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六百一十八章对面不相识
    窗外的天空已经惨蒙蒙的有些光亮,房间内的徐青已经收拾好了行囊,别瞧杂七杂八的东西一大堆,实际上都是些小巧物件,并不占多少地方。

    除了三万块现金,所有的银行卡什么的全部留在家里,还写了两封短信交给了监控室里值班的鲁华,很慎重的嘱咐他在自己一个礼拜之内若是没有回来就把其中一封署名江思雨的信送去江城市公安局刑警队,另一封则晚一天交给嫂子秦冰,这也是所能想到最稳妥的法子。

    男人有时候往往会面临诸多选择,背负的东西太多,亏欠的东西就随之多了起来,试问谁又能做到面面俱到呢?人来世上走一遭,能做到半数以上的事情不违本心就好!

    说实话对上杨帆那家伙徐青心里有种很不好的感觉,三十岁的地境巅峰,的确有些妖孽了,说不准是那种娘肚子里就练劈叉的货,真弄不懂他娘怎么会生出这么个优秀怪胎来的?

    背着老旧的双肩包悄悄然下了楼梯,匍匐在门旮旯里的胖墩撒欢儿扑了上来,前爪一伸准确无误的抱住了小主人腿子,动作再轻也瞒不过狗。

    徐青笑着摸了摸爱犬的大脑袋,低声道:"别闹,过几天回来带你抓鱼去......"说来也怪,胖墩儿尾巴摇了摇,居然放开了主人的腿子调头又跑回了老地方,真怀疑这家伙能听懂人话的,被它这一闹腾原本沉闷的心情蓦然轻松了许多。

    初春的早晨风冷露凉,徐青特意戴上了一顶鸭舌帽,还缠着条土灰色围脖儿,帽檐压得很低,如果不留心的话谁也不会注意到这个衣不盖众行色匆匆的路人就是风头正劲的世界赌王。

    出了小区大门拦了台的士直奔机场,昨晚上已经查过今早九点就有一班直飞腾冲的机,现在赶过去时间很充裕,至于早餐就在机场找个地儿对付一下得了。

    到达飞机场才七点半,跑去二十四小时营业的洋基餐厅解决了一下肚子里的油水问题,消磨了一阵就到了八点半,徐青才剔着牙走进了洗手间,把门关上,从背包里掏出一张面具在脸上鼓捣起来。

    十分钟后从洗手间走出来一个背着双肩包的中年男人,这人生得高大威猛,满脸都是没刮的青胡碴子格外引人注目,没人见到过这家伙是啥时候跑进去的,不管怎样反正他现在出来了,有人甚至怀疑这家伙是个蹲了几小时坑的老便秘。

    这个满脸胡碴子的男人就是易容之后的徐青,老贼送来的三张面具揽括了老中青三代,这张就是中年的。

    不理会众多异样的眼神儿,徐青背着包直接去了值机柜,掏出证件一亮,不多时就有人来招呼他绕过安检上机,方便快捷,连机票都省了。趁着起飞还有一段时间,徐青索性戴上眼罩打起了盹。

    就在徐青乔装易容上飞机后半小时,一位身穿白色羊皮坎肩的蒙古族少女也上了飞机,她睁着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左顾右盼,视线最后定格在了那张成熟的青胡碴子脸孔上,红嘟嘟的小嘴翘了翘,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少女就是塔娜,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很难看出她羊皮袄开襟处趴着一只大黄蜂,若是有人再观察得仔细些肯定不难发现,在徐青双肩包边角上也趴着一只黄蜂,比蒙古少女胸口那只要略小一些,这两小东西到底有什么作用呢?最起码能够帮助追踪吧!

    飞机一震开始启动,腾空飞上了蓝天。同样在某酒店顶层,一家民用直升机也转动着机翼盘旋而起,两架飞机的目的地只有一处,腾冲。

    腾冲樱花谷属于高黎贡山,这里群山绵叠丛林莽莽,其间飞瀑如银川倒挂,小溪流水潺潺似情侣们窃窃私语,温泉池中雾气缭绕,氤氲不散,茂盛的植被让人唤不出名儿,各种色彩斑斓的野生菌类在枯木腐叶中生长,宛如一丛丛倒扣在地上的袖珍小伞,如果被贪嘴不识货的人们摘去煮了图一时鲜美,保不齐会稀里糊涂丢了小命。

    扮装成中年人的徐青下飞机后几经车转到了这里,还在旅游景区买了张五十块的门票,他无心去聆听瀑布的咆哮,也不想去那宛如人间仙境般的露天温泉中泡澡,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不知道那该死的杨帆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处地方作为交手的场地,难不成还想重温一下古代豪侠们在崇山峻岭中厮杀的调调么?

    徐青并没有漫无目的四处瞎找,他坐在一处露天温泉池旁静静等待,还好有先见之明带来了好几包香烟,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烟雾与温泉池上的水气揉杂到了一起。

    等待总是最难耐的东西,转眼又是两小时过去,徐青感觉自己就像个傻乎乎的应诏女郎,被人叫来脱光了就直接撂到了一旁不再理会,这也太憋屈了。

    杨帆已经先一步到了,现在惬意的躺在离徐青不到百米外的一个露天温泉池子里泡着,他半眯着眼睛漫不经心的瞟视着过往的旅客,此时他把自己当成了一位猎人,正耐心等待着猎物的出现,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等的人就在离他不足百米的天然温泉池旁抽着烟......

    天下第一老贼虽然手上的功夫不怎样,但百变易容术确实是一门让人改头换面的奇功,只要戴上了面具,那怕是天境武者也无法辨出真伪,本以为调查过徐青所有资料的杨帆这回彻底失算了,这或许就叫做对面不相识了。

    其实陆吟雪也被带来了这里,被暂时关押在了樱花谷出口旁的一座旅馆内,负责看守的是两名陆家内门武者,其中有一个还是徐青的熟人,以前在腾冲赌石交易会上赠了他一块微雕子冈玉的冷面男人。

    时间不知不觉又过去了一小时,在温泉池内被泡得皮肤发涩的杨帆终于忍不住了,他迅速穿上衣物,从口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徐青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