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四百九十七章老苗子找上门
    就在徐青浮想联翩的时候杨静从侧间内走了出来,到了桌边把手上的金蛊虫轻轻放在了桌面上,那虫儿似乎不舍得离开主人的手掌,仰头振翅作势欲飞。

    杨静伸出食指点在虫儿甲壳上,指肚儿滑摸了两下,嘴里好像哄猫猫狗狗似的低语了几句晦涩的苗语,原本躁动不安的蛊虫立刻静了下来,乖乖趴在桌上寂然不动,任凭他人观赏。

    桌上除杨静之外的三双眼睛都定定的打量着桌上的蛊虫,不过谁也没看出什么特别之处,唯一知道的就是这小东西有毒,徐青知道得稍多一些,这虫儿也够辛苦的,随时要接受胖哥大吨位的重压。

    江思雨突然一偏头望着杨静道:"被这小东西咬一口会怎样?"出于一个优秀刑警的职业本能,她第一时间想的是了解这东西的杀伤力。

    杨静摇了摇头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金旺很温驯,从来没咬过人,不过以前村子里有头水牛被它咬过一口,结果......"

    话说到一半,杨静欲言又止,她似乎不愿意提及蛊虫的杀伤力,这小东西陪了她十多年,可比什么宠物猫狗通人性多了。

    "结果怎样?水牛死了?"江思雨有些不依不饶,问话直截了当,徐青察觉到杨静面色似乎有些为难,悄悄伸手在江大警花翘臀上捏了一把,嗯,弹性还真不错。

    "唔,你干什么?"江思雨被捏中了羞处,转头闪了这货一眼,不料看到小坏蛋正一脸享受的怪笑着,大窘之下脸唰一下红了。

    杨静没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小暧昧,咬着唇犹豫了两秒,低声道:"那头水牛第二天就死了,村里人把牛剖开一看,皮肉都没事,内脏全烂成了稀糊......"

    咝!三人齐抽了一口凉气,别小瞧了这只不起眼的小虫儿,那可是能让一头大水牛肠穿肚烂的毒物,要是人被咬上一口还有命么?

    徐青突然间想到一件事情,淡笑道:"我在姓朱的身上也发现了这样一只蛊虫,应该是被烧死了。"

    杨静一听这话神情顿时一苦,低语道:"不可能的,朱自强身上的蛊虫肯定还活着,用鲜血喂养了十年以上的蛊虫都有了灵性,如果死了养蛊人肯定会口鼻流血呕吐不止,但他除了被烧伤之外并没有其他事情,那只墨金蚕肯定还活着。"

    徐青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待会我就去从姓朱的身上找到那只蛊虫,抓出来捏死就好,什么阴阳合情蛊死了一只就不灵了。"

    唐国斌摇了摇杯中酒,仰脖子一饮而尽,把酒杯一放道:"管他什么虫儿飞,老苗子想抢咱兄弟老婆连门都没有。"

    徐青笑着应和道:"对了,等吃完饭我就去把虫儿灭了,那姓朱的我有办法让他一辈子也不敢来骚扰胖哥两口子。"

    江思雨眉头一皱道:"姓朱的不过是拿着婚书来找人,也没什么大过错,都被你整成那样了还是留点余地的好。"

    徐青用筷子夹了一片熟牛肉伸到金蚕蛊嘴边,老气横秋的说道:"姓朱的不是啥好鸟,仗着养了几只蛊虫嚣张得很,让他吃点亏以后会做人,再说我也没准备把他怎么着,用点手段让他知难而退就好了。"

    唐国斌从桌上拿起一瓶开过的八二年拉菲,拔开木塞给两位女士各倒了一杯,然后自己倒了一杯,盖上瓶放在桌角。

    徐青翻了个白眼道:"哥,我怎么没份?"

    唐国斌笑眯眯的一弯腰,从脚下变魔术般的拎出来一瓶红星白勺二窝头顿在桌上,邪笑道:"你小子就该喝这个,怎样,哥关心你吧?"

    徐青拿过酒瓶扭开盖子,对嘴吹了一口,一股烈火般的液体顺着喉管流入胃囊,感觉这一线都像被热水烫过一样,老爷们还是喝二窝头够劲道。

    不过就在他揭开酒瓶的那一瞬间,桌上的金蚕蛊好像闻到了味儿,抬头扇翅一副急欲逃走模样。

    "哈哈!这小东西还是怕烈酒,待会我弄几瓶二窝头全浇在姓朱的脑袋上那虫儿肯定藏不住。"

    徐青乐得哈哈大笑,刚才制住朱自强的时候其实他就用透视之眼在对方身上扫了一遍,可惜并没有发现那只藏在皮带里的蛊虫,现在金蚕蛊的反应让小徐同学找到了灵感,以前太过于依赖透视之眼反而忽略了其他方法,其实条条大路都是通罗马滴。

    杨静笑着把金蚕蛊收进口袋道:"用酒逼出蛊虫的法子肯定能行,不过养了十来年的墨金蚕弄死了怪可惜的。"

    同样身为养蛊人的杨静自然知道豢养一只十来年蛊虫的艰辛,不过为了她和胖哥的幸福,其他人的感受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要阴阳合情蛊死掉一只,那婚书就成了一张废纸。

    徐青又灌了两大口入喉,把酒瓶往桌上重重一顿,仗着三分酒劲豪气的说道:"嫂子你放心,有我在甭管来多少蛇虫鼠蚁的都给他娘的一股脑儿收拾了。"

    唐国斌怪笑道:"你小子没醉吧?胖子不在你表哪门子决心,虚伪!下次用老酒喷虫子不算哥一份看我不大耳刮子抽你!"

    杨静感动得眼圈儿都红了,刘有福这辈子能交上这俩损友真值了,待会等胖子醒来听了这事儿肯定也要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就在这时,包厢门被人敲得山响,唐国斌坐的位置离门最近,一脸郁闷的起身开门,嘴里还不耐烦的吼道:"谁啊!存心想让老子消化不良是吧?"

    打开门见到的是那个络腮胡保安,这货一脸老汗,气喘吁吁的说道:"唐......少,外公......咳咳!"一口气没换上来直接让唐大少升了两辈儿,成了外公!

    唐国斌哭笑不得,一瞪眼吼道:"邱胡子,你他妈把舌头撸直了再跟老子说话。"

    络腮胡保安猛吸了一口大气,一脸急切的说道:"唐少,外面公用停车场来了个买狗皮膏药的老苗子,口口声声说让咱们把抓的猪送出去,那家伙会放蛇咬人,都咬伤五个保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