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三百九十九章暴力拆墙
    地下室里的谈话让徐青感觉有些怪异,难道张晓强真会像传说中的那么怜香惜玉吗?冯盼盼口中反复提到的安华又是个什么人物?她弟弟?这一切好像已经脱出了绑架案的范畴,陷入了另一个貌似无关联的事件。

    冯盼盼呆呆的望着那张机票,眼神中现出一抹挣扎,良久,才伸手接过了那张机票,走到那个破碎的手机旁弯腰捡起了一张电话卡。

    "送我出去。"冯盼盼起身淡淡的说了一句,似乎已经接受了离开的现实。傅舒向胖女人使了个眼色,那女人走到楼顶口,在楼梯把手上按了一按。

    喳喳——两块顶板向上翻开,现出了一个入口,冯盼盼淡淡的望了傅舒一眼,快步走上了楼梯,就在她走出去的前一刻突然一弯腰道:"傅舒,请你转告张晓强,就算是控制住安华也不可能得到轩辕天晶,因为两年前的车祸撞到了脑袋,他早就忘了东西藏在哪里了。"

    傅舒不言不动,就好像根本没听到她说话一样,冯盼盼只能一脸黯然的走出了地下室。

    轩辕天晶?外面窃听的徐青心头怦然一跳,他怎么也想不到一起看似简单的绑架案会扯出一块天晶的下落,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到了自己胸前,心说,如果真牵涉到轩辕天晶这件事情就变得有趣了,张晓强啊张晓强,你是怎么知道有这东西存在的呢?

    冯盼盼走出宏强达货运公司大门,她转头望了一眼重新关闭的大门,径直向市场外走去。

    何尚拍拍徐青手臂道:"老大,我和外婆继续跟踪冯盼盼,这里就交给你了,耳麦。"

    徐青摘下耳麦道:"要是你们发现了张晓强一定要抓活的,这货身上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还有那女人最好也抓活的。"

    何尚接过耳麦嗯了一声,快步跟上,他外婆还在市场外等着,这里的事情让徐青处理更好。

    徐青略一思忖,掏出电话拨通了江思雨的电话,只响了两声电话接通。

    "找我什么事?领导!"江思雨特意加了个尊称,但语气里并没有半点尊重的意思,反倒有那么一股子不悦的味道。

    徐青要是连这都听不出来那就是真傻了,他故意干咳了两声道:"还在为昨天的事儿生气呢?"

    江思雨道:"你是特殊部门的人,我们这些小地方的执法者哪里敢生上级领导的气,有什么事您就直说吧!"

    徐青知道对方这酸劲儿一时半会的是消不去的,索性把事情摊开来说:"唐庆生绑架案幕后主使是香港张晓强,现在他的同伙吸血蝠鼠等五人就藏在西城货运市场最北面的宏强达货运公司地下室内,抓不抓随便你了。"

    江思雨沉吟了五秒,说道:"你的意思抓到人了案子算我们破的?"张晓强是什么人?华夏第一悍匪,能抓到他或者他的同伙可谓是一件轰动警界的大案,说不动心绝对是假的。

    徐青笑道:"不生气了就过来抓人,案子当然算是你们破的,不过张晓强牵涉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就算是你们先抓到了也要交给我先审问。"

    "行,我马上叫人过来。"江思雨办事果敢异常,立刻挂上了电话,她从不怀疑徐青说话的真实性,立刻就开始部署出警。

    不可否认江思雨的确是干刑警的料,十分钟后七台警车呼啸而至,二十余名荷枪实弹的干警直接包围了宏强达货运公司,还带来了两条黑背警犬,其中一名干警猫腰上前很麻溜的用一块卡片似的东西打开了紧闭的大门,身后的干警们蜂拥而入。

    徐青依然站在隔壁家货运公司门口看着,带队的江思雨一眼就瞧见了这货,不过她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就安排干警们逮人去了。

    地下室内的傅舒等人早在被包围的那一刻就察觉到了,但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感觉到任何慌张,直到一群干警冲进大门,傅舒才冲另外几人做了个撤退的手势。

    两个男人马上走到地下室左侧的墙壁面前,两人一齐伸手,居然把一大块墙壁拆了下来,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那个胖女人拿来了两支手电筒,一行人有条不紊的钻进了墙洞,然后那块墙壁竟又被他们合上,光从外表上看根本无法瞧出拆下过的痕迹。

    干警们用撬棍弄开了地下室通道口,端着枪冲进了空荡荡的地下室,两条黑背警犬也哧溜一下钻了下去,对着那面墙壁汪汪狂吠。

    干警们反应颇快,立刻移开了那块活动墙壁,牵着警犬顺着疑犯逃离的路线追了过去。

    留守在外面的江思雨已经通过对讲机得知了里面的情况,下意识的转头看了徐青所在的方向一眼,却发现那家伙不见了,下一瞬间她发现自己被人抓住了手腕,徐青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她身旁。

    "带几个人,跟我走。"徐青不由分说拖着江思雨的小手就朝市场西面走去,那里是一座公厕,或许是打扫不太勤密的关系,隔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子骚臭味。

    江思雨出于一个刑警的本能可以感觉到徐青因该是拉着她追踪疑犯,不过出于另一种未婚女人的敏感却让她委实有些尴尬,被个小男人拖着手朝公厕猛冲,这叫个什么事儿?还好两人背后还跟着一票干警。

    公厕后有一堵围墙,出去就不是货运市场范围了,不过这墙或许是常年受到五谷轮回之气熏陶的缘故,表面上长了一层滑腻的绿苔,徐青望着眉头也是一皱,放开了手掌。

    "你不会是想让我们从这墙上爬过去吧?"江思雨杏目圆睁,望着那面带着异味的滑腻围墙发呆。

    这墙上的苔藓绿中带黄,稍微靠近一些都能闻到‘异香扑鼻’,这要是爬了用八四消毒液泡澡都洗不去这身味儿,不爬绕一圈只怕连疑犯的影子都会见不着了。

    徐青并不回答,突然双掌一提,砰一声击打在了围墙上,轰隆!半面围墙应声而倒,暴力拆墙才是最快捷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