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六百三十二章松骨小菜
    男人的怀抱永远是女人最痴迷的港湾,男人的承诺即便是谎言也能让她心尖尖酥麻,情这玩意果然是最佳的引火之物,塔娜血液中的激情瞬间被点燃,抬头报以更热烈的激吻,唇齿相交软碰到了硬,徐青也很不争气的硬了。

    两人相拥相吻来到了床边,交叠倒了下去,塔娜刚才的些许抗日情绪如今都化作了火样的热情,情到浓时衣带宽,爱到深处人自迷,或许这一刻付诸于行动才是最直接的表达方式吧!爱是个动词......

    小竹楼内一派娇吟低喘,无边春色笔墨难收。

    就在西郊的一座二层小楼内,一群满脸煞气的男子正摩拳擦掌,为首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这厮身材异常高大,至少在一米九开外,身穿一件迷彩马甲,衣襟扣子敞开,露出一丛乌黑微卷的胸毛,他就是腾冲境内有名的地头蛇熊九。

    这厮以前在边境上当过几年兵,后来因不守纪律被部队开除了,回到地方上好逸恶劳,仗着一股子狠劲和一身不赖的拳脚功夫在地面上闯出了一些名头,手底下聚集了上百名敢拼杀的狠角色,平日里专门在翡翠市场周边打混,暗地里干些敲诈勒索收保护费什么的勾当,这两年倒也混得滋润。

    熊九是个颇有头脑的混子,平时捞了钱从不独吞,拿出一半打点关系,另一半除了他拿大头外手下的弟兄人人有份,他们最大的收入来源就是在翡翠市场内布眼子杀肥牛,那些有背景大珠宝商他们不敢动,但吃准了背景不厚的就是他们下手的对象了,做珠宝行当的有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说法,这帮混混也是一样,捞中了一票够他们快活很久了。

    昨天是熊九最恼火的日子,因为一条够吃几年的大肥牛在眼皮子底下溜了,不仅如此还伤了他好兄弟卢光,赏了俩熊猫眼不说,最可恨的是还给人开了瓢,听说伤人的是一对没啥背景小情侣,这让他这做老大的如何能忍?

    正所谓龟有龟道蛇有蛇路,熊九这几年用金钱铺开的关系网这一刻发挥了作用,他从第一台的士车牌查起,一路藤儿瓜儿摸下来,今天愣是被他追查到了那对小情侣的住处,现在正准备召集人手去把场子找回来。

    外表打着为兄弟找场子的幌子,实际是却是瞧上了小情侣手上那块高翡,当然他也打听到这对小情侣似乎很大珠宝商孟士诚有些关系,为了稳妥起见正让人去探探姓孟的口风,这一类背景雄厚的大商熊九还是不愿招惹的。

    开山刀、斧头、弯头水管、还有两支短喷子,熊九为这次的生意备足了材料,这些东西一亮保管能把那对小情侣吓得屁滚尿流,听说那小女人还是个蒙古产,模样标致奶咪子很大,如果查清楚了这对跟姓孟的没啥铁关系今天二兄弟就有福了,说不准还能尝尝蒙古骚羊的滋味儿。

    想着有可能把一个标致婆娘压在身下,熊九那骚鞭儿一阵发痒,忍不住伸出大巴掌在二兄弟上狠掏了两把,眯着眼直哼哼。

    就在这时一旁脑袋上缠着纱布的卢光接了个电话,是他们派去探口风的熟人打来的,说孟士诚根本不认识一对住在顺古镇的小情侣,这就意味着可以放开了手脚大干一场。

    熊九听到消息那个乐啊!乐得二兄弟都硬梆梆了,恨不得马上冲过去把那蒙古妞儿干个白眼翻,他一把伸手抓起两支短喷子别在后腰上,振臂一挥道:"兄弟们,跟老子帮卢光找场子去。"

    一众混混抄起家伙发出一阵乱哄哄的叫嚣,跟着熊九一起冲出了门外,好像赶鸭子下湖一般上了停在楼下的两台大卡车。

    熊九和卢光等人则坐上了那台老吉普,车子发动,一群心怀叵测的混子直奔顺古镇而去。

    这时心满意足的小情侣正躺在床上说着绵绵情话,不知不觉一场恬战过去了许久,从上午晨曦破晓到了如今日头渐沉,许多享受甜蜜的男女是最不愿擅离阵地,仿佛那张大床才是人类最初的发源地。

    "满意了吧?你就像一头牦牛。"塔娜现在浑身上下被折腾得从内到外的酥,躺在床上连小拇指都不想动一动了,任凭那精力充沛的家伙手掌在自己高峰低谷间游走。

    "别!大牦牛,唔......"塔娜嘴里发出一声无力的娇吟,这厮已经顺势将腰往斜上一挺,准确无误的把小小徐摁进了一处温热泥泞的深潭。

    良久,徐青终于在一声低吼中再次释放,塔娜身躯一阵轻颤,意识海中一片模糊,这头大牦牛太强悍了,一个女人还真承受不住他折腾,以后恐怕要帮他物色几个贤惠的王妃才行......

    塔娜本不愿意跟别的女人分享男人,但某人那方面的需求实在太强烈了,才让她生出了这种念头,其实在蒙古部族中一夫多妻制算不得什么,身为察哈拉王族唯一的继承人取几个老婆对传代添丁大有好处。

    两人休息了一阵穿戴整齐,正捡拾物品准,忽听得楼下传来一阵阵车喇叭的鸣叫声,徐青顺眼穿透门板往外一瞧,只见三台不知从哪里来的车子停在了楼下,两台大卡车上全都是手持家伙的男人,而那台旧吉普车内正坐着一个脑袋上缠满了纱布的熊猫眼,这厮不是昨天在翡翠市场外抢东西的那家伙么?身旁还坐着两名满脸横肉的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善茬。

    人虽然来了不少,但徐青心里没有半点畏惧,因为听小娇妻说他能赤手空拳轻松打死两条藏獒,这群家伙来的正好,给哥做做运动之后的松骨小菜也不错,想到这里,他伸了个大懒腰神采奕奕的向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