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六百八十七章高手出关憋泡尿
    一个礼拜过去,徐青每天除了回餐厅吃两顿饭之外几乎都泡在地下室,除了监控室里的鲁华甘强之外没有人知道他每天在做些什么,只是在清早偶尔能听到些解石机转动的低鸣,胖墩儿比保镖们更尽职,它几乎每天都守在地下室门口,小主人出门它总是第一时间凑上去摇头摆尾一通。

    两个礼拜过去,地下室里不时会送出来一件件各种玉雕物件,从飞禽走兽到人物肖像无一不包,每一件无论是刀工创意都属于个中精品,当然这些物件徐青会让人全送去给薛老,美其名曰,恶补以前拉下的功课。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第三个礼拜送出来玉雕物件少了,一个礼拜七天时间才送出来一件作品,是一尊用豆青种料子雕琢成的将军舞剑,当这尊物件送去给薛老观赏时,这位玉雕宗师老泪纵横,捧着那尊玉雕连称后继有人,老人激动万分的抱着那尊玉雕来到了地下室门口,然而却吃了闭门羹。

    徐青没有出来,并非他不尊师重道,而是因为他现在正处在收获的时刻,当然收获的东西是翡翠中的海量灵气,这段时间他把地下室里所有内蕴灵气的毛料全部解开,每天都跟这些或大或小形态各异的翡翠形影不离,刚开始两个礼拜吸纳的灵气微乎其微,直到第三个礼拜从翡翠中涌出的灵气突然间达到了一个空前的浓度。

    此时此刻徐青盘坐在一大堆形态各异的高翡中央,他感觉自己就像坐在了一圈老式高压锅中间,而且这些高压锅还是处在沸点的,保险帽儿上嗤嗤往外喷气,还都是精纯无比的灵气。

    徐青成为古武者以来还是第一次吸收到这种海量的灵气,绿莹莹的气体仿佛海纳百川般投入双眼,迅速灌入内丹,如果把内丹比喻成一块蓄电池,那么翡翠中的灵气就是源源不断充进去的电流,量变所产生的质变让丹田中那颗天境内丹好像丢进滚水锅里的汤圆般迅速胀大起来......

    接下来两天时间徐青足不出户,聚集在地下室门口的人也越来越多,反而让一直守在门口的胖墩儿没地方趴了,只能耷拉着脑袋围着众人脚后跟转圈子。

    等待的人有秦冰、塔娜二女,还有薛老跟唐家父子外加阿罗阿豹等六名保镖,胖哥刘有福今天也到了,何尚那货近大半月来行踪飘忽,每天夜不归宿成了常事,徐青闭关后这厮便没有了管束,只能放任自由了。

    据监控室里的鲁华汇报,这两天徐青盘坐在大堆翡翠中央不饮不食,就好像老僧禅定似的,如果不是他每隔一小时左右会睁开一次眼睛,外面的人还真保不齐会抬喷枪把门切了。

    还有一件怪事儿,徐青闭关后头发开始反常的增长,短短二十三天时间原本的小平头居然成了一头披肩长发,据鲁华汇报,徐少的头发油抹水光,发质都赶上洗头水广告中的美眉了,又直又垂,乌黑浓密。

    唐国斌把手里的烟头弹掉,低声对胖哥说道:"这小子该不会在里面炼啥葵花宝典吧,待会蹦出来个东方不失败来,咱还认不认这个兄弟?"

    刘有福最近有了工作,身上的肥膘奇迹般的掉了十多斤,说起话来脸上的肥肉淡定了不少,他一脸严肃的说道:"甭管啥宝典,总之待会他要是出来咱们退后一百米,免得被劲气所伤,据哥写小说的经验,这次青子出关肯定会跻身于当世十大高手之列,剑若飞霜投林燕,飞花摘叶百步伤......"

    唐国斌诧异道:"瞎扯蛋,说不准这小子在里面饿昏了,咱们还是趁早把门砸开了抬他去医院打点葡萄糖啥的靠谱。"

    刘有福一摊手道:"不信算了,总之我是没见过一个月头发能长一尺的。"

    一旁的唐庆生听到这两个损友没心没肺的打趣,心不觉有些气恼,不悦道:"青子都两天不吃不喝了,你们还有心情扯这些没用的。"

    就在这时正南面的天空中传来一阵由远而近的螺旋桨轰鸣声,众人举目望去,只见一架墨绿色的军用直升机徐徐飞来,盘旋落在离别墅不到五十米的空地上。

    从直升机上跳下来两男一女,男的高大冷峻,女的娇俏迷人,塔娜见到这三人的模样两道柳眉往内一簇,低声对身旁的秦冰说道:"这三个都是徐青的朋友,以前见过的。"

    从飞机上下来的正是任兵、恩得力、皇普兰三人,后天就是龙牙比武的日子,三人奉命来接徐青过去武魂基地,连机票都给他省了。

    三人一身迷彩服,大步走到别墅门前,塔娜走过去开门把人迎了进来,当三人见到静候在地下室门前的众人时,不由得面面相觑,两天前任兵就问过何尚那货,知道徐青一直在地下室里闭关,没想到的是现在还没出来。

    任兵皱眉对塔娜问道:"青子还在闭关么?"他在这群人里找不到何尚那家伙,只有询问塔娜。

    塔娜点了点头,一脸担心的说道:"都已经两天不吃不喝了,不知道有没有事的。"

    任兵走上前去准备伸手敲门,不料唐国斌却横身挡在面前:"不好意思,我兄弟在里面闭那个啥关,你这一敲门弄得人走火入魔了咋办?"

    唐大少虽说没见过闭关的,电视电影倒是看了不少,基本上高手闭关被人打扰那都是要吐血的。胖墩儿似乎也感觉这三人来者不善,啊呜一声吠叫冲上前站在了唐大少身旁,对着任兵龇牙咧嘴嗓子眼里低低咆哮。

    任兵皱眉望了一眼胖墩儿,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很好,我们等他出来......"

    话音未落,只听到地下室的大铁门吱呀一声打开,一股冷风直接吹在了唐国斌后颈窝上,凉飕飕吹得他激灵灵打了个颤,回头一看,见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还有一抹很阳光的微笑。

    "哥,麻烦你别堵着大门成么?我尿急......"徐青第一句话就把所有人雷了个外焦里嫩,高手出关憋泡尿,汗!真难为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