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六百八十八章鸟窝比武场
    徐青走出门外,笑眯眯的望着众人,那一头乌黑的长发随风飘动,他脸上的皮肤白里透红,带着一抹晶莹水嫩的光泽,就好像刚好煮熟的鸡蛋白,如果不是脸庞的线条轮廓是个爷们样还真有可能把他当成个冰肌胜雪的标致小媳妇,偏偏这货还长了一头过肩的乌黑长发。

    唐国斌双眼瞪得跟俩牛铃铛似的,徒然伸手在徐青脸颊上捏了一把,搓了搓手指难以置信的说道:"哥们,你不会真练了葵花宝典吧?这皮肤简直比一天做二十四小时护理的姐们还嫩了。"

    "我摸摸!"刘有福赶紧跑上去伸出俩肥嘟嘟的爪子往徐青脸上拢,这便宜不占白不占。

    徐青把脸一偏让他拢个空,笑骂道:"滚,再摸信不信哥喊非礼。"

    刘有福伸舌头舔了舔嘴角,故意摆出一副猥琐样道:"嘿嘿,你喊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哥倒要瞧瞧你丢不丢得起这个脸。"

    徐青往后退一步,一把抓住唐国斌推到了胖子跟前:"摸吧,这哥们给你摸个够。"

    唐国斌笑骂道:"有种你摸,信不信哥把你俩蹄髈剁了?"

    刘有福把伸出的手掌在空中虚抓了两下,讪笑道:"不摸拉倒,哥回去摸媳妇,那手感比你们强多了。"

    三兄弟哈哈一笑,把众人全部凉在了一边。薛老笑着上前拍了拍徐青肩膀道:"好小子,还学人玩什么闭关,怎么,见了朋友一泡尿都憋回去了?"

    徐青笑道:"怪了,这会还真不想尿了,对了,您今天怎么来了?"

    薛老笑道:"还不是担心你小子,两天两夜不吃不喝的,把你嫂子都快急哭了。"

    徐青一脸歉意的朝秦冰笑了笑道:"嫂子,不好意思了,这事儿怨我。"

    秦冰见这小子安然无恙,所有的担心随之烟消云散,微笑道:"你没事就好,还不请客人进去坐坐。"

    徐青这才想起大家都站在外面,赶紧招呼人进去坐,可薛老和唐家父子都很识趣的告辞离开,就连胖哥也推说公司有事情要处理走了,还能坐个顺风车。

    才一会工夫门口的人就走了个七七八八,只剩下二女和华夏武魂三人。

    塔娜不知道从哪里鼓捣出根猴皮筋儿,很细心的上前帮徐青把满头的披散的长发扎了起来,还别说,马尾一扎更像女人了,就是脸上的线条粗犷了些。

    就是这个小动作,徐青注意到皇普兰一脸不屑的撇了撇嘴,故意把头偏了过去。

    任兵朝身后的直升机指了指道:"飞机准备好了,要不咱们回去再聊?"

    徐青摇头道:"等我半小时,还有点事情要交代一下。"任兵点头,领着两人转身向直升机方向走去。

    秦冰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情绪波动,低声道:"先进去吧,我叫曾嫂热好了饭菜,有什么事情吃饱了再去处理。"

    徐青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拉着塔娜的小手走进了别墅,不管怎么样,这顿饭一定得吃。

    任兵领着两人坐上了直升机,这才低声对两人说道:"咱们的小徐供奉这次闭关肯定大有收获,你们有没有发现他整个人气质都跟以前不同了。"

    恩得力点头道:"我好像感觉他有种返璞归真的气质,这种气质很久以前在天狱君老爷子身上见过,老大好像又有些不同,我说不上来。"

    皇普兰柳眉轻挑道:"有什么不同,不就是多了一股子流氓气么?"

    任兵笑道:"这小子以前我就看不懂,现在愈发看不懂了,我有种预感,这次他会把杨帆抽得满地找牙。"

    恩得力点头笑道:"一定的,说不定老大还有可能突破圣境,到时候咱们五队把所有任务一股脑接了,哈哈!想想都爽。"

    皇普兰淡淡的说道:"别说圣境,就是现在的他咱们头儿也无法驾驭,往后让他出任务只能求着。"

    任兵哪里听不出她话中的酸味儿,微笑道:"我相信青子,只要咱五队有事他一定会全力以赴,即便是有一天他真突破圣境,我仍然相信。"

    皇普兰没有多说什么,她知道任兵所说的都是实话,上次为了救华夏武魂的成员人家可是拼了命的,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在维加斯的事儿她脸颊忍不住一阵发烧,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根女士烟点上,刚抽了两口,手指一滑烟卷居然掉在地上。

    徐青在餐厅里慢慢的扒着饭菜,眼睛却不时瞟向一旁的秦冰,他知道嫂子肯定有话要问,心里正琢磨着该怎样回答,总不能说为了抢老婆要去和人打架吧?

    秦冰手里拿着双筷子,面前没有放碗,她不停往徐青碗里夹着菜,只要他一口吃完立刻就会夹一筷子补上,总之不会让小叔子碗里没有菜。

    叔嫂两人都保持沉默,一个等着回答,一个愣是不问,这饭桌上的气氛就显得有些怪异了。

    徐青把一块糖醋软骨咔嘣嚼碎,梗脖子咽了下去,秦冰筷子尖尖一伸又夹了一块送进他碗里。

    徐青只能又夹起来放进嘴里,他终于忍不住说道:"嫂子,其实我加入了一个......"

    秦冰赶紧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别说了,你已经长大了,喜欢做的事尽管放手去做,吃完饭再走。"

    徐青勉强一笑,三口两口扒拉完了饭,秦冰适时递过来一杯温水,接过来仰脖子灌了个干净,把杯子放在了桌上:"嫂子,我走了,三两天就回。"

    "注意安全!"秦冰跟塔娜异口同声,徐青只是一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精美的玉雕挂件塞进了她们手中,转身快步出了门。

    直升机徐徐升空,宛如一只墨绿色的大蜻蜓破空而去,等到二女走出门外时远处的天空中只剩一个小绿点儿。

    坐在飞机上的徐青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巴掌大的金属牌冲任兵一晃道:"头儿,这玩意有啥用的,怎么上面刻着个傻乎乎的鸟窝呢?"

    任兵瞟了一眼牌子,低声道:"这是进出鸟巢比武场的通行证,就在以前开奥运会的地方,不过比武场在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