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七百五十二章德古拉献血
    徐青出酒店门很低调,他特意戴了顶鸭舌帽子,帽檐是压着半截脸出去的,问题是他身后的洋跟班生得太高调了,不知道有多少姑娘少妇怀春妹指着盯着瞧。这年月,西片里爆菊的大洋马多了,长得帅正靓的没几个,像德古拉凯奇这样一眼就被女人们瞧上的算是极品中的极品。

    国内的高富帅打着聚光灯也难找,而且很多还是穷矮挫冒充的,有经验且认为有本钱的拜金女都藏着一把筛子,不管古今中外,能进出星级大酒店的都能谈恋爱,确定人家腰包殷实就要具备献身精神了,对于那些追求物质享受的女人们来说,涉外婚姻也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德古拉凯奇走出酒店就被一大票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围追堵截,这些拜金女都是通过各种途径蹲守在星级酒店钓金龟钻石王八的,这位帅到冒泡的洋哥儿自然成了香窝窝,有几个大胆的居然抽冷子把小手往德古拉胯裆里掏。

    徐青刚开始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阵仗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拦了台的士开门坐了上去,冲那个正被群女包围掏蛋抓鸟的德古拉挥手猛喝了一嗓子:"麻痹的,给老子死过来!"

    德古拉凯奇脚下一蹬,呼哨一声飞窜起两米高,身形在空中一折有如苍鹰搏兔般俯冲到了车门旁,猫腰钻了进来。

    身后一大票拜金女还没从震撼中回过神来,的士车已经绝尘而去,有个长相堪比玉凤的妹纸冲远去的车尾一撇嘴道:"追半天原来是个练体操的,白瞎了姐姐一刻钟感情!"

    徐青望着狼狈不堪的德古拉又好气又好笑,只见这厮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的说道:"撒旦,这些女人实在太热情了,您要是再晚来一步我恐怕会忍不住咬人的。"

    "你敢,还不是因为你弄成这小受样儿,人家当你是高富帅了。"徐青随口逗趣了一句,德古拉闻言双眼一亮,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刀腕子骤转向自己脸上划去。

    啪!眼疾手快的徐青一把扣住这厮手臂,劈手把小刀夺了过来,没好气的瞪了这货一眼道:"发疯是吧,待会找个菜市场弄个牛肚子蒙住你这张脸去。"

    德古拉活了千年,但对于华夏的地域文化依然是吃不透的,听到牛肚子蒙脸一说只当是主人要给他一些惩罚,当下脖子一梗道:"主人,别说是牛肚子蒙脸,就算是把小鬼心掏出来也不会有半句怨言。"

    徐青翻了个白眼,把手中的小刀往这厮手里一塞,没好气的说道:"老实呆着,改明儿我想法子帮你换张脸......"

    唧——车子怪叫一声拐了个小S形弧线停在了路边,司机大哥转身向两人作了个揖,苦着脸道:"两位大哥,麻烦你们下车成么?算我送两位一趟了。"

    汗!这位老实的司机大哥从后视镜里见到两人又动刀子又挖心的,把这两位当成了道上混的人物,惹不起赶紧请这两尊瘟神下车。

    徐青掏出皮夹子抽出张百元大钞从安全栏伸了过去:"师傅,咱们闹着玩的,麻烦你开车成么?"

    司机犹豫了一下接过钞票,满心忐忑的再次发动了车子,一刻钟过后车子停在了牧马人家门口。

    两人下了车,徐青老远就见到塔娜在门口翘首以盼,今天她穿着一件橘黄色短皮裘,用一条粉丝巾裹住了眉毛以上的头部,只留出个顶儿,丝巾在脑后打个活结垂到右鬓角,脸蛋红扑扑的,说不出的娇艳动人。

    见到徐青下车的瞬间,塔娜双眼顿时一亮,小皮靴磕地一溜小跑冲了上来,一头扑进了小男人怀里,抬头还未及开口说上半个字,眼泪倒先一步流了下来,思念就用大胆的表达,想哭就放肆的流泪,蒙古族少女的热情奔放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好了,咱们还是进去再谈吧。"徐青伸手拍了拍塔娜后背,眼神中一派温柔。

    "嗯!"塔娜应了一声,她这时才发现小男人身后站着个刷到冒泡的洋哥儿,脸颊莫名一阵发烫,娇嗔道:"都是你,一来就把人家眼泪水逗出来了,给别人看到怪难为情的。"

    徐青微微一笑:"没事,这货不是人,以后就叫他小鬼好了。"德古拉是个如假包换的吸血鬼,自然不算是人,叫他一声小鬼恰如其分。

    塔娜皱了皱眉,却没有再多说什么,挎着徐青的胳膊一起走进了牧马人家大门,三人一起上了二楼,包厢酒菜都已经置办好了,一只烤得金黄冒油的全羊羔子蜷缩在矮餐桌中央,只等食客开刀取肉。

    徐青盘膝坐在毛毡子上,也不忙着吃东西,伸手从口袋里掏出那片皇陵之钥和光明祖石放在了桌上,他用手拨动了一下那颗卵石,微笑道:"这是我前天从东江得来的两件东西,这颗光明祖石你能辨别真假么?"

    "如果它是真正的光明祖石,我应该有办法可以辨别出来。"塔娜伸手拿起光明祖石托在掌心端详了良久,眼中闪动着一抹水亮的光华,她突然从烤全羊旁抓起了一把小刀,轻轻点向自己手指。

    徐青手掌一探抓住了她的腕子,低声道:"别扎,咱不玩滴血这套成么?"见她拿刀扎手就能猜出她要用自己的鲜血来做某种测试,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玩这套陈谷子烂芝麻的东西。

    塔娜心头一暖,轻笑道:"就几滴血,我想试试这是不是真正的光明祖石,传说它里面寄居了远古萨满的灵魂,只有用少女的鲜血才能和它沟通,传说萨满灵魂还会指引人找到远古部族留下来的宝藏。"

    徐青摇了摇头道:"不行,这种古古怪怪的玩意咱还是别试了,反正咱也不差钱。"说着他劈手夺下小刀,信手戳在了烤羊腚子上。

    这时坐在一旁的德古拉把手伸进了上衣口袋,慢吞吞的从里面掏出来一包殷红的血浆,在一对小情人诧异的眼神注视下这厮一脸讨好的把血袋子递了过来,微笑道:"主人,这包是真正的少女之血,我还没舍得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