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七百七十九章厉公凶威
    嘭!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传出,石狮子打横砸在了两扇大门中缝的位置,杨厉公这一下何止千钧力道,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把大门轰开,石狮子余力未竭掼入了院内,对面正站着皇普兰,石狮子照着她头脸横砸了下去。

    "喝!"一声雷鸣般的暴喝传出,恩得力一个箭步抢上前来,双臂一振抱住了迎面飞来的石狮,噌噌噌——老恩被石狮子上夹带的力道冲得倒退了三步,一股腥味自胸口涌上喉头,即便是上面的力道已经是强弩之末也把他震成了内伤。

    咕咚!恩得力双眼一瞪,硬把一口冲到嗓子眼里的鲜血咽了下去,宛如一尊怒目金刚挺身而立。

    皇普兰虽说可以闪开这一记,但恩得力的悍勇无疑是大大的提振了华夏武魂的士气,所有人瞬间做出了反应,抽出随身的家伙对准了门口,屠战上前两步,伸手接下了恩得力手中的石狮,对一旁的神行使了个眼色,低声道:"带老恩去里面休息,点子扎手。"

    神行会意,搀扶着恩得力迅速朝正院走去。华夏武魂众人手上的家伙五花八门,身为武者大多以各种冷兵器为主,其中也不乏有各种特制枪支,皇普兰手中就拎着一把银白铮亮的M500大口径左轮手枪,这枪里面装的是五发专对付古武者的子弹,这可是和博士针对X基因毒素特别研发的XW破武子弹。

    XW两个字母多少带了点恶搞的意思,W代表武者,X就不用说了,绝对的大杀器,寻常黄玄境武者只要被打中了非死即伤,皇普兰把枪口一抬对准了走在最前面的杨厉公,从这老头周身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势不难看出,他就是唱戏的主角。

    杨厉公面对数十种从不同角度对准自己的武器浑然不惧,他伸手一指离自己最近的皇普兰,沉声道:"点苍派杨厉公今天来只为擒拿杀人凶手徐青,让那姓徐的滚出来束手就擒,不相干的人让开!"

    这老头不愧是活了百年的人精,他开口就给徐青戴上了杀人凶手的帽子,这样既可以混淆视听又能借机向守在外院的武魂众人发难,先一步把主动权掌握在了自己手中。

    皇普兰一手持枪,一手从口袋里掏出证件一亮,冷声道:"华夏武魂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民间非法组织来指手划脚,识相的留下修大门的钱马上滚出去。"

    杨厉公冷冷一笑道:"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包庇凶手的本事!"话音一落,左掌一伸飘飘忽忽拍向皇普兰肩头,这老头还讲点文明,没有直接拍人家胸口。

    皇普兰手指往回一缩,对着杨厉公扣动了扳机,呯呯——枪口迸射出两点火光,两颗高速旋转的子弹迎着拍来的手掌射出。

    杨厉公手掌往下一压,好像蒲扇扫落两颗子弹,五指平伸戳向皇普兰肩头,就在这时一把短刀横伸出来,迎着他手腕削了过去,屠战的刀子当得起一个快字。

    呯呯呯——手指连扣,皇普兰将枪膛内剩下的子弹全射向杨厉公前胸,如果他不挥掌格挡势必被击中。

    杨厉公哪里会把这种程度的攻击放在眼内,脚下一滑迎着弹头直扑过去,只听得噗噗噗三声闷响,子弹击打在他身周的护身罡气气上再也无法前进半厘,他手下的五名地境武者好像得了号令,如恶狼扑食般向武魂众人冲了过去,一场实力悬殊的混战拉开了帷幕。

    负责守在外面的武魂成员最强的只是玄境巅峰,在这五名地境武者眼中就像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只一个照面就倒下了七八个,皇普兰和屠战两人对上了最强的杨厉公,只一个忽闪的工夫就被掌劲扫飞,跌出去五米开外。

    就在这时,正院中的龙晨宇领着龙牙战队赶了过来,对上了点苍派五名地境武者,华夏武魂三大供奉缠上了杨厉公,剩下的武魂成员拼尽全力挡住了随后冲进来的神圣刀锋异能者,一时间锣鼓相对,斗得如火如荼。

    论人数华夏武魂要略胜一筹,但谈到真正的实力悬殊那可就大了去了,三名供奉如何能抵挡住如狼似虎的杨厉公,支撑上几个回合就被迫得险象环生,只能用游走的斗法苦苦支撑。

    江邦正见点苍派占了优势,隐晦的对余浮生和幻尊使了个眼色,两人会意,纵身向内院方向冲了过去,既然已经开始了正面冲突,在最短的时间内擒住李家父子才能稳操胜券。

    眼尖的仇别离看到了往内院冲的幻尊,怎奈他现在根本无法抽身,急得他破口大骂:"幻尊你这吃里爬外的老王八,迟早一天老子会揭了你的王八壳......"

    一分神,杨厉公瞅准了破绽一掌拍向仇别离胸前,这一掌快如电光火闪,要想避开已经晚了一步。

    "老烟鬼滚开!"童千战一声疾喝,纵身上前用肩头把仇别离撞开了两尺,一掌结结实实印在他肩胛骨上,只听得喀嚓一声,左肩胛骨碎成了几块。

    "老子跟你拼了!"童千战双目暴睁,抡起右拳猛轰向杨厉公,可对方不闪不避一脸冷笑相对。

    "啊!破武摧心掌!"童千战轰到杨厉公眉头的老拳突然一软,他嘴里发出一声失神的惊呼,因为他感觉手臂中的气劲瞬间散去,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所有骨髓一般使不上半点力气。

    "拳打眉毛枪杀衣,没想到武魂供奉也喜欢故弄玄虚,滚吧!"杨厉公戏谑一声,手背一拂把愕然当地的童千战整个扫飞出去,嘴里吐出一口鲜血昏死在地。

    "童老头!"仇别离见老友为了救他落得这般凄惨的下场,心中一阵悲愤,手中铜烟枪舞出一片黄光,舍了命似的扑向杨厉公,一旁的卜庆云叱喝一声,弯腰挥动掌中两柄峨眉刺疾攻杨厉公下盘,只有抢攻或许能为陷入悲愤之中的仇老头争取一线生机。

    "不自量力的东西,就让你们尝尝破武摧心掌的滋味。"杨厉公嘴角浮起一抹蔑笑,双掌上下翻飞拍向两位武魂供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