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六百二十七章塔娜的担忧
    女人天生就对这些发亮的闪光的玩意感兴趣,这种热爱是沁进骨子里融入基因里的东西,塔娜见过的珠宝很多,甚至可以说超过了许多国家的博物馆,但这块晶莹剔透的翡翠意义非比寻常,这是她梦中的人儿所赠的第一件礼物,值得一生珍惜。

    两人在市场门口拦了台的士上车,徐青脑海中闪现出一个地名,便随口说了出来:"司机,麻烦你去西德路井弯子饭店。"

    司机应了一声发动了车子,可还没开出五百米,吱呀一声车轮尖啸传来,从一旁的三岔路口冲出来一台老旧的军绿色吉普车,还好的士司机反应够快,要不然非一头撞上去不可。

    横在前面的吉普车门嘭一声打开,从里面跳出来三个面目不善的男人,他们一下车就直接冲到了的士车门前,其中一个剃光头的家伙伸手拉住了前车门,对司机吼道:"麻痹的,快下车。"身后的两个一把扣住了后车门的把手,还从腰间掏出把跳刀晃了晃。

    "开车,撞开前面的吉普车,快。"徐青明白遇上劫道的了,赶紧冲不知所措的司机大喝一声,那司机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发动车子直接往前冲,嘭!车头顶住横在前方的吉普车往前一推,把那台拦路车直接推开,趁势往前冲了过去。

    身后的光头反应不慢,他一个箭步抢上来抡拳直接砸在了车后的玻璃上,咣当!玻璃在一声巨响中支离破碎。

    坐在车后座上的两人着实吓了一跳,这光天化日的怎么都能遇上这种事情?腾冲的治安难道差成了这副德行吗?

    光头男显然还是个练家子,一拳轰碎玻璃整个人纵身往前一扑,居然从把上半截从破洞里直接挂上了车内,正当他想顺溜往里爬时,只见那个长相相当正点的女孩儿用那双忽闪闪的眼睛望着自己,然后做出了一个让他瞠目结舌的动作。

    塔娜把右粉拳伸到小嘴边哈了口气,一记冲拳磕在了光头男左眼眶上,咚!左眼星光闪烁,还没等他叫出声来,第二拳准确无误的捣在了右眼上,熊猫就是这样炼成的。

    "哇呀!"光头男张嘴发出一声类兽的惨嚎,整个人侧翻扑了下去,光头上鲜血横流,还有几块玻璃渣竖在脑门上。

    刚才在塔娜挥拳的当口徐青并没有闲着,他随手捡了块大玻璃拍在了光头男脑门上,这玩意可比啥板砖给力多了,拍下去就是一脑壳渣啊!就算是不做和尚也多了何止九点戒疤,都赶上少林寺主持级别了。

    司机现在也顾不得那许多了,把车子开得飞快,眨眼就把吉普车甩没了影。

    保持八十迈的速度连续过了三条大街司机才放慢了车速,转过头一脸苦涩的望了两人一眼:"你们俩到底得罪谁了?连我都一块坑了进去,唉!"

    司机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汉子,模样长得还挺周正,皮肤黝黑,一眼看上去有点像港星任大华,说话时两片薄嘴唇久不久会翘起一下,跟鸡屁股似的,绝对有性格。

    徐青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们根本不认识刚才那几个家伙,就在市场里转了一圈。"

    司机嘴唇又翘了翘道:"你们肯定是钱财露白了,要不就是在市场内开出了值大钱的翡翠,这年头都他妈为钱疯了,要钱不要命的一把......"

    两人相视一眼,都明白了事情的因果,敢情还真如司机所说的,都是那块翡翠惹的祸,价值百万的翡翠足够让人冒险疯上一把了。

    司机继续驱车前行,但从两人的表情中已经能猜出自己多半是估中了,这两小年轻肯定是在市场里走了大运了,只可怜他的车子被撞了个窝窝,还碎了块玻璃。

    徐青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声对塔娜说道:"老婆,从你包包里拿几千块给司机大哥修车吧,咱也不能白让人家出力又贴钱的。"

    塔娜听他这样一说马上从包里掏出了一叠钞票,估摸着有两千往上样子,徐青一把接过来直接从放到了副座上。

    "师傅,这点钱给你修车吧,少了点算个意思,找个好打车的地儿让我们下去就成。"别瞧他失去了部分记忆,人情世故还是做得滴水未漏,那司机瞟了一眼副座上的钞票,裂嘴儿笑了,车本身就有保险,这钱足够几天不干活了。

    "行嘞,以后千万要小心财不露白,这年头都是钱作怪,黑木耳情愿长花菜......"司机嘴里唠叨两句,把车子靠边停在了一家超市旁,这地方车流量大,打车容易。

    两人下了车,塔娜才一脸不解的低声问道:"刚才那司机说什么木耳花菜的是什么意思呢?"

    徐青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知道黑木耳是女人某处两片唇,但花菜是啥就不知道了,那司机大哥还真会玩深沉,打哪门子哑谜吗?

    "这个我还真不太明白,算了,打车吧,我抽口烟。"刚点了根烟靠着电线杆子没抽两口,就看到两个貌似贴小广告哥们拎着浆糊桶子走了过来,一个在电线杆上刷了几下浆糊,另一个拿张小广告往上吧唧一贴完事大吉。

    正巧徐青转头瞟一眼广告上的内容,上面一个红十字开头,下面白纸黑字专治疗各种七七八八见不得人说不出口的病,其中有个尖啥湿疣旁打个括弧,标注,早期症状像花菜......他恍然大悟了,原来黑木耳上长花菜是这个解,司机大哥说话果然是有深度的。

    这时塔娜已经拦了台车子,两人坐上去直接徐青记忆中的那间饭店,西德路井弯子,就是吃啥石扁头的那家,这货失忆的程度并不严重,有的东西只要一个提示或者触动就很快能恢复部分记忆。

    塔娜并不想他完全恢复记忆,早有耳闻他的心里还装着另外一个女孩儿,而且是那女孩儿各方面的硬件都不比她差,还享有先入为主的便利,如果真恢复记忆了会不会立刻离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