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六百一十六章龙风扬的无奈
    天境内丹对于玄境冲击地境的古武者来说是梦寐以求的无上圣品,但对于地境武者而言却如涓涓细流,两者之间的关系酷似量与质,地境武者本身就已经凝结成了内丹,跟天境武者的内丹一样,两者都可以视之为存储内劲的容器,只不过后者容器存储的内劲更为精纯而已。

    徐青用龙渊短剑把一颗颗天境内丹划破,将里面保存的各种内劲全数吸收入眼球,再转化成可供自己使用的内劲存入内丹,周而复始,收效却微乎其微,就算只有一点点效果也不可以放弃,因为这一战关乎生死,两个人的生死。

    远在昆明南湖山阳光别墅内的一间豪放套房内,手脚上都绑着胶带的陆吟雪直挺挺躺在一张大床上,她手脚是动不了,连嘴上都被贴上了胶布,但那双饱含怨意的眸子始终盯着一个坐在床头的男人,她的父亲陆凌风,这个血管里跟她流着同一种血的男人。

    陆凌风不敢正视女儿的眼睛,坐在床头低声细语道:"小雪,我知道你不会原谅爸爸,但为了陆家我必须这样做,为了家族的兴盛我甚至可以舍掉这条命,你懂吗?"

    陆吟雪嘴唇上的胶布颤动了几下,眸子里露出一抹嘲讽之色,刚才来了一个身材臃肿的胖女人帮她做了几个让人难堪的检查,一双冰冷的爪子在她胸脯和私地捏拿翻转,还用上了一种内窥镜模样的东西,如果对方不是女人的话她恐怕连咬舌头的心都有了。

    陆凌风现在很无奈,作为一个父亲要看着亲生女儿沦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的确是件让人痛心疾首的事情,他深知在那些实力超绝的古武者眼中世俗法度根本就是形同虚设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女人依然是千百年前的模样,那些实力强横的古武者还沿袭着男尊女卑,三妻四妾的那一套。

    对罔顾世俗法度的古武者来说,女人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消耗品,在家里没有任何地位可言,除非娶来的女人同样是拳头硬朗的武者,那就只能奉行强者为尊的丛林法则,谁的拳头够硬谁就是老大。

    "小雪,你就听爸爸一句,这次跟杨家的联姻很重要,我保证你的后半生能过上古代皇后般的生活,只要你点头同意我马上把你放了......"陆凌风还在苦口婆心的劝女儿回心转意,不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把他希望的泡沫无情击碎。

    "哼!皇后?一个连身子都保不住女人给我做妾都不配,只能做最下等的女奴!"杨帆脸色和声音一样冰冷,走到床边居高临下望着陆吟雪的眼睛,缓缓弯下腰伸手揭开了她嘴上的胶布。

    陆吟雪毫不示弱的望着眼前的帅气男人,说实话这男人的确够得上高富帅标准了,若换在认识徐青以前她或许会考虑交往一下,但现在已经心有所属,高富帅也只能靠边站。

    "麻......痹的,劝你最好是把我放了,否则我男朋友过来一定叫你好看......"陆吟雪尽量模仿徐青骂人时的口吻,可终究有欠点顺畅,骂人也是一门需要长期锻炼的文字功夫。

    杨帆冷冷一笑道:"江城高考状元、天鸿珠宝行幕后老板、华夏武魂最年轻的地境供奉、世界赌王,独闯五十一区中X基因毒素唯一的幸存者、全球华人年轻富豪榜第五、你那男朋友的确算是个天才了,只可惜他染指了本该属于我的女人,过了明天他就会从这世上彻底消失,不对,应该还会留下一层皮,蒙在我新定做的大鼓上,由你这个女奴每天敲打!"

    这家伙很显然已经查过徐青的底细,如数家珍般的把陆吟雪知道或不知道的一股脑全报了出来,就连一旁的陆凌风也禁不住微微动容,女儿找的这个男朋友还真是人中之龙,身上的每一圈光环都是那么的耀眼夺目,可惜他遇上了杨帆!

    陆吟雪并不知道杨帆是什么人物,听到他张口就一副擅定人生死的口吻不禁得一阵恶心,懒得跟他争辩索性把头偏过去不再说话。

    陆凌风突然间感觉后背一阵发凉,他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状况,自己作为筹码的女儿已经被别人捷足先登了,坏了,这事如果被内门中的门主长老们知道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完了,不但他外门管事的位子不保只怕连命都要丢掉,他现在很后悔当初会听老婆的怂恿千方百计定下了这门亲事,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一桩祸事啊!

    杨帆见陆吟雪转过脸去,心头怒火中烧,眼中寒光一闪抬起了巴掌,就在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竟然是龙风扬打来的,眉头一拧,心说,好小子,果然还是告诉姓龙的,难道还以为我会怕了姓龙的么?

    电话接通,素来以严肃著称的龙风扬居然打了两声哈哈:"哈哈!杨老弟最近可好啊!"

    杨帆冷哼一声道:"龙总参,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不必为那姓徐的小子说情,否则莫怪我翻脸。"他知道对方肯定是为那姓徐的小子求情来了,索性开门见山把后路断个干净。

    龙风扬笑道:"那小子桀骜不驯,老弟尽管放手修理,不过还希望看在大家同是为国效力的份上饶他一命,改天龙某必定登门拜谢。"

    杨帆不耐烦的说道:"姓龙的,如果你看上的女人被抢了会怎样?放他一条生路?"

    龙风扬声音突然一沉:"杨老弟,那小子对天狱君家曾有救命之恩,又何必把事情闹得太僵,据龙某所知你身边并不缺红颜知己吧?"

    杨帆冷冷一笑道:"君家又怎样?一个行将就木糟老头子只有你华夏武魂才把他当成宝,不妨告诉你,杨某半月前已经不是地境了,君老头来了正好讨教太极高招。"说完一阵恣意狂笑挂上了电话。

    华夏武魂总参部,龙风扬五指一紧,掌中的手机被直接捏爆,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手掌一摊,散碎零件簌簌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