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四百四十三章拿你开刀
    已经不是初哥的徐青见到江大警花面红裤湿的模样心头一阵狂悸,奶奶的,难怪那些鳖犊子说江大警花被下了药,看来这药的份量还下得不轻,得赶快想办法把人救出来才行,否则以后祝姐回来哥们就好瞧了......

    外面客厅里两条等肉吃的鬣狗龇牙等着,想救人还真是件伤脑筋的事情,徐青现在有些后悔没把何尚手里那箱东西带来了,如果有那箱玩意在事情就好办多了。

    现在徐青身上武器就只有两把手枪,贸然冲上二楼肯定是行不通的,他心乱如麻,在包厢里转了两个圈,竟然鬼使神差的走进了卫生间。

    男人在心急或紧张的时候常会感觉憋得慌,当然憋尿也是其中一种,徐青走进了卫生间都索性搬出徐二来浇了一泡热的,然而就在抬头提裤一哆嗦的当口,他双眼蓦然一亮,好家伙,哥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急才了。

    卫生间墙上有个装了排气扇的窗口,卸掉上面排气扇那就是个可容一人进出的大窟窿,如果上下两层的排气窗设计对称的话凭他的本事从排气窗潜入房间并不难,而且二楼的卫生间直通卧室。

    现在形势刻不容缓,徐青伸手扣住排气扇用蛮力猛的一拉,咔嚓!居然很轻松的把那玩意卸了下来,虽说排气窗口上积了一层滑不留丢的粘液为了救人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双手扣住窗口边边,引体向上很轻巧的钻了出去。

    好在外墙是红砖的,抠几条墙缝很简单,徐青五指运劲扣墙砖不比普通人捏豆腐差多少,反正这座山庄藏污纳垢,毁坏它一堵墙算不得什么。

    徐青就像一条游墙的大壁虎,抠着砖头很快游到了二楼卫生间的排气窗旁,单掌扣住排气扇直接往里一推,整个人顺着排气窗哧溜一下进了二楼。

    徐青猫腰钻进房间,眼睛却一直没离开靠近客厅的那扇门,他必须留意客厅里那两个家伙的举动。

    江思雨也见到了潜入房中的徐青,拼命甩动着脑袋,嘴里开始呜呜低咽,一抹诱人的粉红已经从颈部蔓延下去,双眼中水雾朦胧。

    徐青正想上前帮她解开绳索,不料沙发上的刀疤脸掐死烟头站起了身来,为了能听清楚外面那俩家伙说些什么徐青一闪身贴在了房门旁,把耳朵凑到门缝处耐心聆听。

    刀疤脸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怪笑道:"魏少,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进去帮江大队长上一课,完事了你再来。"

    叫魏少男子皱了皱眉道:"柳哥,你可想清楚了,里面那位可是你大嫂的女儿,万一要是秋霜姐知道了咱们可得吃不了兜着。"

    刀疤脸双颊一抽,暗红色的刀疤一阵扭曲,反复那条大蜈蚣活过来了一般:"怕个鸟,咱大哥三顿政府饭估计要吃死的那天,老子要不是稀罕邝秋霜手里那点大洋早把她干了,什么大嫂,破鞋烂袜。"

    魏少阴阴一笑道:"你可想清楚了,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秋霜姐手里可是掌握着柳家所有的暗钱,她背后还有那老瞎子撑着,惹毛了老瞎子后果很严重。"

    一提到老瞎子姓柳的刀疤脸左颊上的蜈蚣又是一阵扭动,沉吟了一下恶狠狠的说道:"现在姓江的婆娘喝了蛇春露,没男人干一样是个死,老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完事了把她光板子照拍下来,不怕她飞天上去。"

    魏少道:"要是秋霜姐追问起来怎么办?"

    刀疤脸狞笑着开了风衣上的几颗扣子,寒声道:"怎么办?凉拌,难道还要老子管她叫丈母娘?怕你可以不干。"

    魏少把烟头一弹道:"你都不怕了,老子怕个毛,不过这第一水让给兄弟如何?"这货也不是什么善男,剥了伪装骨子里也是一牲口。

    刀疤脸不悦道:"扯,以前的魏天麟老子屁都不放就让,现在有个二水给你就不错了。"

    魏天麟?贴在门口的徐青面色一凛,这个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名字突然弹了出来,心头暗骂道,好小子,你居然藏在这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了。

    这魏天麟是何许人物?以前派人撞断了韩雪双腿,后来在市局门口故技重施想用车撞死徐青的家伙,没想到今天遇上了,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刀疤脸是柳成功同父异母的兄弟,姓柳名威,化名孙威,很少知道他和柳家的关系,陆贾山庄就是以前柳家以他的名义购置的,一切手续合法,外人根本查不到什么破绽,直到柳家倒台后这颗暗藏的棋子才真正派上了用场。

    陆贾山庄是柳家布下的一颗暗棋,为的是万一有一天柳家出了状况可以依托这处最后的产业作为活动营救的据点,这里开设的偏门生意除了赚钱之外主要是为了腐蚀那些高官为柳家所用,别看柳威这货长得爹不疼娘不爱的,对于经营山庄却很有一套,不过柳家倒台后这厮却没有尽心营救亲人,而是起了趁机自立的心思。

    魏天麟现在寄人篱下,当初的飞扬跋扈也收敛了九成,被柳威驳了面子不怒反笑道:"那威哥你先进去爽,我在外面看会电视。"说完很识趣的拿起沙发上遥控器按下,对面墙上的壁挂式电视咿咿呀呀唱了起来,还是京剧。

    柳威嘿嘿一笑,伸手拍拍魏天麟肩膀道:"咱们是兄弟,待会老子爽完了后门给你留着,老子知道你好这口。"以前魏天麟得势时跟他可是拜把子兄弟,两人臭味相投,柳威也不想为这事把人得罪死了。

    魏天麟阴阴一笑,推了柳威一把道:"滚,完事了出来叫我。"

    柳威脱下风衣随手丢在沙发上,腰间挎着一支银白色大口径左轮,M500,这玩意是有着手炮之称的暴力之枪,装弹五发,动能比沙鹰还要高上一倍,据说一枪能打死一头非洲象,也不知道这厮从哪里弄来的。

    见到那个长得像熊瞎子似的家伙狞笑着朝房门走来,徐青嘴角扬起一抹冷冽的弯弧,心说,来得好,哥就拿你这色胚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