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四百零一章传家之宝
    何尚邪邪一笑,张晓强眼中竟然现出一丝慌乱之色,突然,一条带刺的凤尾兰叶片从他嘴巴上掠过,边沿的细刺将封箱胶切开了一道口子,不过巧劲没拿捏好,以致于把张晓强的嘴皮子豁开了一条血口子,痛得他直冒汗。

    张晓强在被抓的那一刻就知道这次完了,五个人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几条坚韧无比的藤蔓缠住,然后他看见一个手里扣着藤蔓末梢的年轻男子和一个手里拄着拐杖的老太婆一起走了进来,被缴械不提,一代悍匪还被那年轻男子扒了西服,连口袋里的皮夹子和腕上的金劳力也被缴了,连带那双价值上万港币的皮鞋。

    年轻男子绝不是魔术师,他仿佛是一块超效肥,手中能变幻出各种植物,而且那些植物都具有一定的杀伤力,起码对付普通人不费吹灰之力。张晓强第一次尝到了被反劫的滋味,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感觉真的很无奈。

    何尚手掌一抖,一片凤尾兰叶片落了下来,对徐青笑了笑道:"老大,听恩得力说你审人的手段很有一套,我今天倒很想见识见识呢!"

    徐青淡然一笑道:"悍匪张晓强是聪明人,有的手段也许用不着的。"说着走到张晓强跟前蹲了下来:"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老实回答。"

    张晓强很光棍的一点头道:"问吧,只要我知道的一定讲。"

    对方的爽快有些出乎人意料之外,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张晓强能把握住当前形势,也证明他是个聪明人。

    徐青道:"绑架唐庆生所得的一亿美金现在哪里?"和聪明人打交道用最直接的方式就好,少了些拐弯抹角的麻烦。

    张晓强答道:"钱在出海口一艘叫港通号的集装箱货轮上,六号集装箱。"

    徐青点了点头:"货轮上都是你们的人?"

    张晓强道:"船长是我一个朋友,但他并不知道集装箱内放着钱,钥匙在西服口袋里。"

    悍匪的爽快让徐青感觉有些异样,何尚听到了马上开始在口袋里掏摸,果然掏出了一把套筒状钥匙。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就在何尚掏出钥匙的那一刻张晓强适时开声了,他的声音语调很平和,居然让徐青产生了一种熟悉感。

    "咦!这不是何尚说话的语调吗?"徐青心头一动,好厉害的张晓强,无形之中竟可以把何尚的语调模仿得惟妙惟肖,让人心里生不出一丝抗拒的情绪,让人不知不觉对他生出好感,这份心机不可谓不深啊!

    "问吧,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徐青表面上不动声色,淡淡的望着张晓强流血的嘴唇。

    张晓强勉强一笑道:"你们是大陆执法机构的人吗?"

    徐青也不回答,向一旁的何尚做了个掏证件的动作。何尚会意,从口袋里掏出证件亮开来在张晓强眼前一晃,他所翻到的是处决执照那页。

    张晓强双瞳一缩,紧盯着证件上那几个血一样红的小字,他现在明白了,对方不仅是执法者,还是随时可以要人命的那种。

    何尚冷冷一笑道:"看清楚了?干掉一个在上面画一笔就行。"说完拿着证件在张晓强脸上拍了两下,反手揣进了口袋。

    徐青淡笑道:"我的证件要看么?"张晓强一脸苦涩的摇了摇头道:"不用看了,按照大陆的刑法应该会送我们去枪毙吧?"

    徐青这就不知怎样回答了,模棱两可的说道:"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对于我提出的问题你只需要回答就好了。"

    张晓强淡笑道:"大陆的政策我倒是知道一些,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去过年。"

    徐青正色道:"这么说来你是不准备回答了?"他双掌轻轻一搓,指骨发出一连串爆豆子般的轻响。

    张晓强淡笑道:"我知道自己犯下的事情坦白与否结果都不会差太多,答了至少现在不会吃苦头,你问吧,知道的我一定告诉你。"

    徐青道:"轩辕天晶在哪?你为什么要找它们。"

    张晓强神情微微一变,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心说,既然对方提到轩辕天晶绝不可能是无的放矢,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索性把自己知道的全说出来。

    "轩辕天晶是香港冯家传男不传女的宝贝,其实我也是听冯盼盼提起的,据说这东西比夜明珠还漂亮,不过也仅仅是听说,一次也没见过,现在东西的下落只有冯安华知道,不过他被车撞得傻兮兮的,也不记得东西藏在哪了!"

    撞傻了?徐青皱眉望了一眼另外几个男人,发现有一个眉宇间和冯盼盼有几分相似的年轻男子正偏着头望着自己,这男子眼神有些呆滞,眼眶红红的噙满泪花,好像受了不小的委屈随时都会哭出来一样,他应该就是冯安华了。

    看着徐青冷漠的眼神在冯安华身上扫来扫去,一旁的冯盼盼开始紧张了,她刚才很清楚的听到了两人之间的谈话,知道这几个抓住自己的神秘人多半也是为了轩辕天晶而来,只希望他们不要为难自己可怜的傻弟弟安华。

    徐青上下打量了一下眼泪汪汪的冯安华,很自然的用上了透视之眼,因为他想瞧瞧车祸到底给冯安华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当视线扫描过冯安华左脑部位时,赫然发现有一小块未能清除干净的淤血,乍一眼看上去就像一团霉豆渣似的,有这东西在不压迫住脑部神经才怪了。不过这块淤血所处的位置有些难办,就处在肥肠似的脑髓皱褶内,还压着三叉神经,用常规医疗方法根本没可能将它取出,稍有不慎还会引发新的出血。

    徐青倒是有法子用透视之眼配合内劲除掉这块淤血,就是不知道治好了这小子他会不会感恩戴德送上轩辕天晶呢?

    "何尚,把姓冯的姐弟俩解开绳子带去隔壁房间,我有话要问。"徐青故作老成的把手往背后一负,踱着小方步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