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四百五十章破门而入
    徐青拒绝了薛国强派人协助的好意,驱车直接来到了那间倒闭工厂门口,这里以前是一家边销茶叶厂,生产一种老茶叶压成的砖茶,后来因厂长贪污等原因被弄倒闭了,厂里的地皮还没进行拍卖,就暂时闲置了,不过厂子里的几间仓库有人租了,想来那两个家伙应该是进了仓库。

    把车子停在路边,徐青取了两支手枪往腰上一别,甩开大步向茶叶厂大门行去,这枪还是陆贾山庄里顺来的,待会拿来唬那怪叔叔效果因该不错。

    厂子倒闭了但门卫还是有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租出去的几间仓库每月能收点租金,用来贴补门卫的工资只多不少。

    厂子大门紧闭,想入内唯有经过门卫室那张虚掩的小门,徐青走进门卫室立刻就引起了老大爷的注意。

    "小伙子,你是来做什么的?"门卫老大爷警觉性还是相当高的,就凭这点徐青断定两个带走沈丽的家伙要进入厂门应该难避过他的耳目。

    徐青一脸严肃的走上前两步,从口袋里掏出证件一亮,还没等门卫大爷看清楚证件上的字迹就把证件一收掀开了衣摆,这下门卫看清楚了,那是一支手枪。

    "我是来查案子的,希望您能配合。"证件和枪都亮了,徐青自然是要借用一下公职的身份,出于礼貌他用上了尊称。

    门卫大爷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犹豫了五秒才低声说道:"我什么都没做,就是个看大门的。"

    这话听在徐青耳内就有些异样的味道了,他故意把脸一沉道:"你没做不会冤枉你,但必须老实把你知道的全说出来。"

    老大爷脸上的皱纹抽搐了两下,终于老实说出了一桩让徐青更加意外的事情来。

    自从厂子倒闭后就有一个据说是从印尼来的药材商人租下了两间大仓库,另外还租用了原来厂子里的一部分设备。

    这仓库每隔十天半个月就会从外面送来一批草药,都是用小车装着的,运进仓库后就立刻拉下卷闸门,没人知道里面到底在做些什么。偏偏这个门卫大爷以前家里是做中医的,他无意中捡到了一些落下来的草药,居然是麻黄草,这东西可是提炼麻黄素的材料。

    经过长时间的观察,门卫大爷发现那个所谓的印尼药材商租下来的仓库里是在提炼麻黄素,说穿了就是制造去氧麻黄素,俗称冰毒。

    乖乖,这可是件了不得的大事,门卫大爷本来是想着举报的,但这两间仓库里管事的又很会做人,时不时会给几条好烟,逢年过节还会送上一个红包给老大爷,别看这小恩小惠的,最容易打动人心。

    一个红包就能顶得上大爷半个月工资了,上哪儿找这种好事去?于是门卫大爷就装起了糊涂,但说心里不怕绝对是假的,今天徐青把证件和枪一亮他就很自然想到了这件事情上面,竹筒倒豆子交待了个干净。

    徐青听完门卫大爷的交待心头苦笑连连,怎么找人就蹦出个印尼药材商,还他妹的是个玩‘溜冰’的,敢情哥成了犯罪克星了,江城这帮公安母安的都回去抱孩子得了,当然是男的回去抱孩子,女的生孩子加奶......

    "我问你,十五分钟前是不是有两个男的带着个小女孩进去了?"

    印尼药商溜冰的事儿暂时放在一边,先打听清楚沈丽的去向再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做事情总要有始有终,救出了沈丽之后一个电话让薛国强派人端了这个制毒窝点就行,犯不着没事找事折腾。

    门卫大爷记性不错,略一思忖,答道:"是有这么回事,有个男的就是帮印尼药商守仓库的,叫张新华,就住在仓库里面,还有个男的是他哥们,叫刘滚,常来这里溜达,有时候半晚了还会带女人进仓库里睡。"

    徐青这下算是明白了,想省麻烦还真不行,要救出沈丽就非得进去仓库,看来他就是属叫驴的,劳碌命啊!

    "仓库里现在有几个人?"如果里面人不多,徐青决定冲进去得了,毕竟不是每个地方都能像陆贾山庄长枪短炮的一大堆,同时对付十来个就当活动筋骨了。

    "估摸着应该有五个,还得加上刚才那俩。"门卫大爷很认真的估算了一下人数,因为仓库里面没厕所,要方便的都得来外面的那间,正对门卫室窗户就能看见。

    这老头一天闲得无聊就数人家上厕所的次数,刚才这数字已经很精确了,不带小数点的。

    徐青很严肃的警告了大爷几句,意思就是让他不要通风报信之类的,然后拎着手枪直接向仓库走去,五个人不多,索性光棍些闯进去又何妨?

    仓库卷闸门紧闭,但门左侧还有那么一扇小门,徐青走到近前先透过闸门扫描了一下仓库内的情况,只见里面用木板竖排分隔成了六个小间,中央留出了一条可供人行走的过道,前面两间堆放着许多鼓囊囊的麻包袋,装的全是草,麻黄草。

    居中的两间稍大一些,里面是两张工作台,还有三个穿蓝布工作服的人在有条不紊的忙碌着,瓶瓶罐罐摆了一桌子,对这些徐青没有兴趣,在最后的两个隔间里他看到了沈丽和那两个男人。

    沈丽很安静的躺在一张小席梦思床上,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弄昏了,她身边的小桌子上还搁着一块湿漉漉的口罩。

    两个男人正坐在另一个隔间内,好像在聊着什么,其中一个满脸青胡碴子的家伙开始掏出手机鼓捣了几下。

    徐青把两支手枪用单手拿住,掏出手机摁下了一个号码,这回电话接通了,他见到青胡碴子掌中的手机忽闪忽闪的,不用说这号码就是这货的。

    男子望着手机上显示的号码,犹豫了一下才摁下接听键放到了耳边,不料刚放上去还没来得及叫上一声,对方已经挂断了,他嘴唇大弧度抽动了两下,好像是在骂娘,卷闸门外的徐青笑了,把手机放进口袋提正了双枪,飞起一脚踹在那扇小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