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八百一十一章求婚风波
    蒙古包前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蒙古族少女,很普通淡蓝布袍子,或许是穿久了的关系都已经洗得有些发白了,但少女娇俏的模样不管穿得如何普通依然遮掩不住,下巴有点婴儿肥,一双黑眸子纯粹得不带半点烟火之气,用天生丽质这词儿来形容恰如其分。

    少女见到骑马而来的三人笑了,两边脸颊上的笑容出奇的对称,让人顿生一种如沐春风的恬静。

    三人下马,牵着马缓步来到蒙古包前,强巴冲少女一笑道:"其其格,今天家里来了尊贵的客人,快准备一下。"

    叫其其格的少女俏生生的闪了徐青一眼,那眼神儿竟与小媳妇塔娜有几分相似,只不过少了份爱意多了点好奇。

    徐青很有礼貌的点头一笑:"你好,我叫徐青。"他脱口而出的居然是一溜熟练的蒙古语,这还多亏了在武魂基地里的强化学习,用睡眠式学习法恶补的外语这次算是派上了用场。

    其其格启齿一笑道:"你好,尊贵的客人,你的蒙古话说得很好,请进。"

    话音刚落,远方的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五匹骏马飞奔而至,骑在马上的是五个身材健硕的男人,跑在最前面使一匹枣红马,马背上的年轻男人约么二十五六岁的模样,但脸上早早的蓄起了络腮胡子。

    络腮胡年轻人直接纵马来到了蒙古包前,颇有几分趾高气扬的模样,这货手里拎着条马鞭对门前的三人一指,高声道:"其其格,你为什么不接照齐送来的哈达?"

    其其格脸色一变,刚才的微笑已经消失不见,她抬起头淡淡的说道:"哈尔巴拉,我根本不喜欢你,当然不会接受你的哈达,这里不欢迎你。"

    叫哈尔巴拉的年轻人模样长得倒是不错,就是那股子牛C升级版的气质是个人瞧着都不顺眼,起码徐青瞧着就有种想喷他的冲动,傻屌一个,凭什么你送东西人家就得接着,当自己是送财童子么?一块破丝巾当宝贝了......

    学了蒙古话却没有学蒙古礼仪的徐青并不知道,照齐相当于媒人,送哈达就是求婚的意思,原本应该是献给女方的老人,只要收下哈达这事儿就算定了,蒙古族一直以来都沿袭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套古礼,但其其格的婚事却是她自己做主,拒收哈达就等于拒绝了求婚,难怪这个叫哈尔巴拉的会过来讨个说法。

    哈尔巴拉是标准的草原富二代,家境相当殷实,可谓是牛羊成群马厩关满,在他看来没有哪个姑娘会拒绝和他在一起,偏偏心仪的其其格就是不买账,气得个自诩高富帅的家伙脑门顶上冒了青烟。

    "你为什么不接哈达,我会让你过上很富足的生活,不用再放牧,还包括这个傻子强巴......"哈尔巴拉仍旧一厢情愿的为其其格描绘以后的生活,言语中却带着一股子让人很不爽的调调。

    其其格脸上露出一抹厌恶的表情,高声道:"我现在过得很开心,也很满足现在的游牧生活,如果你连我阿哈都不懂得尊重的话,滚吧!"

    不可否认强巴这家伙脑子里是少根筋,但想娶妹妹做老婆还当着面说人家大哥是傻子,这个叫哈尔巴拉的富二代也真够棒槌的,这不是存心过来找抽吗?

    徐青掏出烟散了两根,叼一根在嘴角准备点着了火抽着,反正没他什么事,乐得看个热闹就好。

    强巴见妹妹生气,也是一阵不爽,叼着烟冲上前去不耐烦的冲这帮马背党挥了挥手,瓮声道:"聋了么?没听到其其格叫你们滚蛋吗?这里不欢迎你们......"

    哈尔巴拉满腔憋火正愁没地方烧,眉头一拧挥起手中的马鞭兜头盖脸对强巴脸上抽了下去,蒙古族人素来以彪悍好斗著称,动手干架有时候甚至不需要任何言语,想抽你时就抽你,那叫一个快意。

    强巴虽然脑子不太好使,但身体反应却不慢,见到马鞭子抽来赶紧往后一跳,躲开了这凌厉的鞭子,反手从腰间拔出一柄尖刀侧身窜过去挥刀刺在了枣红马腚子上。

    嗤!这一刀又快又狠,居然不偏不倚捅在了枣红马菊花上,那可怜的马儿几时受过这种痛楚,前蹄子一抬咴咴儿一声长嘶,马背上的哈尔巴拉猝不及防之下被惯性狠狠甩了出去。

    喀嚓!咴咴——枣红马撒开蹄子如闪电般飞窜出去,眨眼间就不见了影,可刚才分明还听到有一声骨头的裂响,转头一瞧,被甩下马背的哈尔巴拉此时正痛苦不堪的抱着左腿在草地上打滚,惊马产生的惯性迅猛无比,居然把他腿骨给跌断了。

    同来的四个男人大惊失色,赶紧从马背上翻下来跑到哈尔巴拉身旁察看,只见他整条小腿骨从中折断,两截骨茬子刺破皮蹦了出来,鲜血好像刚挖出的泉眼般往外冲,痛得他脸色煞白,哀嚎了两声一梗脖子直接昏死过去。

    "快,送少爷去医院!"一个国字脸男人急喝一声,立刻上来两个把哈尔巴拉抱起放上了马背,纵马飞驰而去。

    国字脸男人一转头恶狠狠的瞪着强巴,沉声道:"你这混蛋伤了哈尔少爷。"

    强巴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望着草地上那滩血迹,瓮声道:"没有,是他先用鞭子抽我的,从马背上掉下来摔伤了跟我没关系。"

    国字脸男人伸手飞快的往后腰上一掏,摸出来一把乌黑的手枪对准了强巴,他身旁的另一位男子也掏出了一把手枪,大草原真正的牧民带枪很正常,这年头只要斗起来刀对刀的已经过时了,稍有些门道的都用上了喷子。

    达楞见势不妙,从后腰上拔出那把金色沙鹰对准了两人,这家伙还是徐青用来作为赔偿的,大口径可比对面两人手里的东西威慑力强多了。

    原本一场求婚引起的争端居然会发展到动枪的地步,这事情的确大出人意料,就连其其格也急了,眼泪珠子在眼眶里直打转......一旁的徐青咧了咧嘴,把手里的烟头丢在地上一脚踩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