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五百七十二章工字梅花开一朵
    暗红色短皮猎装裹不住一对鼓大的玉瓜,两道弯弯眉斜飞入鬓,除了嘴巴稍大点之外绝对可算得上一位顶级熟女,最让麦克拉瑞心动的不是容貌和瓜瓜枣枣,而是细腰肢下那个硕大圆实的大屁股,他还真就好这口,一见这屁股就挪不开眼了,休憩了不到两小时的胯下老鸟颇有抬头望天之势。

    像这种城边赌场很难遇到这种合口味的极品,不过麦克拉瑞是个自制力很强的老兽,他并没有表现出猴急样儿,相反一脸淡定的问道:"我为什么要请你喝酒呢?"

    火美人扭动了一下腰肢,故意用臀侧磨蹭了一下将军胯裆,咯咯笑道:"很简单,因为你有钱,一杯酒加上两个小小的筹码,我保证会让您享受到比赌钱更刺激的东西。"

    很直接的挑逗,火美人毫不避讳的说出了自己的意图,筹码是钱,酒这东西后面就跟着男人的需要,如果是个正常的聪明男人都懂的。

    麦克拉瑞信手从兜里捏出三个一百面值的筹码摊在手心,似笑非笑的望着搭讪的火美人,慢悠悠的说道:"我需要看看你的身份证明,然后可以叫两杯威士忌上楼慢慢喝。"

    颇为意动的老将军即便是打野食都多了一份慎重,要身份证明?如果是寻常的搭讪女郎肯定会啐他一脸,但这位火美人却从挂在后腰上的小包里掏出一张驾照用指尖夹着递了过来,还挑眉说道:"慷慨的先生,请加一百筹码。"说完还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臀线。

    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加一百筹码,八月十五任君享用,许多老美就好这口菊的。

    麦克拉瑞看了一眼驾驶执照,这东西就是最好的身份证明,莫妮卡路莎,今年才二十二岁,加州人,刚巧跟他女儿年龄一模一样,同年同月同日生,这老货心头莫名一阵亢奋,干一个跟他女儿一般大的女人那滋味真是妙透了。

    "四百筹码好像贵了点,不过你值这个价钱,可以先陪我赌几把吗?"麦克拉瑞把四枚筹码放进莫妮卡手心,还借机在她屁股上捞了一把,思忖着今天将是个美妙的周末。

    莫妮卡接过筹码直接塞进了胸前的沟壑,四个筹码进去居然没有半点边角露出来,足可见还是相当有深度的,她表面上笑逐颜开,心里却对这个老色胚恨到了极点,暗骂道,爱大屁股的老混蛋,等进了房间老娘会让你爽到极点......

    驾驶执照是假的,劳拉从徐青房间里出来后马上就开始用尽一切方法收集五十一区高官们的资料,没想到无意中发现了一条大鲨鱼,他手下一个叫沙里虎的异能者最喜欢在沙漠中抓蜥蜴吃,有一个周末正巧到了那个窝棚,亲眼看到了麦克拉瑞乔装的那一幕,而他的能力就是可以把身体埋进沙子里而且皮肤会变成沙粒的颜色,即便是人从他身上走过也很难发现。

    沙里虎最大的爱好就是吃沙漠里美味的蜥蜴,还必须要活的,就是他给劳拉提供了这条有利的线索。异能者联盟的能量远不止如此,通过拼凑来的信息还得知了麦克拉瑞的一个癖好,喜欢大屁股女人,聪明的劳拉当机立断,马上布下了一个很给力的诱饵,适逢周末正好下手捕捉这条大鲨鱼。

    对于原子女王而言这是一场豪赌,她冒着有可能与政府军方的彻底决裂危险赌了一把,但愿那位神奇的赌王先生不会让她失望。

    汉密尔赌场二楼的一个房间内,劳拉小心翼翼的蛰伏在床底下,此时她就像一个静等猎物上钩的猎手,耐心的等待着。

    麦克拉瑞今天的赌运奇佳,居然连续买中了三把大小,赢来的筹码比付出的嫖资还要多了十倍,的确是件让人高兴的事儿,身旁这位跟他女儿一样大的搭讪女郎等于白干了,而且还有一笔不错的进账,想想就让人兴奋得血脉坑张。

    拉斯维加斯最出名的是赌,可以说到处都在赌,不管是城市边缘的小赌场还是市中心灯红酒绿极尽奢华的大赌场均一般无二。

    世界赌王大赛最后的决战临近尾声,徐青连续十一次轻松猜中了所有点数,透视之眼本就是世界第一的博彩异能,它们的神奇注定了主人完胜的结局。

    骰盅在荷官手中翻腾飞舞,五颗白象骰在里面发出细微的碰撞声,光凭耳力想捕捉它们的动向难上加难,不过徐青正漫不经心的抽着香烟,仰起头嘟嘴吐出一连串大小不等的烟圈儿,他发现了一件极有趣的事情,含一口烟嘟圆了嘴唇,用弯曲的食指轻敲腮帮子,一串串烟圈就能徐徐升空,着实妙极了。

    另外五名赌王可不如小徐同学这般轻松了,因为这一把他们都选择押上了所有筹码,这也是唯一反败为胜的希望,骰盅还在飞转,每多转几圈他们心中就忐忑了几分,猜中的机率也随之减了几分......

    哒哒——摇骰子的荷官反手侧身,突然把骰盅从背后抛出,另一位荷官手臂一伸任那圆柱体骰盅在自己手臂上滚过,随后借着未消的惯性一把扣住往下一压,啪嗒!骰盅稳稳扣在桌面上。

    关键时候玩了这么一手空中接力,五名洗耳聆听的赌王顿时傻了眼,这压根就没有半点规律可循了,完全只能靠蒙的,但蒙中的希望何其渺茫!

    徐青微微一笑,听到荷官高唱一声:"请各位按下点数,五颗骰子随意排列,计时一分钟,开始!"

    一分钟很短,但对于心里没底的赌王们而言却相当漫长,因为在这短短的一分钟时间内他们可以流很多汗,足够浸湿底裤了!

    好家伙,跟哥玩这手!徐青很淡然一笑,伸指在面前的计数器上按下了一个数字,五!就按了一个数字,便毫不犹豫的把手指缩了回来,因为已经够了!

    嘀!最后一秒在一声电子轻鸣中过去,荷官伸手轻轻解开了骰盅盖,五颗骰子叠成了一竖条,最上面那颗骰子的点数像一朵工字梅花,五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