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五百六十六章水漫皮夹沟
    床很软,床垫下的弹簧相当给力,以至于皇普兰呈自由式落在床上时身子还被反弹起来两次,然而她在被抛下的前一秒已经被制住了穴位,只能咬牙含泪忍受被男人丢上大床的感觉。

    徐青真怒了,这一刻什么理智风度全成了被抛弃的王八蛋,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好好修理这个出言不逊的婆娘,制住她手脚的穴位留下一张嘴还能动。

    "你说我是流氓对吧?没教养对吧?那今天老子就让你尝尝没教养的滋味!"徐青恶狠狠的扑上前跪在床上,双手开始解腰间的皮带。

    皇普兰见他解皮带的动作猛的意识到这家伙要对自己做什么,脑海中嗡然一响,彻底慌乱了。

    "你......要......做什么,流氓......"最后两个字声音小得像蚊子唱歌,这位辣手狂花感觉后背一阵发凉,本能的想夹紧双腿,怎奈连动一动四肢都成了一种奢望。

    "干什么?嘿嘿!你不是说我流氓吗?待会你尽管大声叫,这房间隔音效果绝对一流......"徐青解下皮带,冷笑着把手伸到了皇普兰腰际顺着间隙一把抄住她后背就是一翻。

    "你干什么?"皇普兰惊叫一声,但身子已经被翻了过来,成了个趴式,她内心有种崩溃的冲动,虽说她才来了大姨妈两天,但因为体质有些特殊,走亲戚的比普通女人去得要快,今天下午姨妈就带着小面包走了,如果现在,她不敢想,脑子里一团浆糊......

    突然,皇普兰感觉下半截一凉,外面的裤子已经被人扯掉,她里面只穿了蕾丝边的小裤裤,想必暴露在了某人的目光之下了,她仿佛能感觉到股肉上有一条毛毛虫爬过,浑身上下一阵抽搐,竟连骂人都忘了,两行屈辱的泪水簌簌落在了面前的床单上。

    啪!

    一阵火辣辣的痛从股肉上传递到了脑神经,皇普兰蓦然发出一声痛呼,想转头却不能移动身体,根本看不到后面发生的事情,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她被抽了,而且是用皮带抽的。

    啪!

    徐青抡起手中的皮带结结实实打在那块翘高的股肉上,顿时现出一道两指宽的红色淤痕,现在他心中没有任何邪念,满脑子只有一句话,这婆娘该抽!

    皇普兰被连抽了两皮带,痛归痛,但心中却暗暗松了口气,原来这家伙不是要对我那样,啪!又是一皮带抽下,一种痛中带着酥麻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她全身最敏感的神经。

    徐青连抽了十来皮带,瞧着她两瓣股肉上纵横交错的全是皮带痕,都快赶上两块打了花刀的梅菜扣肉了,心中的火气也消了大半,这婆娘倒也硬气,愣是一声没吭。

    "说,以后你还骂不骂了?"徐青用皮带在皇普兰翘臀上轻轻一拍,余怒未消的喝问了一声。

    皇普兰心里那个恨啊!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抽,还是被个男人用皮带抽屁股,最让人难堪的是抽着抽着她身体某处竟然起了很强烈的反应,痛并快乐着的滋味儿是让难忘的,她第一次很意外的达到了巅峰,一口银牙差点没全部咬崩掉,值得庆幸的是她是趴着的。

    "流氓,有本事你今天就打死我......"啪!"哎呀!"皇普兰说到半截的狠话被一记重重皮带击打在肉上的脆响淹没,随后变成了一声痛呼,这一下抽得怪狠的,直接留下了一道醒目的淤紫。

    "好!嘴硬是吧,今天我还真不信治不了你这尖嘴的婆娘。"徐青心中的怒火化作了一种灼热的征服欲,不由分说抡起皮带又抽了两下。

    啪啪!这下皇普兰感到痛了,很清晰的痛,刚开始抽的十来下对她在武魂基地强化槽中强化过的身体并没有造成太多伤害,相反的还让她感觉到了很强烈的快感,但后来这三下就给力了,除了痛就还是痛。

    "痛!别打了,我回去一定报告总参......"啪!一记清脆的皮打皮儿把皇普兰毫无诚意的告饶直接压了下去。

    "哼!龙风扬那混账东西能把哥怎样?老子会怕了他?有本事尽管告去,不过先得把你屁股抽成山丹丹花。"徐青霸道的冷哼一声,胳膊抡起又是两皮带抽落,他发现这婆娘还挺经打的,下手不重她还真没反应。

    "呜!别打了,我不骂了总行了吧,你有教养,你全家都有教养,一户口本的教养......"皇普兰被彻底打乱了,嘴里开始胡乱呜咽着求饶。并不是她挨不住皮肉之苦,在这个无赖加流氓面前没必要挨啊!大家都是华夏武魂的成员,还都是一个队的。

    被敌人枪毙了皇普兰绝不会皱一皱眉头,但被徐青打了屁股她越想越憋得慌,胡乱求了几句竟呜呜哭了起来。

    听到对方一哭徐青心头的怒火顿时像被液氮淋过似的灭了个干静,他故意恶狠狠的说道:"竖着耳朵听仔细了,以后哥再听到你满嘴喷粪一定把这两瓣屁股蛋抽成山丹丹花。"说完把热乎乎的皮带往腰间一系,伸手准备把皇普兰翻上一面。

    "你干什么!别动!"皇普兰就像只受惊的花母鸡,一嗓子把徐青惊得耳膜发麻,不悦道:"穷吼什么,翻过来帮你解穴。"

    皇普兰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恨声道:"先帮我把裤子穿上。"

    徐青应了一声,居然鬼使神差的拿起了那条长裤,在他潜意识中这裤子是谁脱的谁负责穿回去也没错,折腾了好一阵,总算把裤子套上了原主人下半截。

    皇普兰现在不能翻过身来的,否则她铁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跟徐青拼命,原因很简单,打屁股的时候她某部分水漫皮夹沟,趴着后面看不到,要是翻过来就出大糗了,只怕连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