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四百零二章恢复记忆
    徐青负手走进隔壁房间,这间房很空敞,房间正中摆放着一架黑色的海伦钢琴,一旁的排架上整齐摆放着葫芦丝、横笛、小提琴等多种乐器,原来这里还是一间供屋主人陶冶情操的乐器房。

    冯盼盼搬来后这些东西都是没用过的,钢琴盖上积着一层薄灰,手掌按下去现出一个清晰的掌痕。

    就在这时何尚领着冯家姐弟俩走了进来,徐青正信手拿起一根墨竹笛把玩着,那模样仿佛很有兴趣吹一管似的,不论是横笛还是竖箫,统称为管儿,不带任何歧义,就是用来吹的。

    冯盼盼对徐青有着一种莫名的忌惮,凭女人的直觉她感觉这位年轻人才是真正能决定自己和弟弟后半辈子命运的人物,不得不多加了几分小心。

    "坐!"徐青信手一指房间里摆放的两张藤椅,自顾自走到钢琴前的高背靠椅旁坐下。

    冯盼盼拉着弟弟规规矩矩的坐了下来,两人那并脚低头的模样活脱脱就像俩准备挨训的学生,而老师手里拿的不是教鞭而是一根黑不溜秋的笛子。

    徐青把手中的墨竹笛子随手放在钢琴盖上,发出咚的一声轻响,冯盼盼肩头没来由的颤动了一下,下巴都快点到了胸前的坡坡上。

    "冯盼盼是吧,你很缺钱么?"徐青突兀间开声问了一句,声音带着一丝淡淡的疑惑。

    冯盼盼咬着唇抬起了头,眼神中闪出一抹挣扎之色,点头道:"对,我很缺钱,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需要钱。"

    "有的钱根本不属于你,拿了只会感觉到烫手,说不定还要付出代价的。"

    徐青似笑非笑的望着那张绝美的脸庞,耐心的等待下文,即便是有再多的苦衷,也不应该拿绑票得来的钱,为虎作伥必将付出代价。

    冯盼盼望着弟弟年轻的脸庞,眼神中一派温柔,低声道:"安华需要去英国做脑部手术,没钱不行,如果能让他恢复健康什么都值得。"

    冯安华突然抬起头来,一双忽闪的眸子紧盯着冯盼盼道:"家姐,安华......没病,我们几时返家呢?安华想......想家了。"

    竭力辩解说自己没病的冯安华连说话也开始结巴了,淤血压迫着脑髓严重影响了他的语言能力,如果不能得到及时治疗情况还有可能进一步恶化,不过他好像根本不在乎这些,一心只想和姐姐一起返家,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冯盼盼凄然一笑道:"你看见了,医生说是淤血压迫住了脑部神经和专管语言的区域,再加上在车祸中失去了一段记忆,他现在的智力只相当于五岁左右的小孩子,张晓强做的事情和他无关。"

    徐青淡笑道:"有没有关系你说的不算,不过我倒是有法子除掉他脑子里的淤血,舍近求远就没必要了。"

    冯盼盼不是笨人,相反她很聪明,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除非烤馅饼的炉子被龙卷风刮上了天。

    "小......同志。"按照以往的规矩应该叫一声靓仔,可偏偏人家又是个随时能掌控姐弟两命运的人物,思来想去,冯盼盼很别扭的来了个入乡随俗。

    这一声小同志愣把徐青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同志如果放在六十年代是一种尊称,但放在现代就成了基友的代名词,不起鸡皮疙瘩才怪了。

    "如果你真能治好安华的病,只要他恢复记忆,我保证一定叫他把轩辕天晶奉送。"

    冯盼盼抛出了一个自以为能让对方无法拒绝的条件,轩辕天晶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一块漂亮点的石头,比钻石金刚石之类可差远了,话语中她还特意略去了那千万赃款的去向。

    徐青淡淡的说道:"轩辕天晶只能作为给你弟弟治病的报酬,却不能当成你逃避制裁的筹码,懂么?"

    这女人的确是个人精,想凭一块天晶换取自由和千万美金巨款,但她也过低估计了徐青的智慧。

    冯盼盼神情一滞,咬着嘴唇沉默了半晌道:"如果我愿意退还那一千万美金,你可以放过我吗?"

    徐青摇了摇头:"治完病以后,我可以让人送你弟弟回香港。"其实就算放了冯盼盼也无所谓,但她参与过唐庆生绑架案,如果就这样放了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的。

    冯盼盼望了一眼弟弟,终于作出了决定:"如果方便的话能让我看着你为安华治病么?我需要确定他完全康复了才行。"

    徐青无所谓的送了耸肩道:"好吧,不过治病的时候最好不要打搅我。"说着起身上前,当他走到姐弟两跟前时,突然并指中了冯安华膻中、巨阙两处穴位。

    冯安华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软绵绵的倒了下去,冯盼盼赶紧一把将他扶住,双眼警惕的瞪着徐青:"你对他做了什么?"

    徐青微微一笑道:"怕他乱动,点了两处穴位,就当是打了麻醉药了。"

    点穴麻醉,的确是个最好的办法,用内劲迫出颅脑中的淤血,其实论治疗方法和以往的并没有什么不同,无非是年纪大小不同而已。

    在徐青眼中,不管是什么达官显赫贩夫走卒,身份都只有只有一个,病人。

    接下的过程基本上都是徐青独立完成的,他把冯安华直接搬到了钢琴盖上,然后很顺利的将他颅脑中的淤血用内劲疏导至口腔,一口污血就搞定了。

    啪啪!

    两指戳在了冯安华胸前,穴位立解,只见他眼皮子小弧颤动了两下,终于睁开了双眼。

    "家姐!"

    冯安华恢复神智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叫的姐姐,冯盼盼噙着泪走了过来:"安华,你还记得是怎样被车撞伤的吗?"

    "记得很清楚,开车撞我的是张晓强在九龙的女人,杜月茹,我不过是骂了她两句这孬婆居然真开车撞我......"

    冯安华眼神中闪出一抹恨意,先前的茫然已经不如存在,清除掉了脑中的淤血,他已经彻底变成了正常人,论年龄比徐青还要大了两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