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八百零五章又见皇陵之钥
    徐青一枪震慑住了十余条端AK47的汉子,获得自由的达楞和强巴立刻撒腿跑了过来,他们之所以落到现在的田地并不是因为跟小徐同学有交情,而是不久前无意中发现了白先生挂在脖子上的一片黑钥匙,察哈拉王族的圣物,皇陵之钥。

    达楞全名察哈拉达楞,他阿瓦(父亲)原本是察哈拉族的一员,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离开了部族驻地,但对于部族的忠诚却是骨髓里存在的东西,绝不会因离开而变淡,达楞也是一样,当他发现白先生脖子上居然挂着皇陵之钥后立刻上前讨要,没想到却被胖揍了一顿,维护他的强巴同样被揍了一顿,然后就被押上山充当替死鬼。

    原本两人都以为那个力大无穷的华人巴特尔已经被山上的怪物弄死了,没想到突然会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瞧他手里那杆火器,分明是白先生花重金从军火贩子手上买来的高档玩意,两人以前都见识过这东西,保守估计一枪能打死十头牛!

    "尊敬的巴特尔,我就知道这帮蠢货在造谣,他们还说您被山上的怪物打死了,我不信,打死我都不信,谢谢您!"达楞可能是太激动了,感谢的话说得有些凌乱。

    徐青笑道:"别说什么谢,先告诉我姓白在哪里?"擒贼先擒王,要是不逮住白胜峰将会多出些不必要的麻烦。

    达楞道:"来的时候那家伙就在半山腰歇脚,发现情况不对说不定已经溜了。"

    徐青皱眉道:"除恶务尽,如果这家伙真溜了会有点小麻烦。"要是让这个一门心思惦记着找自己报仇的家伙溜了只怕就不止是小麻烦那么简单了,等同于一根随时会扎进皮肉的芒刺。

    达楞道:"华人有句俗话,叫跑得了尼姑跑不了庙,我知道姓白的住在哪里。"

    徐青把手里的枪口一偏,撇嘴道:"尼姑住的地儿是庵,别混淆概念,得了,你们俩先去大石头后面呆着,待会要是被流弹误伤就不好了。"

    两人一听这话立马窜到刚才徐青藏身的大岩石后猫了起来,连一根头发也不露,说得文艺点,这不是怕死,是求生。

    徐青端着多管枪上前两步,那群持AK47的汉子们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在这吹风能冻住鼻涕的山顶不少人握枪的手掌都开始冒汗,如果他手里握着龙渊剑一定会有十支以上的枪开火,但支多管枪就不同了,见识过这枪强大威力的汉子们谁也不愿意被轰成一堆碎渣。

    "先声明一点,我不想伤人!"徐青淡淡的声音被顺风送入了每一个持枪汉子耳中,话锋一转,突然变得比山顶的寒风更冷三分:"如果数到三还有人留在洞外的话,我会开枪。"

    此时此刻好像就剩下徐青手里拿着一支枪,而其他人手里全都是麻杆烧火棍,话事权就在拿枪的手上。

    "一......二......"不给任何人反驳的机会,张口连续喊出两个数字,顿时一群人争先恐后的往山洞里跑,乱哄哄的就像在躲避洪水猛兽。

    "三,已经不需要了!"徐青淡笑着说出一句话,洞口已经空空如也,所有人都乖乖的钻进了洞里,他们有的人还心存侥幸,这尊杀神人在外面,按理说山洞里面应该没有危险才对。

    然而所有人都估计错了,就在他们冲进山洞不到五秒中时间,一块大岩石轰隆一声挡住了洞口,走进那个用油灯照明的山洞腹地,真正的恶梦才刚刚开始。

    徐青用一块准备好的大岩石挡住了洞门,立刻听到一阵阵枪响,明显可以感觉堵门的大岩石在微微震动,想来是里面的人在开枪大石头呢!

    德古拉在没有阳光照射的山洞里可以完全发挥实力,对付这群从外面进来的持枪者不费吹灰之力,当老蝙蝠的獠牙在黑暗中闪烁的时候,所有枪手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紧接着山洞内的油灯全部熄灭。

    站在洞口的徐青隐隐能听到里面乱成了一锅粥,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去找白胜峰,那怕有一点机会也要下山去看个究竟,至于藏在大石头后的两位就只有等他回来再说了。

    其实达楞估计的没错,原本在半山腰上等消息的白胜峰已经下山了,可他是在离山顶不足五百米的位置要下山的确需要一段不算短的时间,相比起徐青的脚力来他这个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富商大少就是和勤奋兔子赛跑的乌龟,速度上没有半点可比性。

    提前了尽二十分钟下山的白胜峰居然在离山脚还有不足十米的地方被徐青追上了,只能眼望着那些低着头悠闲吃草马儿发呆,泪水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紧接着感觉颈后一痛就天旋地转了。

    一掌打晕了白胜峰,徐青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从口袋里摸了根烟出来点上,美滋滋的抽了大半截把烟头一弹弯腰一把抓住了这晕菜货的衣领,准备把他扛在肩膀上背到山顶给德古拉抹掉记忆,忘掉了两年来发生的事情自然也就忘记了所有的仇恨,实在没必要把他给宰了。

    手掌抓住衣领,一个带白金链子的挂坠从白胜峰衣领内垂落出来,徐青双眼微微一眯,心忖道,奇怪了,他怎么也有这东西?

    漆黑如墨的皇陵之钥,它这种近乎怪异的独特造型徐青是不会忘记的,因为他身上的夹袋里就揣着两片一模一样的钥匙,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白胜峰身上会有一片钥匙呢?难不成中间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伸手一把扯住白胜峰胸前的皇陵之钥用力一拉,轻松把链子扯断,皇陵之钥落入了徐青手中,他拿着钥匙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阵,有掏出自己藏的两片钥匙做对比,根本没发现有什么不同,甚至钥匙两边的锯齿和顶端的椭圆形穿孔都一般无二。

    三片钥匙无论从大小、尺寸、或者是其它特征上比较都一模一样,除了一个常人很难发现的小细节,椭圆形穿孔上有一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细微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