这东西有点像手枪,装箭很省力,但穿透力很强。徐青对弓弩不感兴趣,但他选中了一样让他眼热不已的玩意,弹弓。

    这种弹弓是纯金属带牛筋制成的,拿在手里质感十足,这玩意要是配上钢珠打出去绝对够劲,近距离甚至能击穿牛骨,最主要的是他以前在乡下是个玩弹弓的高手,打麻雀鹧鸪一打一个准儿,这玩意正和了心意。

    李慧娴见徐青选了个其貌不扬的弹弓,不由得撇了撇嘴道:"你怎么选这个?能打猎吗?"

    徐青笑眯眯的抓了几把钢珠放进兜里,在弹弓上又加了两股牛筋,拉了两下满意的别在腰上,不以为然的说道:"小时候最喜欢玩弹弓,感觉这东西比任何手枪都好,就是比巴雷特逊点。"

    张光亚扬了扬手弩道:"徐将军的功夫已经不需要用这种东西了,你腰上那把短剑好像不是普通货色,宰狼跟切瓜菜似的。"

    徐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行了,大家准备好了就开始打猎吧,有一点要求,那就是一起打猎一起吃肉。"言下之意很简单,打猎的时候别跑远了,有狼这种动物在就意味着危险和刺激并存。

    一旁的桑吉适时说道:"各位,猎物已经放出来了,大的有黄羊、野山羊、鹅喉羚,还有两只红狐和七匹狼,野兔是免费的,请各位注意安全。"

    众人取了箭囊上马,开始在猎场里寻找猎物,除了徐青外一个个眼珠子瞪得溜圆,伸长着脖子在不远处的草丛中寻找,那两个男生索性下了马,这样更方便找到猎物。

    猎场中茅草是特意不做修剪的,有的地方稀稀散散刚过脚踝,有的地方却已经有了即腰深,野物躲在其中要寻找并不容易,好在桑吉一路跟随,他手上还拿着个貌似平板电脑的玩意,上面分布着几十个移动的光点,分为红绿两色,红点代表的是猛兽,即狼和红狐,绿点代表的是食草的大型猎物,至于那些野兔什么的就任它们四处跑了,没必要浪费时间装监控。

    徐青气定神闲的坐在马背上,斜眼望着桑吉手中的玩意,发现就在前面不足百米处有个红点,这玩意还真是高科技,手指肚一点居然连猎物离人的距离都清楚明白,九十五米三,可惜那两个傻乎乎的猎人根本没往那边去。

    嗖!

    一只受惊的野兔自草丛中蹦了出来,两个猎人连忙调转弓箭,可那兔子是敞开来在猎场中放养的东西,敏捷程度跟寻常野兔一般无二,为什么野兔是免费的,因为它们最常见也最难猎。

    嗖嗖嗖——李慧娴反应不慢,一抬手扣动了猎弩扳机,三支利箭射向野兔,那两个弯弓搭箭的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大概方向就射。

    结果可想而知,野兔活蹦乱跳的窜进了另一侧的草丛,连根兔子毛也没拉下,最喜剧的是这只肥嘟嘟的兔八哥还回头望了一眼身后掉了一地的长短箭,停了两秒才纵身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相当从容淡定。

    戴金丝眼镜的男生没射中兔子,却乐呵呵的跑过去把地上的箭捡了回来,还殷勤的送到了李慧娴马下,微笑道:"慧娴,这是你的箭。"

    李慧娴对这种献殷勤的行为明显有些反感,这种箭头身旁的皮袋子里还有上百支,根本不在乎丢掉三五支的,她皱了皱眉,却没有伸手去接,眼镜男举着三支箭头丢也不是递也不收,尴尬得脸都红了。

    反倒是一旁的徐青打马上前两步弯腰一把接过箭头,笑眯眯的说道:"这玩意好像还是钢的,有心了。"

    眼镜男投来一个感激的笑容,转身又跑去和另一个男生伸长脖子寻找猎物。这时李慧娴才俏生生的闪了徐青一眼,撇嘴道:"为什么要接他的箭,最见不得吹牛的,就这水平说是什么射箭娱乐部会员!"

    徐青微微一笑道:"人家一番好意,把人凉在一边不好,咱们要学会宽容吧!"说完把手里的三根箭往前一送道:"咯!捡箭的男人伤不起!"

    李慧娴接过三根箭头,突然咯咯笑道:"好啊!你这是拐着弯儿骂他是贱男吧!"

    徐青压根就没那意思,正想开口辩解两句,只听得耳边传来一阵兴奋的叫喊声:"是狐狸,红狐狸......"

    转头循声望去,只见一条火红的狐狸摇头晃脑的走了出来,这只狐狸很明显放出来还没多久,见了人不闪不避,还偏着头打量着对面兴奋得嗷嗷叫的两个家伙。李慧娴手中的弓弩一抬,对准了红狐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