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五百八十二章洗手间杀机
    酒菜飘香,味道纯正,一桌菜揽括了川、鲁、粤、苏、湘、闽、徽、浙、八大菜系,饭桌上属何尚刘猛两个吃得最欢,徐青则浅尝即止,无非是吃个新鲜,最主要的是他需要抽时间观察邝老爷子身边的人。

    会点穴的古武者,众多西医权威的谎言,这一切无非是想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彻底弄残邝华雄,除了他身边最亲近的人之外估计谁也没有这个本事,徐青虽说暂时还没法确定对方到底是出于何种目的,估摸着无外乎权利二字。

    同桌吃饭的还有门口遇到的混血少女和那个不苟言笑的冷面男,他的名字叫邝无情,至于为什么会取这么个蛋痛切题的名字就要问那位坐轮椅的老爷子了,这不,人家正夹着块九转大肠往嘴里送呢!

    "爸,这东西太油腻,医生说吃了对身体不好。"邝无情脸上冰砖一块,说话却透着对老爷子的关切,油腻的东西的确容易引起血脂增高,对上了年纪的人的确不好。

    邝华雄牙口不错,三下两下把一截大肠嚼碎吞下,不以为然的说道:"人生在世一场戏,年轻时搏命打拼,到老了还禁口就没意思了,能吃是福,尝过了人生百味才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

    邝无情被驳得一阵无语,老爷子说话素来就是常有理,有时候说出来的明知是歪理,但你又不得不服。

    徐青从姓名和称呼上完全可以断定两人是父子关系,由此可以推断混血少女是邝无情的女儿,那位帮老爷子推轮椅的洋徐娘则是他的老婆,让人羡慕的三世同堂。

    "爷爷,您就少吃点大肠,来,我帮您夹鲍鱼......"

    叫邝灵的混血少女帮父亲说起了话,还伸筷夹了只五头鲍鱼放进邝华雄碗里。

    邝华雄似乎对这孙女非常溺爱,夹起鲍鱼咬了一口:"你这丫头就会讨人欢心,这鲍鱼在你筷子头上转了一圈味道好像也变得美味了不少呢。"

    徐青看到的是一副很温馨的画面,并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和谐,站在轮椅后的美妇人脸上始终挂着微笑,与冷面男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反差,估计这对夫妻不管是表情还是在床上都是可以互补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徐青突然感觉小腹一阵憋胀,便偏头对邝无情低声问道:"请问洗手间在哪?"

    "我叫人带你过去。"邝无情起身冲门外招了招手,走过来一位白衣仆从,低声吩咐了几句,那人点头走到了徐青跟前,很有礼貌的说道:"先生,请跟我来。"

    徐青站起身来,跟着那仆从出了门,一领一随绕到了别墅正南面的洗手间,那仆从很规矩的垂手站在了门口,示意他进去,邝家仆从虽多,但也没周到至为客人脱裤扶鸟的程度,尿还是得自己撒的。

    推门进去,徐青微微一愣,这大别墅连洗手间都建得相当大气,那便池跟澡盆似的,靠墙竖挂了三个,管他三七二十一,先走过去把水费交了。

    徐青走过去拉下裤链,掏出二来酣畅淋漓的一阵放水,就在他完成最后那一哆嗦,门突然开了,一名矮个子华人仆从走了进来,低着头走到了另一个便池旁站定,这货穿的是没拉链的裤子,只见他把手往后腰上一摸却不见裤头松下。

    放完水的徐青对别人的家伙长短粗细,转身就朝洗手池子走,刚走了两步忽听得身后啵嗤一响,一股劲风毫无征兆射向后脑风府穴,大惊之下本能的把头往左一偏,嗖!一缕凌厉的劲风擦着面颊掠过。

    徐青脚下一个滑步,顺势转过身来,只见一条白影飞扑而至,拳脚相加宛如暴风骤雨般轰了过来,拳未至劲已到,脚未临风扑面,这个冒充仆从的家伙很显然是个古武者,从他刚才劲风打穴的手法上看,这厮多半就是把邝华雄弄瘫的罪魁祸首。

    "好家伙,跟哥玩阴的,今天不抽得你满地找牙哥就不姓徐。"徐青心里暗骂,手上却没闲着,双掌一翻七式正阳掌滚滚拍出,上厕所被人偷袭,叔可忍婶不能忍啊!

    矮个子手上很是硬朗,一身灵巧的拳脚功夫使得炉火纯青,如果换做普通人来十个八个连近身都难,可惜今天遇上了徐青,七式正阳掌全都是以力破巧的刚猛路子,纯粹的硬碰硬,一掌下去罡风猎猎劲气排空,再灵巧的功夫也成了浮云。

    矮个子手底下虽说有几把刷子,但论内劲远比不上徐青,被迫对了两掌差点没把他胳膊震折了。这厮不过是个玄境巅峰,原以为对付一个只会赌钱的家伙轻松愉快,没想到结结实实踢上了一块铁板,而且还是块堵在门口的铁板。

    进退两难的矮个子心里苦不堪言,他现在开始后悔没摸清楚对方的底细就贸然动手,结果被狠狠摆了一道,现在只能咬着牙苦苦支撑,落败只是时间问题,偏偏这洗手间隔音效果强悍无比,任凭里面打翻了天外面愣是没有察觉到半点,除非有人打破了大门才会惊动。

    "好家伙,试试哥这招金乌拜岳!"打得兴起的徐青沉喝一声,双掌一合好似佛教信徒朝拜般高举,对着面色如土的矮个子迎头虚劈下去,掌沿落处连空气都一阵水波般荡漾,两只手掌这一刻仿佛连成了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火红而灼热。

    矮个子躲闪不过,只能一咬牙全力拍出两掌,希望能挡住这记霸道刚猛的劈空掌力,谁知四掌交击才发现大错特错,他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一点气劲好像以卵投石般一触即溃,一股磅礴的气劲结结实实轰在了他胸口,瞬间将他整个人往后抛飞出去。

    砰!一声巨响传出,矮个子武者后背重重撞在竖挂墙上的便盆内,直接撞了个粉碎,反弹的力道又把他身躯往前一推,啪嗒一声扑到在地上,脸好像被破碎的瓷片划伤了,鲜血顺着侧脸泊泊涌出,转眼工夫就在头脸外围涂了一片,身子抽搐了几下便寂然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