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六百七十二章第一节,伸长运动
    男女间有那么一层薄薄纸,一旦捅破了彼此之间的关系就会像坐了神舟火箭般飞窜上天,有人发明了一个嫐字,两女的把一个老爷们夹在中间,什么叫齐人之福?什么叫只羡鸳鸯不羡仙?这一刻统统有了最恰当的解释,还有个通俗的词儿,三劈。

    这一夜徐青感觉自己像一个打井的钻头,而且还是一次性打两口井的那种,左边井水刚打出来一些,右边的井口又需要深钻了,忙忙碌碌是一夜,若不是他正阳气雄浑刚猛只怕第二天会变成一根泡足了水的面筋,软了不说还有可能变成稀糊。

    两姊妹在凌晨四点就唱起了‘丢丢铜’,软趴趴被淘尽了所有力气,江大警花还发明了一个专用来形容徐青的成语:驴子凶猛。

    第二天窗外蒙蒙亮徐青就起床去外面遛达,顺便给两个熟睡未醒的美人儿准备早餐,真正的好男人就是这样,喂饱了下嘴儿还要喂饱心爱女人的上嘴儿,一份爱心早餐很有必要,哪怕只是稀饭馒头,意思到了就好。

    早餐还是那家父子档让人难舍难忘,徐青决定就在这儿打包了,叫了一大碗加码加料的牛肉面还特意让老板煎了五个荷包蛋,他一直信奉蛋是最有营养的食物,因为它们运气好的话是会长成一条完整的生命的,蛋从营养学角度上来说比啥人参燕窝还补。

    一碗加料的面条刚吃到一半,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男声:"老板,一碗三鲜米粉,还有......"话音刚起就被一个不悦的女声打断:"老板,别给他弄三鲜,光头米粉就行,少放点油,这货再胖下去指不定那天就给人悄悄牵去屠宰场了......"

    徐青闻言脑门上冒出一溜黑线,背后这一对打情骂俏的不是胖哥刘有福和杨静是谁?他是背对门口坐着的,以至于小两口根本没看到他正脸。

    "老婆,要不加个鸡蛋行么?"刘有福眼瞅着三鲜粉被剃了光头心里一阵无奈,只能舍本求次希望能加个鸡蛋。

    杨静皱眉瞟了一眼胖哥堪比临产前夜的肚皮,果断的摇头拒绝道:"不行,今天不管你怎么求也没用,昨晚你在厕所偷吃玉米肠的事情还没算账呢!"

    刘有福那个苦啊!这段时间倒了霉,喝凉白开都长肉,小媳妇儿见到势头不对马上下了一道节食令,所有肉食全拜拜,只能学和尚吃吃斋,连续折腾了有大半个月了,弄得他晚上和媳妇那啥时险些把那两胸器看成了鲜肉大包,一口咬下去杨静痛得喊起了口号,抗日一个月!

    "老婆,你这段时间也幸苦了,要不加个鸡蛋你吃一大半,我就咬一小口成么?"刘有福以及不成又生一计,定要为鸡蛋抗争到底。

    杨静眉头一挑,正儿八经的说道:"不行,怎么蘑菇也没用,就光头粉,你不吃咱们就回去,我下面条给你吃。"

    刘有福一听这个脸都绿了,赶紧摆手加摇头道:"别,你那面条油盐酱醋都不放,小强吃了想自杀,我还是吃光头粉得了!"

    哈哈哈......周围的食客一听这话都乐了,有一个噗哧一笑居然有根面条从鼻孔里冒了出来,就连徐青也忍不住笑了。

    杨静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伸手一把揪住了胖哥耳朵呈四十五度往上提,气鼓鼓的说道:"干脆你也别老猫在家里,去找青子照顾点跑腿的活计做着,赚钱多少没所谓主要是减肥退膘......"

    被拎住耳朵的刘有福故意啊啊怪叫,好像达到了某种高那个潮,所有吃早餐的人同时喷了,正在下米粉的老板手一滑漏勺儿直接滑进了滚水锅里。

    杨静好像很吃这套,脸一红马上松开了手,刘有福揉着发红的耳朵嘿嘿笑道:"人家青子现在大忙人,我这做大哥的就别去麻烦咯!"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徐青手中的筷子蓦然一停,他想起回来时曾答应让胖哥去天鸿珠宝行管销售的,怎么就把这茬给忘了,脸皮子一阵发烧,不该啊!他慢慢回过头来,冲胖哥两口子尴尬的笑了笑道:"胖哥,嫂子,来这边坐!"

    小两口怎么也想不到徐青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怪异起来,刚才还说起让刘有福去帮人跑腿,这真是太巧了。

    刘有福脸上的肥肉抖动两下,拉着杨静笑呵呵的走过来坐下:"好小子,跑来这里怀旧是吧,也不打个电话给哥!"

    徐青笑道:"太早了,这不是怕影响你休息么,改明儿我让人安排你去珠宝行做点掉肉的活计,别到时后肚皮耷到腿肚子上,干啥都不方便。"

    刘有福脑瓜子转得忒快,从徐青的话中很快联想到了一件不方便的事儿,瞪圆了眼故作不悦道:"你小子这是在拐着弯儿埋汰哥呢!肚皮耷腿子上,耷你一脸!"

    徐青冲老板吆喝道:"老板,把你那小碟子每样端两个过来,再拿两瓶啤酒。"

    杨静撇了撇嘴,却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徐青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就放任刘胖子开一回荤吧!

    一顿丰盛的早餐吃得刘有福大呼过瘾,徐青顺便打了个电话给嫂子,落实一下胖哥工作的问题,没想到现在天鸿珠宝公司刚巧差一个业务经理,胖哥工作之余还有充足的时间写他的小说,另外连杨静也谋了个总经理助理的职务,以后小两口都成了天鸿珠宝公司的员工,薪金很丰厚,早餐完毕皆大欢喜。

    徐青打了两个早餐包回到小楼,姐妹俩还没起床,那慵懒的模样让人回想起昨晚的疯狂,心头不禁一阵火热,伸手在两姐妹软腻成熟的身体上游弋起来。

    祝晓玲突觉一只作怪的大手在胸前蓓蕾上轻轻撩拨,下意识的侧身嘤咛了一声睁开了双眸,只见小男人正微笑着一只手在自己胸前忙忙碌碌,这货另一只手掌却在轻轻拍打江思雨翘臀。

    "起床了,早餐都凉了......"徐青笑眯眯的唤了一声,冷不防被一支突伸过来的莲藕臂勾住了脖子,人很配合的往前一扑,早操开始,第一节叫那啥伸长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