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六百五十九章羊角竖蜻蜓
    被一群女营业员眼光盯得有些发怵的徐青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脚下滑步直接冲到了转左第二排货架,伸手胡乱抓了两把验孕棒跑到了收银台,这东西不贵,十块钱一根,他这两把抓下去刚好抓了五十根,买回去做烤串都够了。

    把东西放进衣兜出了药店门见到两个手拿罚单的交警站在车头,一男一女搭配得相当不累,女警很麻利的把一张罚单夹在了雨刮器上,那男警则用手指弯敲了敲车窗,示意里面的塔娜开门,手里还拿这个对讲机语速极快的讲着什么。

    徐青见状连忙走了过去,面无表情的伸手从雨刮器上取下那张罚单,折叠了一下揣进口袋,朝车内一脸紧张的塔娜招了招手,出来时没带车钥匙。

    塔娜赶紧打开车门,可就在徐青上车准备把车开走时那个男交警上前一把攀住了车门,沉声道:"请出示驾驶证。"

    徐青习惯性的掏了掏口袋,突然记起证件已经交给了任兵,糟糕!这交警肯定是发现车子有什么不妥才拦住他要证件的,说不准这车本身就是贼赃......

    其实他想得没错,这台的士不仅是贼赃那么简单,还是一台凶车,原主人的尸体昨天被发现丢在一座废弃垃圾站里,没想到今天就有人开着赃车在满大街遛达,还堂而皇之的停在马路旁。

    刚才交警开罚单时就已经发现了不对劲,一个假装开罚单另一个开始联系公安,现在警车马上就到,这两名交警的任务就是尽可能拖住车子等待增援。

    徐青发动了车子,淡淡的望了交警一眼道:"驾驶证没有,马上放开车门。"说着把左手伸进衣兜里,那交警瞟了一眼他的衣兜,攀在车门上的手掌突然好像被蛇咬了似的立刻放开,因为他见到对方的衣兜表面撑起了一处很明显的凸起。

    枪,歹徒兜里肯定是手枪!交警几乎可以确定对方是个穷凶极恶的歹徒,身上还带着枪,现在连普通公安不到大行动都不配枪跑了,他一个小交警跟着掺合屁啊!眼瞅着车子呼哨一声离开,还大模大样的在十字路口闯了个红灯,真不知道他要是知道‘歹徒’兜里是一把验孕棒后又会做何感想?

    徐青把车开到附近一家超市停车场停下,跟塔娜一起拦了台摩托车直奔牧马人家,那台的士肯定是不能要了,丢掉反落得轻松。

    两人之间好像有了某种默契,到了地儿很自然的各走各路,徐青只叫她有了结果马上通知,千万别什么事都自己扛着。

    江城的摩托拖车大把多,两人分开后徐青招了台摩托车到了家门口,渡厄掌法才学了一招,还有两掌一定要尽可能快的学会,得知了塔娜有可能怀上了孩子的事情后,他感觉肩头的责任更重了,牵挂的东西太多,心里感觉沉甸甸的难放松,要是她真有了孩子怎么办,生下来么?

    二十岁之前的男人害怕当爹,四十岁之前的男人渴望当爹,六十岁之前的男人把孩子当爹,男人一生都在演绎着各种角色,但他们最有成就感的还是当爹。

    说实话徐青并没有做好当爹的准备,但有的责任是无论如何不能推卸的,如果塔娜真有了他会尊重对方的选择,不过在此之前杨帆的事情必须要做个了结。

    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进房间关门练习渡厄掌法后两掌,空寂无圣和渡厄重生,不知道这温柔两掌到底有什么妙用呢?每天把一掌融会贯通,两天后就可以把渡厄掌法学全,到时候跟杨帆一战肯定揍得他满嘴找牙!

    第二掌空寂无圣从字面上理解是一句禅机,天下众生皆自空寂,一切尽是虚妄,一切皆为空假,圣或者指的古来圣贤,也可能是指的传说中的圣境武者,我非我圣非圣,一切也成了虚幻。

    练第二掌讲求的是一个空字,这让徐青着实有些费解了,把翻译出来的梵文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总结出来是就更让人莫名其妙了,内劲是空,掌法是空,人为虚幻,这一掌真不知道怎么个拍法,没有对手,无形无招,全他妹的是个空气......

    现在那件木棉袈裟还披在吴老头身上,只有看到上面的图样或许才能有所感悟,达摩啊达摩,这一掌空寂无圣到底是虾米个豆腐呢?他甚至想直接跳过第二掌去练第三掌渡厄重生,可让人无语的是第三掌上有一行标注,循序渐进方可练成,有佛缘者掌法即可,无佛缘者终生不达。

    意思很明确,这套掌法不能打乱次序来练,就好像是一套该死的因果,练不成那个二第三想都别想,道理就这么简单,却让小徐同学感觉胯裆里的二也一阵隐痛,这或许就是真正的蛋痛了。

    有佛缘者只要三天,要是没佛缘就得练一辈子,还有四个让人倒牙不已的大字,终生不达,那不就是一辈子没戏!徐青越想越糊涂,索性懒得去损伤脑细胞,和衣往大床上一倒,就这样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临睡前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是说要空吗?那就脑膜炎啥都不想,先睡一觉再说。

    人睡了,但脑海里的思绪念头却没有停止,依然在反反复复回想着那掌空寂无圣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徐青在睡梦中依稀能看到一个威猛的老和尚正冲他微笑,嘴唇一张一合好像丢到岸上的大马哈鱼,随便他念去,睡了也就应了那个字眼:空。

    "地水火风四大皆空,同心识,身中四大,各自有名,皆无我者......掌为空,足为空,人皆为空......"禅音袅袅在脑海中盘绕不休,久久荡散归于空寂,这一刻徐青好像触碰到了一点灵光,然而想要睁眼,眼皮子却仿佛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

    掌为空?足为空?人皆为空?以足代掌?徐青心头一跳好像捕捉到了一点异样的东西,被子一掀弹身而起,双手撑住地面,头下脚上来了个倒立竖蜻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