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六百零八章老贼寄来的包裹
    玄奥神奇的舞剑图在最后一点水渍消失沁干后重归平静,江思雨手中的酒杯已经不由自主的倾斜,杯中残酒全倒在了地上,嘴里发出一声不知是惊愕还是愉悦的低吟,俏脸儿却红了起来,因为某个精力过剩的家伙不知何时转到了她身后,趁着她欣赏古画的当口把手伸进了胸襟,扣住两团丰腻用力揉搓着,再也无法调匀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起来。

    嗤啦——意乱眸迷的江思雨突觉身下一凉,这厮已经得寸进尺的把她长裤褪下,她象征性的挣扎几下却是那么的无力,转头本想呵斥这厮两声不料两瓣火热的唇紧贴而至,所有的声音都被胶着的唇儿堵了回去,剩下的只是从鼻腔里呼出的灼热气流。

    徐青双手攻城略地忙得不亦乐乎,轻车熟路的解除了彼此的武装,将身一挺两人的身躯瞬间紧密贴合在了一起,啊!江思雨张嘴发出一声压抑低沉的娇呼,身子往前一倾,手中的酒杯呯一声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她腾出双手一把扶住了书桌边沿,两人成了个标准的推车式。

    啪啪啪——强有力的撞击声如急促的鼓点般响起,让人不明白的是男人坐女人为啥会变成老汉,女人坐男人却成了观音?总之这是个复杂不能深究根底的事儿,纠缠中的男女享受的只是身心愉悦的过程。

    从地面转到了大床,从男上变成了女尊......徐青好像有着使不完的精力,把江大警花伺候得宛如在云中漫步,身与心飘不着地,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才传来一声期待已久的低吼,承受住一波波深入骨髓的激射之后,她感觉自己浑身好像被抽去了所有力气,连弯一下手指都不能了。

    徐青心满意足的跑进浴室洗了个澡,换上了一套纯棉白色休闲装,一身清爽的走进了房间,他惊奇的发现不堪鞭挞的江思雨居然光溜溜的睡着了,没办法,只能含笑上前帮她打扫战场,很细心的穿衣盖被任她好好休息。

    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老爷们有时候就得拿出一份细心和度量,她的心儿要是捂暖了最终受益的还是咱爷们。

    神清气爽的徐青把古画连同从维加斯淘来的物件一起藏进了大花瓶,正想打开电脑消磨一下时间,不料口袋里的手机嗡一声响了,拿出来一瞧是唐国斌打来的电话。

    接通电话只听得唐国斌一阵怪笑道:"好小子,在房间里嗨皮呢?把阿罗阿豹他们撂在楼下等了三个钟头,够驴子的。"

    汗!徐青这才想起叫唐大少找保镖的事情来,三个钟头,还真够驴子的,难怪人家会打电话过来埋怨。

    "嘿嘿!我在房间里练了会功,这就下去招呼他们。"徐青只能胡乱找理由搪塞,总不能坦荡荡的说在房间里研究老汉与观音之间的关系吧!

    唐国斌笑道:"练功?我看是双修吧,咱老头子说了,五号别墅送你小子养保镖了,顺便还可以金屋藏娇,钥匙阿罗带去了,家里的物件明天会全部叫人弄妥,麻痹的,有时候哥真怀疑你是老头子的私生子。"

    徐青一楞,五号别墅?那不就是旁边那套还空着的别墅吗?虽说比这套小了点,但也是价值几千万的东西,安排了保镖又送别墅,干爹这份礼让他有些受宠若惊了,看来改明儿要去登门拜谢才行。

    "哥,虚头八脑的谢字咱兄弟就免了,到时候开始鼓捣翡翠赌具了我可算了你一份,亏了赚了你都跑不掉。"

    徐青用最直接的方法表达了自己的谢意,跟唐国斌一起投资翡翠赌具,到时候有钱一起赚。

    唐国斌朗声大笑道:"行啊,只要你帮哥找点打发时间的事儿就是帮了大忙,最近耳朵都快被老头子唠叨出茧了。"

    徐青笑道:"就这样说定了,我先下去招呼一下阿罗阿豹,挂了。"把电话挂断塞进兜里,一溜烟跑下了楼,客厅沙发上坐着六条汉子,阿罗阿豹是熟人,还有四位都是清一水平头,膀大腰圆的,一看就是孔武有力的角色。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徐青笑着上前打了个招呼,阿罗起身上去把一个沉甸甸的文件袋递了过来:"徐少,这里是五号别墅的钥匙和房产证,还有两台车的钥匙。"

    徐青打开袋子把钥匙拿出来,别墅钥匙一共十套,四套感应车钥匙,他留下四套别墅钥匙,其余的全部给了阿罗:"以后你们就住在五号别墅了,我会让人弄好联系方式,出门就麻烦你们跟着,平时大家宽松点无所谓。"

    阿罗笑道:"跟着徐少咱们就是个司机加摆设,到时候兄弟们还想跟您学上几手硬功夫呢!"一旁的阿豹连连点头,徐青的功夫他们可是见识过的,这保镖本就是个轻松愉快的活计,充其量能帮着挡挡粉丝啥的。

    徐青笑道:"好说,这四位是?"四个壮汉呼一声站起,从左至右自报家门,对这些做保镖行当的人而言,他们的名字还真是个代号,全部省了姓氏用‘阿’代替,分别叫阿洛、阿阳、阿志、阿贵,合起来就是洛阳纸(志)贵,挺有古风的。

    打过招呼,徐青问起了六人的薪酬,这请人自然是要付工资的,没想到阿罗告诉他,所有人的工资都在唐氏领取,根本不用格外付钱,连他们的伙食都有专人安排,唐庆生这做干爹的想得那叫一个周到。

    寒暄了一阵,徐青跟保镖们约好了明早上学让他们跟着,现在这情况不带保镖挡驾还真不行了,非被各种丝烦得抽筋。

    保镖们刚离开,徐青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快递公司打来的,说有京城有包裹寄来,人已经到了别墅小区门口,让他带着身份证明去取。

    京城可是没亲没戚的,除了华夏武魂那些个熟人之外应该没有人知道徐青的地址,寻思着这东西十有九是他们寄来的,随口问了一下寄货人,对方的回答居然是,时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