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四百零四章嫂子没戴罩
    入海口码头内的船舶就像一条条沉寂在暗夜中的大鱼,船头偶尔闪动的几点灯光忽明忽暗,宛如鱼头惺忪眨动的双目。

    呜——一阵警笛长鸣划破了夜空中的宁静,三台警车呼啸而至,后面还跟着一台路虎和一台的士,港通号货轮静静停在港口。

    江思雨带来了七名干警,做做样子控制一下局面足够了,不过徐青也答应了她一个小条件,除了张晓强让肖赛花带回去之外,其余的三名‘把头’交给江城市刑警队处理,这三个家伙都是手上血债累累的角色,随便翻出点老底来都是大案要案。

    上船非常顺利,没有遇到任何阻拦,船长和大副知道众人的来意之后完全是一副积极配合的态度,还主动领着大家来到了张晓强寄运的六号集装箱前。

    六号集装箱是小二十尺的,容积二十四立方,用来装钞票是绝对够了,徐青掏出了那把钥匙,为了稳妥起见他先用透视之眼隔着箱板往内扫描了一遍。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是吓了一跳,集装箱内装着那一亿美金不假,同时也装着至少二十公斤烈性炸药,集装箱里的货物除了钞票之外就是些大瓶大盅之类的瓷器,炸药就塞在瓶内,还用了个特殊装置连在了内门锁上。

    只要有人试图通过大门进入集装箱,一开门绝对会成飞人,或许干脆成了人渣,人肉渣渣!

    徐青拿着钥匙在集装箱门口沉吟了一阵,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何尚的电话,淡淡的问道:"何尚,别墅里有手套吧?"

    何尚明显没跟上他思维的节奏,瓮声答道:"手套肯定是有的,你要我马上去找。"

    徐青冷声道:"我不用,找到手套了自个戴上,狠狠扇张晓强耳刮子,总之别给他留一颗牙。"

    何尚呆了两秒,笑道:"放心,要是剩半截牙根子你就敲了我一嘴牙!"

    徐青挂上电话,作出了一个让所有人费解的举动,他一扬手,把那片钥匙流星般甩了出去,有没有落进水里不知道,但终归是看不见了。

    "青子,你为啥把钥匙撂了?难不成还想从箱子背后挖个窟窿把钱掏出来?"唐国斌大惑不解,他有话可不会像江思雨那样藏着掖着,一张嘴直挺挺往外出溜。

    徐青笑着从腰间拔出龙渊剑眨了眨眼道:"还别说真给你猜对了,我就准备在箱子背后挖个窟窿。"要想把钱拿出来又不触碰门锁,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另一面开窗,唐国斌的话和他心中的想法不谋而合。

    徐青绕了半个圈儿走到集装箱腚子后,挥剑如风三下五除二开出了一个人多高的门洞,猫腰钻了进去,不一会工夫就拖出来两个大号黑加仑袋子,往返一趟又拖出了两个,一亿美金还真是又沉又鼓。

    "行了,里面的东西明天还是找拆弹专家解决,要不把整个集装箱吊起来扔海里也行。"徐青肩膀上扛了两个大包,手里拎着一对,还不忘善意的提醒了江思雨一句,然后跟唐国斌一起把袋子装进了路虎车厢,驱车扬长而去。

    江思雨叫人取来手电筒透过集装箱尾的门洞往里面一照,不禁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有几个大瓷瓶被人剖开一半,里面全是一捆捆柱状炸药,而引爆装置就牵连在集装箱门锁上,如果刚才徐青贸然开锁,再往后那么一拉,后果不堪设想......

    寒风送晚,车行疾速,唐国斌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终于忍不住开声发问了:"青子,你咋知道集装箱里有炸药的?"

    徐青抽了口烟道:"如果我说是蒙的你会信么?"他暂时还不准备把透视之眼的事情抖落出来,一开始就隐瞒下来了的东西最好还是保持原状。

    唐国斌笑道:"哥不信是蒙的,你小子肯定在想,张晓强这种老滑头没理由会这么爽快就讲出赎金的下落对吧?"

    徐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不管怎样钱已经拿回来了,现在也该送我回家了对吧!"

    唐国斌点头一笑,驱车往西直行,一小时后停在了徐青家门口,这两天经历的事情的确太多了,大家都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临分别时,唐国斌伸拳在徐青肩膀上轻轻擂了一记,低声道:"谢谢。"

    徐青笑着一伸手道:"拿来!""什么?"唐国斌懵了,不知道这小子要什么?

    "谢谢啊!不拿来我咋知道那玩意长得啥模样?"徐青邪邪一笑,侧步滑出去几米,头也不回的朝家门掠去,只留下唐大少在寒风中良久独立。

    踏进这张久违的家门,徐青尽量放轻了脚步,不过还没走上几步一条黑影欢叫着飞扑而至,两只前爪一抬抱住了他了腿弯,对于养了狗的家庭来说,就算你能做到踏雪无痕也肯定瞒不过狗鼻子。

    更何况徐青家里还有一套私人保安系统,二十四小时有人看着家里每一个角落,想悄悄的进村,打枪滴不要,根本就是一种奢望。

    胖墩儿就像一块正宗的狗皮膏药,紧贴在徐青脚肚子上,嘴里还一个劲的汪汪大叫,客厅里的声控灯呼哧一下全亮了。

    "别闹,好久不见,想我了么?"徐青笑骂着弯腰抱起了爱犬,一抬头却发现身穿睡袍的秦冰从楼上一步步走了下来。

    秦冰穿着一袭浅肉色的长睡袍,走到一半楼梯却突然停了下来,她发现小叔子的目光有些躲闪,续而连头也低了下去,她下意识的低头一看,俏脸倏然飞上了一抹红霞,原来她胸前空荡荡的,居然没戴罩儿,浅肉色的睡袍下一对纯白高峰,两点蓓蕾格外打眼。

    女人啊!睡觉时都不喜欢胸前束缚的感觉,本钱越雄厚的女人更是如此,十之八九都是不戴罩儿睡的,偏偏前几天秦冰新买了一件舒适的真丝睡袍,刚才被犬吠声扰醒朦胧间竟忘了戴上那罩儿,结果被外出归来的小叔子大饱了一回眼福,此时此刻,怎一个尴尬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