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六百零二重礼难受
    徐青某处被小手一阵撩拨又恢复雄风,他赶紧着在电话里敷衍了几句,把手机一关随手撂下,合身扑在了江思雨身上,可怜的大床再次发出一阵阵火热撩人的咿呀颤鸣......

    夜深沉,暖春一派,浑身热汗的两人终于在一阵颤栗二度攀上巅峰,啵!饱含水份的双唇在一声开酒瓶似的脆响声中两分。江思雨伸手轻推了一把小男人胸膛,娇嗔道:"黏糊糊的都是你的东西,我去洗个澡。"

    徐青眯眼笑道:"从国外回来也没带什么礼物,只有把我最宝贵的东西全部送给你了,这好像叫啥交公粮来着对吧!"

    江思雨美眸中亮光一闪,交公粮,小坏蛋把我当他老婆了么?冷不防一只怪手顺着腿弯往上一探,准确扣住了一片泥泞不堪的湿地,惊得她浑身一颤,赶紧伸手捂住跳下了大床,嘤咛一声扭身向浴室方向走去。

    徐青皱眉搓了搓沾满湿腻的指尖,眼望着婀娜娇俏的光背脊渐行渐远,嘴角扬起一抹坏笑翻身跳下了大床,光着脚丫蹑手蹑脚的紧跟了上去。

    充满体液交融味道的房间内沉寂了短短数秒,忽听得浴室内一声女人惊叫:"你进来干什么?快出去......"另一个男声嘿嘿怪笑道:"不做什么,地主家还有余粮!"

    簌簌水声伴随着激烈的皮肉碰撞声奏起了一首撩人的交响乐,紧接着又是阵阵女人极力忍耐的低声呜吟......男儿三日粮满仓,倾尽抛给美娇娘。

    孤阴不长,独阳不生,阴阳调和永远是男女之间最热衷的活动,爱是名词,做是动词,后者可以让前者得到升华,飘上云端。

    一夜折腾,小徐同学在浪花中淘尽了余粮,江思雨换了两张床单,她现在信了,小男人在维加斯绝对纯良,否则不会化身一夜七次狼,那叫一个凶猛贪食,估计现在某处都肿了,真是命里魔星......

    洗漱过的徐青从地上拿起了双肩包,解开搭扣倒转来哗啦一下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倒在了床上,他想选一样纪念品送给江思雨,对自己的女人可不能太寒碜。

    水晶头骨太另类、莫卧儿帝国金币又太小气、五颗白象骰倒是圆润溜滑,但身为刑警队长的江思雨铁定不会喜欢,挑来选去也没找到合意的东西,成扎的美刀还有十来叠,总不能给她自己去专卖店血拼吧!

    江思雨今天没穿制服,穿上一套合身的黑色职业装,胸口还戴着朵小蔷薇花的别针,入春的天气还有些微凉,她特意围了一条小碎花的咖啡色丝巾,一头长发散放下来,瀑布般垂在脑后,颦笑间透出一股子成熟的风韵,极少化妆的她今天还化了点淡妆,往哪儿一站徐青眼珠子就定格在了胸前的那朵小花上。

    "找什么呢?一堆乱七八糟的。"江思雨皱眉望着床上那一堆零散物件,不知道小男人这是玩的哪一出,她上前随手拿起水晶头骨瞟了一眼又放在了床上,撮指捏起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花布袋子。

    "这是什么?"江思雨冲徐青晃了晃手上的袋子,入手的坠重感就知道这袋子里装了东西,或许是因为袋子太普通了才让她有了一丝好奇。

    徐青笑道:"你喜欢这里的东西随便拿,都是些从维加斯带来的小玩意。"

    江思雨摊开手掌,把袋口朝下对着掌心一倒,一点璀璨的亮光顿时吸引了她的眼球,三枚拇指肚大小的灰白珠子并不惹眼,让人眼前为之一亮的是一颗大钻石,边缘的棱角已经被打磨干净,成了个规整的圆形,布满箭头形棱角的两面光华闪闪,让人不由得感叹造物主的神奇,这颗钻石至少在五十克拉以上,纯净度绝对达到了FL标准,如果按照市场价值最低也在百万之上。

    女人对这种亮晶晶的美丽石头是最缺乏抵抗力的,即便是拿管了铐子手枪的江思雨也不例外,这一刻她就像一个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小女人,把那颗美轮美奂的大钻石捏在指间细细把玩,反而是那三枚貌似平淡无奇的天境内丹被随意撂在了床单上。

    徐青上前两步,伸手揽住了她的腰肢,还别说这警花的小腰手感相当不错,连一点赘肉都无。

    "喜欢就送给你,待会去配个白金座子可以做个不错的小挂件。"徐青刚开始并不知道怎么会有条漏网之鱼,想来是何尚那家伙特意留下的,这亮晶晶的石头哄女人还是很不错的,效果跟麻药有得一拼,因为他的手掌顺着腰肢往上推移握住了两团手感更佳的软腻,醉心于把玩钻石的女人浑然未觉。

    江思雨没有阻止那双怪手的入侵,任它们攀山越岭,小男人好像得了某种鼓励,居然把手掌从制服衣襟交叉探入,掀开里面衬衣扣儿,再掀开罩边边儿,最后如愿以偿的攀上了难以掌控的峰峦。

    "咦!我发现它好大。"徐青突然发出一声惊叹,江思雨声如梦呓般的应声道:"是很大,而且很漂亮。"

    徐青嘴角扬起一抹坏笑道:"我说错了,应该是它们好大才对。"说话间手掌加重了几分力道,女人啊!就是要提示一下。

    江思雨被撩拨得浑身一热,这才回想起小男人刚才说过的话来,原来这小坏蛋说的大并不是指那颗迷人的钻石,而是指的她的胸部,有钻石的男人往往更在乎的是女人的胸,唉!天生劣根啊!

    "别闹,昨晚折腾了一夜还不够么?"江思雨抬手拨开了胸前作怪的手掌,身子一扭挣脱了徐青怀抱。

    徐青笑了笑道:"怎么会够呢?一辈子都不够。"

    江思雨鼓着香腮故作佯怒的闪了他一眼,把手中的大钻石小心放进了小布袋,含胸扣上衬衣,开始把床上的东西装进双肩包,她并不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有的东西看一看就好了,可当她整理好了所有东西要把那个布口袋一起装进包内时却被一只突伸过来的大手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