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四百八十九章暴风雨酝酿
    周瞎子用鱼线制住了两个公安,本想等邝秋霜离开就放人,不料方宝那货被勒住脖子吓得魂不附体,竟双膝一软跪下来开始大声求饶,连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十八岁媳妇都搬了出来,江思雨打心眼里不愿意掺合这事,在母亲安全离开后马上退进病房关上了门。

    就是方宝这一求饶让赶来的徐青误会了,心忖道,好你个周瞎子,在江大警花门口打公安?这不是等于在和尚面前揍秃驴么?哥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欺负吧!

    徐青越想越气,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家伙,顺手从果篮里抓了个胖嘟嘟的红富士一抡胳膊运劲向周瞎子砸了过去。

    嗖!足有半斤重的红富士苹果携着一股灼热的劲风轰向周瞎子胸前,迅速快如出膛的炮弹,十余米的距离转瞬即至,周瞎子双目已盲但耳力却异常敏锐,忽听得破空锐啸声乍起很快就做出了反应,把手中的鱼竿往上一抬用尖端迎上发来的物件。

    嘭!咔嚓!

    苹果狠狠轰在了鱼竿上,因为双方用力过猛直接变作一蓬四散飞溅的果泥,白白浪费了一个上好的水果。

    不过周瞎子硬接了这个苹果炸弹实则并不轻松,鱼竿前半截被直接折断,虎口一阵剧痛,居然被强悍的冲击力道撕破了一道血口子,连两条胳膊也一阵酸麻,放眼整个江城拥有这般强大武力的只有一个人。

    鱼竿前半截折断,两个被制住的公安立马恢复了自由,他们赶紧扯掉脖子手腕上的鱼线,连滚带爬的冲到了徐青跟前,这两位都知道,只有眼前这位徐少能制得住对面的瞎眼老头,现在哪怕就是有人用鞭子抽他们俩都不会离开徐青身边。

    徐青一个箭步冲到周瞎子跟前,用透视之眼在病房门上一扫,只见江思雨正独坐在床头抹眼泪,地上尽是一团团纸巾。因为刑警队长这层身份她不能干预抓捕行动,但在确定周瞎子控制住了病房外形势后她本能的选择了避开。

    母亲走了,说不想念绝对是假的,江思雨现在甚至在后悔没和老妈一起离开,至少能多谈上几句话吧!

    亲眼见到江思雨无恙,门外的徐青松了一口气,看来周瞎子并没为难她,两个公安揍了也没啥大不了的。

    周瞎子随手撂下半截断竿,苦笑道:"徐少见面就赏一份厚礼,老瞎子受之有愧了。"

    徐青讪笑着挠了挠头道:"误会,前辈在我女朋友门口揍人我这不是一心急就......嘿嘿!别介啊!您喜欢就继续。"说着向一旁的虎子吐了吐舌头,走到病房前敲了敲门,吱呀!门居然是虚掩的,一敲之下就敞开了,他赶紧闪身进去用脚后跟把门带上。

    外面爱怎么折腾由他去,先帮江大警花抹干净眼泪水儿再说。

    周瞎子苦涩一笑道:"虎子,咱们走吧!"别看他在两位公安面前威风八面,碰上了愣头青也只能认倒霉,江城地面上周瞎子唯一忌惮的就是这小子,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虎子很乖巧的应了一声,上前搀扶住周瞎子胳膊,一老一少快步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徐青拎着果篮笑眯眯的走到病床前,望了一眼床铺上放着的大号塑料袋,正巧见到袋口溜出来半个特大号黑蕾丝边罩儿,神情微微一滞,好大个咪罩啊!可惜那天是被反推的,这罩儿包容的部分压根没福气上手。

    江思雨刚见这货拎着大果篮过来心里好一阵感动,不料才过了五秒脸刷的一下红了,小坏蛋俩眼珠子正直勾勾盯着塑料袋口掉出来的半个罩儿出神呢!

    "好看吗?"一个低低柔柔的声音传入徐青耳中,他下意识的点头答道:"唔,好看......"突然到不对,视线一转正迎上了一双水汪汪的眸子,赶紧摇头。

    江思雨小嘴一嘟,娇声道:"怎么?不好看?"

    江大警花平时不苟言笑,这一发嗲女人味喷薄而出,尤其是那双波光盈盈的眸子简直勾得人魂儿飘了荡了,徐青一时间被撩拨得心尖尖发痒,喉头一阵发干。

    更要命的是今天江思雨换上了一身紧身公安制服,腰间小黑皮带儿扎着,胸襟前两颗纽扣不知何时被扒拉开了,微敞的衣襟内露出一大片斜坡,还是纯肉色的。

    原本自制力就不怎么样的徐青彻底乱了,他脑海中像放着幻灯片似的想起了那次反推,想起了在电梯里那场热吻,条件反射似的一伸手抓住了江思雨小手,感觉到那小手一阵温热,跟陆吟雪相比少了几分软滑,却多了几分邦邦质感。

    江思雨在母亲离开后心中的失落寂寞已经到了她所能承受的极限,没想到徐青在这当口拎着个让人无比暖心的果篮走了进来,所有负面情绪在这一瞬间都发生了质变,这一刻她感动了,沉寂闭塞的心扉在颤抖着完全打开。

    如果把少女比成一座坚固的要塞,那么第一个攻陷要塞的勇士将会在墙头竖起自己的旗帜,即便有一天换旗了,那个竖旗的窟窿眼里总会留下一点难以磨灭的印记,直到要塞崩塌的那一天为止。

    江思雨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开始燃烧,身子情不自禁的斜靠在了徐青肩头,然而这小坏蛋也不是什么善男,手臂一弯顺势将她搂在了怀里,五指尖尖拨开制服衣襟探了进去。

    "唔!"江思雨忽觉得胸前一紧,一只充满热力的手掌从罩边探入稳稳扣住了她胸前的一团,该死的小坏蛋还用食中指间缝夹住了一颗蓓蕾轻轻搓动,异样的酥麻感觉如电流般从蓓蕾向身体每一寸神经传递。

    男女之间的火种一旦燃烧便成了燎原之势,两人在病床上忘情的拥吻着,抚摸着对方的身体,直到徐青低头像婴儿般用嘴噙住一个蓓蕾时江思雨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凄婉的呻吟,随后感觉下半截微微一凉,但相比起浑身灼人的热度而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暴风雨在激情中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