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四百四十五章无奈被反推
    反锁了房门徐青仍觉得有些不稳当,这薄薄一扇木门肯定是挡不住两个身强力壮还磕了药的老爷们,他索性花了点力气把客厅里能搬动的家什一股脑儿堆在了门口,光是俩大柜子和沙发茶几都有成吨重,估摸着里面两位要推开也得用上老鼻子气力。

    做完了这一切徐青还特意把电视机音量调到了最大,这才满心忐忑的返回了江思雨所在的房间。

    关上房门走到大床边,徐青神情倏然大变,他的确被江思雨现在模样吓了一跳,她此时双目尽赤,浑身上下好像打摆子似的剧烈颤抖,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簌簌滚落,白眼珠子不停往上翻,仿佛下一刻就会香消玉殒似的。

    形势危急,再也容不得丝毫顾虑,徐青伸手扯断了系在她手脚上的绳子,就在撕掉她嘴上胶布的那一瞬间,江大警花仿佛突然恢复了力气,手脚并用猛的箍住了小徐同学脖颈腰肢,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两片火热的唇已经主动贴了上来。

    该死的蛇春露,害人不浅啊!徐青感觉现在的江思雨就像个饿了几天突然见到了两块肥肉的饥民,都把他两块嘴皮子啃破了,牙齿碰牙齿咔咔直响。

    扑通!

    徐青终于被江大警花拖到了穿上,衣服上的扣子几乎是被生生扯掉的,不过江思雨在用本能和蛮力扯他外裤时却遇上了难题,皮带扣太难解了,无计可施之下她居然直接拉开裤子中门上的拉链伸手掏了进去......

    这一掏就算小徐同学定力再好也忍不住翘了,更绝的是在徐老二被释放出来的那一瞬间饥饿到了极致的江大警花居然埋头下去,含着徐二不肯松口了,卖狗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啊!

    喝了什么老苗子制造的蛇春露三小时之内不ML就会爆血管,其实在徐青再次进入房间时已经有了舍身饲虎的觉悟,不管怎样都不能让江思雨死得不明不白的,至于害她的那家伙现在也得到了惩罚。

    江思雨在某人的帮助下终于除掉了所有阻碍物,她一把将某人推倒,沉腰坐了下去,啊!她只发出了一声痛苦中夹杂着愉悦的叫声,就开始近乎疯狂的摇摆提坐起来,一对让男人为之惊叹的E杯胸器摇曳生姿。

    被充满的畅快感侵袭的江思雨灵魂已经完全飘出了身体,仿佛快要溺毙的人在呼吸着最后一口空气,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感觉一股股断续有力的热流冲入身体最深处,她才痉挛颤动了几下仆软下去,体表的毛孔中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那汗居然是淡红色的。

    徐青感觉自己像一头刚被磨子推完的驴,还要很憋屈的打扫战场,给女人穿衣服是件技术性很强的活计,尤其是罩上的双排扣儿,要把它们归位还真不容易,折腾了足足一刻钟才帮不负责任睡着的江思雨穿戴整齐了,可怜自个一身衣服成了披马甲,连一粒扣子都找不到了。

    房间里的空气中充斥一股微腥的味道,徐青望着染血的床单愣了愣神,苦笑着把这些东西一股脑收了,丢进了卫生间的大浴缸里。

    摸出根香烟点着,刚抽了两口,袋子里的手机一阵颤抖,掏出来一看是任兵打来的电话,接通后里面传来一阵朗笑。

    "哈哈!你小子有福了,上头经研究决定让你代表查库莫本将军参加世界赌王大赛,并全力以赴赢得这次比赛。"

    徐青对什么世界赌王大赛半点都不上心,不过提到赌字他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他现在还被人堵在小红楼的房间里呢!

    "马上通知江城警方,陆贾山庄南面小红楼二层有十来个持枪人员,叫他们马上派人过来,我就在八号房间。"

    说完立刻挂上了电话,拿着手枪走进了客厅,外面的混混还一个个傻乎乎的等着,有几个还竖着耳朵聆听房间里的动静,当然不管他们耳朵听力多好,都只能听到电视机里拖长声唱京剧。

    砰砰——那间关着俩男人的房内响起一阵阵沉闷的响声,如果不是电视机声音过大恐怕外面的家伙早听到了,徐青运动透视之眼穿墙循声一扫,愕然发现魏天麟和柳威这两个家伙正在房内研究菊花台。

    一脸煞白的魏天麟撅着屁股趴在床上,面红耳赤柳威就蹲在他身后猛顶,那条长鞭在菊花台中进出,让人瞧着一阵恶心。

    蛇春露肯定不是假药,这效果比那些什么我爱一支柴什么的强了百倍,以后可得防着一手,这种男女通用的药物实在太厉害了。

    任兵的办事效率极高,等了不到十分钟就听到一阵阵警笛长鸣由远而近,外面的持枪混混们开始发慌了,有两个边敲门边沉声提醒的家伙。

    "老大,条子来了,咋办......"

    房间里的徐青暗觉得一阵好笑,这帮货色的老大正在魏少菊花园中流连忘返呢!

    小红楼外来了五十名荷枪实弹的公安,另外还有上百名配合行动的武警,把整栋楼围了个固若金汤,可是这样做法就显得有些保守了,起码对徐青而言不但没有半点帮助,反而还帮了倒忙。

    "里面的人听着,我是江城公安局长杜锋,现在命令你们马上放下武器出来投降......"小红楼外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喊话声,杜锋的声音在扬声器的放大下很清晰的传入了楼上每一个人耳中。

    这一吆喝八号房间门口的混混们彻底乱了,拳头把房间门擂得山响,他们都希望在里面享受的老大能拿个主意,这群家伙十之八九都是有过案底的狠角色,这要是被抓住了不吃铁花生也要把牢底坐穿的,情急之下有几个按耐不住开始抬脚踢门。

    徐青心中暗骂,杜锋你这蠢王八犊子,哥这回被你坑惨了,有种冲上来抓人啊!在外面穷吼个什么劲儿......

    埋怨阻止不了门外急红了眼的混混,徐青拎着枪一个纵身跳进了房间,用最快的速度抱起昏睡不醒的江思雨冲向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