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六百五十章羊刀可骟人
    早晨的太阳有些阴,好像出不来似的,等吃过了早餐外面就下起了小雨,说实话徐青并不讨厌下雨,甚至还喜欢雨天,或许雨水能冲走些阴霾晦气,心情也会变得好上许多。更重要的是像他这种备受关注的人物顶个雨伞能遮住不少另类的关注,人要是出了名就意味着出门要多几分顾虑。

    当两台悍马一起停在江大停车场时,很多学生都打着伞远远驻足,因为半个月前传说中的赌神同学就是坐这种车来上学的,虽说只是昙花一现就消失了大半个月,但很多人都记得霎那芬芳的滋味,而且那香味还带传递的。

    六名保镖加上伴读一名,这阵容的确够强大,黑西装保镖撑起六把黑雨伞把徐青紧紧护在中间,就连何尚也沾光不用打伞了,跟着老大混就是爽,比傻乎乎呆在武魂基地里强多了。

    大学生们毕竟不同于校门外的狂热粉丝,大多还有那么点小羞怯,就算是见到传闻中的赌神出现也很理智的保持着一定距离,就像爱莲者说里面那句经典台词儿,吾独爱莲,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等他们产生冲动一次的想法时,传说中的哥已经在保镖们的簇拥下进了教室。

    今天是个可以载入江大史册的日子,第一节课迟到的人数达到了历史最高,据不完全统计过了四位数,并不是莘莘学子们没到学校,是因为大家都挤在了人力班教室外的走廊上,以至于来上课的老师也跟着迟到了,原因很简单,被人堵住了呗!

    徐青没有迟到,他走进教室后惊喜的发现沈墨居然来上学了,这小子还坐在老位置,脸上带着一抹感激的笑意。

    "哥们,抽根烟。"沈墨见到徐青后第一反应就是从口袋里摸出一盒高档烟拆开,发了一根过来,从满是皱褶的烟盒子上不难看出,这盒烟在他口袋里待的时间肯定不短。

    徐青笑了笑接过香烟叼上,低声问道:"家里的事情都解决了?"对于沈墨老爹的事情他除了让薛国强打了个电话之外还真没帮上什么忙的。

    沈墨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烟:"解决了,纪委那帮人把我老爸放了,我老爸说的,这年月清者自清管屁用,还不如薛书记一个电话。"

    徐青现在有点明白了,敢情薛国强一个电话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市委书记有时候还真管用。他还不知道官场里最喜欢胡猜乱测,薛国强一个电话自然能让很多人捕风捉影,于是纪委的主任马上让人一番彻查,确定了沈墨老爸并没有中饱私囊后很快就把人放了。

    有时候官场上身居高位的要员们一个暗示或者一个电话,都能让不少人揣摩上好几天,其实到最后揣摩出来的意思并不一定就是对的,但仍有人乐此不疲。

    "嗯!没事了就好。"徐青随口应付着,眼神儿却不时会瞟向同样在注视他的塔娜,两人以眼传情,暗送秋波。

    沈墨很快瞧清楚了其中的猫腻,识趣的闭上了嘴巴,也从口袋里掏了根烟出来点上,反正老师还没进来,先过过瘾再说。

    半天的课程很快结束,现在徐青已经不敢去学校食堂吃饭了,上个课都被堵了半天走廊,这要是去吃饭还不得被人围观么?他脑海中闪出一幅画面,自己端着个碗傻乎乎的坐在食堂中央,不停有妹纸过来送猪蹄鸡腿,一会工夫碗里满了,桌子上满了,身旁的妹纸们还在兴高采烈的堆着,直到把他淹没在猪蹄鸡腿的海洋中......

    "我不吃猪蹄鸡腿......"徐青失神的喊了一声,不料左边的衣袖被人轻拉了一下,耳畔传来塔娜关切的声音:"不吃猪蹄鸡腿,我带你去牧马人家吃烤羊腿。"

    徐青转头尴尬一笑道:"行吧,那就去吃羊腿。"说完他很自然的伸手握住了塔娜柔荑,两人一起走出了教室,身后竟传来一阵低低的抽泣,转头一瞧,有两个戴黑边眼镜女同学正在悄悄抹眼泪。

    名花有主跟名草被拔同样有人心碎,像这样一株堪比千年灵芝的校草突然一下被人拔了,赚点眼泪水儿挺正常。

    徐青牵着塔娜的小手走出了教室,六名保镖加一个何尚在前面开道,簇拥着两人到停车场取了车子,五分钟后到了牧马人家门口,悍马车背后还跟了一溜的电动车,清一水的学姐学妹,护草之情让人无福消受。

    塔娜对这里再熟悉不过,拖着徐青的手直接走了进去,还没走两步就听到一声断喝:"徐青,你这喜新厌旧的瘪犊子给老子站住!"

    徐青扭头一看,只见满脸怒容的郭常胜老爷子正站在身后一张方桌旁瞪眼望着自己,老爷子手里还拎着条羊腿弯点啊点的,如果这玩意要是王八盒子恐怕一梭子早就照他脸上喷了。

    郭老身边还坐着古教授跟郭怀刚,更让人无语的是居然还有一脸幽怨的江思雨,徐青心里暗暗叫苦,我的天,这帮子今天咋都聚到一块了,早知道哥宁愿去外面喝稀的也不来吃什么烤羊腿了,得,现在被羊腿指着鼻子骂了......

    塔娜见徐青一脸讪讪的模样很知趣的放开了手掌,心里却有些失落,低下头盯着衣襟上的白毛边,小模样着实楚楚可怜。

    徐青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两步,尽可能离那条油腻腻的羊腿弯远些,低声说道:"老爷子,我不是喜新厌旧......"

    哼!这一声冷哼是男女混合音,江思雨跟郭老爷子配合得相当默契,都牵上手一起进馆子了,还不是喜新厌旧?难不成是玩拖手游戏么?

    徐青感觉自己就像拿着毛笔画锅底,那是越描越黑了,只能压低了声音说道:"老爷子,小雪现在很安全,要不咱们找个人少的地儿再聊成么?"

    哼!郭常胜冷哼了一声,转头对郭怀刚说道:"去换个包厢,老子今天倒要听这小子怎么个忽悠法,对了,顺便把那切羊腿子的刀捎上,那玩意骟人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