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六百四十八章渡厄掌法
    三人一起返回别墅,何尚半道上就抽空把车上的定位系统啥的一股脑拆了,这台的士就丢在了车库里,要是想低调这车说不准还能派上用场。

    徐青领着两人直接上了二楼,吩咐曾嫂给何尚安排了一间卧室,这家伙以后就是伴读了,还是留在身边做跟班妥当。

    进了卧室,徐青取出了那件从地底得来的袈裟摊在床上,指了指上面的字迹道:"吴老,今天请您来就是为了翻译袈裟上的古梵文,您先看着,我去泡两杯好茶。"说着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吴老第一眼看到这件袈裟就感觉是有些年头的老物件,他正儿八经的掏出老花镜放大镜搬了条椅子坐在床边细看起来,这一看之下整个人顿时呆了,手里的放大镜啪嗒一声落在了袈裟上。

    "烈火可熔金,难熔方寸心,袈裟木棉做,至诚不可夺......"吴老用手掌轻抚着袈裟表面,嘴里竟喃喃念唱起来,他居然情不自禁的唱起了木棉袈裟主题曲。

    徐青出去吩咐曾嫂泡了两杯茶过来,顺便帮吴老收拾了一间卧室,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人家大老远的跑来总是要安排住宿的,可当他回到房间时却见到了一幕让人瞠目结舌的画面。

    泪流满面的吴老手捧袈裟捂在胸前,肩膀一个劲的颤抖,那模样分明是激动到了极点,最让人无语的是这老头嘴里还哼着某电影的主题曲,那叫一个跑音跑调有感情,如果现在给他录下来丢网上,甭管啥金曲榜都成了浮云。

    徐青端着茶杯走上前来,低声说道:"吴老,先喝杯茶润润喉咙,这破袈裟大把时间看。"

    "什么?破袈裟?你知道这袈裟是谁留下来的?它是真正的木棉袈裟,达摩祖师披在身上的禅宗至宝......"吴老情绪突然一下变得激动起来,瞪着泪汪汪的老眼望着徐青,就好像他犯下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一样。

    "达摩祖师?木棉袈裟?"徐青险些把手里的热茶泼到地上,这老头苦大仇深的模样还真够唬人的,不就是一件袈裟么?至于激动成这样么?

    吴老抚摸着袈裟,目光渐渐放虚,喃喃道:"两件木棉袈裟,一件留在少林,一件披身行,祖师啊祖师,世人皆眼迷,谁知菩提心......"

    徐青听得这老头一嘴的飘飘忽忽没一句实在的,心里不免有些急了,把手里的茶杯往书桌上一放道:"老爷子,我请您来是翻译袈裟上古梵文的,拜托您入正题行么?"

    吴老吸了口气,收回了放虚的眼神:"翻译梵文不难,不过老朽有个不情之请,徐少若答应今晚就能修习袈裟上的渡厄掌法。"

    "渡厄掌法!"徐青双眼一亮,光听这名头就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不知道吴老头想提什么条件呢?

    "说说看,如果不是太过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的。"他第一时间想到了报酬,这老头也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这年月按劳取酬不算过份。

    吴老摸了摸袈裟,低声道:"我想在翻译好梵文后借这件木棉袈裟披上两天,不,三天,可以么?"

    徐青眉头微皱道:"您的意思是把袈裟带回家披三天?"吴老这要求够特别的,让他很自然想起了西游记里的金蝉长老,那老秃头不也是借了唐僧的袈裟披了睡觉,最后被某熊瞎子捞了去么?这事情貌似有些不靠谱。

    吴老见徐青犹豫,连忙摇头道:"不用带回家,如果方便的话就在您别墅里住三天,让老头子感悟一下禅宗鼻祖留在袈裟上的禅机就好,我保证不会离开房间半步,如果可以的话每天给我送些素食就行,要不白米饭就可以了......"

    徐青没想到这老头提的要求居然会这么简单,如果让他在家里披袈裟,甭说是三天,就是三年也管饭。

    "行,您喜欢就披着,吃喝我会按时叫人送进房间,三天不够的话十天半个月没问题。"徐青很爽快的答应了吴老的要求,因为在他看来这根本算不得什么不情之请。

    吴老脸上露出一抹狂喜之色,忙道:"谢谢徐少,我马上就把渡厄掌法翻译好,保证原汁原味。"

    徐青笑了笑道:"纸笔抽屉里有,您慢慢翻译,我下去看会电视。"

    吴老笑道:"一小时就好,一小时后我把翻译好的东西送下去。"徐青点了点头,从双肩包里拿出以前的手机打开抽屉摸了个充电器转身离开了房间,不过他并没有下楼去看电视,而是走进了一旁的监控室。

    鲁华和甘强在家里一直是作为隐形人似的存在,不到出现状况他们俩一般是不会露面,一旦露面了那就到了拼命的时候,值得庆幸的是这家一路平安,还没出现什么要让人拼命的状况。

    监控室里两人都在,见到徐青进来都起身打了个招呼,徐青笑着晃了晃手里的玩意:"我来找个插座充电,最近家里一切还正常吧?"

    鲁华抿了抿嘴唇道:"一切还算正常,不过在您离开后第三天就开始有人装扮成各种角色来家里探底,前后来了十三次,我这里都有详细记录。"

    "哦!?"徐青双眼微眯,淡笑道:"看来还真被人惦记上了,先给我看看记录。"

    鲁华转身走到电脑旁迅速敲击了几下键盘,屏幕上出现了一排记录,用鼠标点击了最上面那排,出现了一副监控画面。

    一个速递员装扮的男子在别墅门口探头探脑了一阵,按下了门铃,画面一转,家里的曾嫂上前开门,趴在沙发上的胖墩呼一声窜起来,一个飞纵冲到了门口,抬起头望着那速递员龇牙咧嘴呜呜低咆。

    鲁华用手指点了点速递员腰间道:"这人腰上肯定别着武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一把手枪,曾嫂自然是发现不了,可聪明狗似乎闻到了枪油味儿,您看......"伸指在键盘上轻敲了两下,画面立刻静止了下来,拉出一个小框,速递员左边腰眼放大了数倍,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有一个三角形轮廓,是枪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