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七百七十七章收拾场面
    院门外取血的老头徐青并不认识,但站在一旁的老头赫然就是幻尊,这两个家伙扮成消防员取了护卫几滴血立刻退到了一旁,护卫也适时把仍在流血的左手抽了回去。

    徐青放虚的目光一收,对身旁的李老说道:"幻尊那老痞子肯定有份,要不我叫人出去瞧瞧,光守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

    李老摇头道:"据我对幻尊的了解,他的幻术只能在短距离内施展,外院到这里已经超出了他施术的范围,应该还有奇人在从旁协助。"

    徐青心头一阵暗服,李老不愧是人老成精的主儿,就算没有亲眼见到也能把事情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厉害!

    就在这时李慧娴突然指着地上的护卫尸体一声惊呼:"爷爷,你看......"徐青闻声目光一扫,只见那个被一刀毙命的护卫居然浑身抽搐了几下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两只放大的瞳孔空洞无神,他正偏头蹒跚着朝这边走来,难怪太平妞会吓得面如土色。

    徐青反应奇快,单掌一竖一式金乌拜岳照着诈尸的护卫劈了过去,正阳气带着一股灼人的热浪轰上了护卫胸膛。

    嘭!

    诈尸的护卫被一掌印实,身躯往后抛飞出去,整个人保持着一种近乎怪异的僵硬姿势,连四肢关节都不带弯曲的,徐青现在才算是明白了直挺挺这词儿的真正含义。

    徐青收掌护胸,只见那个被轰飞出去的死护卫身躯又抽搐了几下,僵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步履蹒跚的向这边走了过来。

    "邪门了!"徐青双眼瞪得溜圆,一时间竟忘了出掌,这护卫分明已经死透了却偏偏又爬起来往前走,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还真是第一次遇到,瞧着他那双空洞滴血的眸子头皮忍不住一阵阵发麻。

    "茅山宗御尸术,只有把尸体头颅击碎才能让他失去行动能力。"李老见多识广,第一时间就辨出了护卫此刻是中了茅山宗的一种奇术,及时出声叫出了破解的办法。

    徐青反手从腰间拔出龙渊短剑,弓步往前一冲挥剑横切向尸体头颅,青光闪过,人已经冲到了行走的尸体背后,剑刃滴血不沾,仿佛根本没切中目标似的,可那具蹒跚前行的尸体却停了下来。

    喀嚓!

    护卫尸体一偏,从耳根外上半个脑袋滑落在地上,半球形的脑浆从颅骨中震了出来,就像一碗倒扣出来的石灰蒸蛋。

    呯!被砍掉了半截脑壳的尸体往前一扑,终于倒在地上寂然不动,但李慧娴却被这血腥的场面吓得面如土色,身子一偏踉跄欲倒,还好一旁的李鹏飞眼疾手快伸手一把扶住了妹妹。

    李兴国见女儿惊吓过度,沉声对李鹏飞说道:"先扶你妹妹进房间休息,这里事情有我和你二叔。"

    这时李慧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突然伸手指着徐青惊恐万状的叫了起来:"凶手,他是杀人凶手......"

    李慧娴原本就是个在众人宠溺下长大的小公主,虽然任性泼辣,但几时见过这种血腥的场面,刚才徐青拔剑斩下尸体脑袋的场面的确把她吓到了,现在她看到小徐同学就像大白天见了鬼似的,叫了几声一口气没上来梗脖子晕了过去。

    徐青苦笑着把剑收回腰间,快步走到了李老跟前,回头望一眼仆倒在地上的尸体,场面的确有点过于血腥了。

    李老面色如常,低声道:"做得好,看来是茅山宗余浮生到了,只有这老东西才精通傀儡术和御尸术,你要是对上了他务必要小心。"

    徐青脑海中念头一闪,说道:"我记得以前在天狱见过一个叫余子胥的,被君老干掉了。"

    李老用赞许的眼神望了他一眼道:"这个余浮生就是茅山现任宗主,余子胥就是他的亲侄孙儿,当初就是看这老东西面子才把余子胥关进了天狱,否则凭他犯下的罪行死十次也够了。"

    "哦!原来是个茅山老道。"徐青低应了一声,心里对那位余浮生却不以为意,就这几手控制死尸的伎俩看上去还真不咋的。

    李老好像一眼就看出了这小子的心思,淡淡的说道:"你别以为余浮生就这点小本事,茅山宗传承了千年,底蕴之足连我都不能完全摸清底细,不过你小子身上肯定有能克制茅山术的东西,否则不可能完全不受傀儡术影响的。"

    徐青脑海中念头急转,立刻回忆起了刚才被小刀眼睛盯住时好像有那么一瞬间的感觉,难不成是它?手掌不由自主的伸到胸口处捏了捏轩辕天晶挂件,以前在杨帆的日记中得知天晶能解毒避毒摒除心魔啥的,看来什么茅山傀儡术就是一种迷惑人心智的奇术,遇上了轩辕天晶就是蚱蜢跳进了鸡食盆,正是菜啊!

    "难道就不能是我人品好,对什么茅山术免疫么?"徐青低着头小声嘟囔了一句,不料却被李老听到了耳内,淡然一笑也没有多问。

    李鹏飞扶着晕菜的妹妹直接进了房间,李家兄弟俩则走到了李老身旁,他们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物,自然不会对刚才徐青的霹雳手段太过介怀。

    "爹,您老人家还是先进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援朝在就好了。"李兴国开始劝父亲进房间休息,外面的血腥味儿的确呛得人很不舒服。

    李老摇头道:"不用了,你们两兄弟如果累了就先进去,我还是觉得站在外面比房间里舒坦。"

    徐青笑道:"要不我让人进来把这里的东西弄干净,血哒哒的瞧着有些恶心。"他用透视之眼看到正院里的有一半人现在就围在院子门口,只要随便唤一声就会有人过来。

    李老笑道:"也好,他们肯定是听到咱们在说话才没有贸然闯进来,你可以叫他们进来几个捡拾一下场面。"

    徐青笑了笑,把手拢在嘴边对着院门方向喊道:"何尚你这混小子给哥滚进来,有活干!"话音刚落,一条人影立刻从门口窜了进来,不是何尚还有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