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三百九十五章墓园老人
    天上人间的消费江城第一,甩‘五百妹子’吃顿饭原本是够了,但这仨绑匪开了一瓶价值三百美金的法国香槟,再加上摔碎了一个盘子,这样一来‘五百妹子’就不够看了。

    相公哥见对方拦路,眉梢往上一挑道:"一个盘子,你说要赔多少?"

    黑西装男子淡然一笑,向一旁的同事做了个手势,另一个西装男打开了一个单夹子,低声念道:"六菜一汤加法国香槟加精致瓷盘一个,总计五千二百八十块。"

    相公哥脸颊上的线肉小弧抽动了一下,又从包里掏出五张‘妹子’甩在了桌上,沉声道:"我们走。"不料他身后的两名同伙却已经呆若木鸡,圆瞪着两对眼珠子不言不动,仿佛泥塑木雕一般。

    本能感觉到事情不对的相公哥迅速把手伸向腰间,一位穿休闲服的年轻人和他擦身而过。

    "对不起,借过。"徐青侧身让过相公哥,突然伸手按住了这货肘弯,并指如风戳中了对方背部天宗、云门、中府三处穴位。

    相公哥只觉得半身一麻,想挣扎已经力不从心了,徐青笑眯眯的把他扶住枪柄的手掌移开,然后将他敞开一半的衣摆合拢,避免大庭广众之下露出手枪来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徐少,您这是?"中年黑西装男子是酒店大堂经理,对徐青的手段略有所闻,见他突然出手制住食客也吃了一惊。

    徐青上前一步,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叫几个胆子大的,把这三个家伙抬去楼上包厢,弄间隔音效果好的,我就过来。"

    中年男子会意的点了点头道:"好,我马上安排。"能做到他这个位置也是个有眼色的,既然徐青开了口就不用多问,该他知道的自然会让他知道。

    徐青一点头,走到服务台去结了帐,斜靠在台子旁点了根烟慢悠悠的抽着,瞧着那经理叫人把三名绑匪和他们拿的家伙全部抬上了楼,这才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五分钟过后,三名绑匪都被捆在了顶楼一间特殊大包厢沙发上,这包厢墙壁用的是最新隔音材料,就算在里面再怎么折腾外面也是听不到的。

    "徐少,他们都带着家伙。"黑西装经理指了指放在一旁的枪械手雷等物件,暗暗抽了口凉气,今天要不是徐少及时发现,恐怕事情会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对于徐青那神奇的功夫他也是敬佩到了极点。

    徐青点了点头:"把包厢里的摄像头全关了,这些家伙放着就好。"

    中年经理心里还有些忐忑,不过嘴上却应了一声,转身准备出去,忽听得身后的徐青说道:"好好招待跟我同桌的焦宽,一切费用我来付。"

    "是,徐少。"经理低应了一声推门出去,啪一声将门带上。包厢里只剩下徐青和三名绑匪,徐青返身从橱柜里拿了瓶维C饮料,揭开盖放在了茶几上,抬头似笑非笑的望着顶灯上一处闪红光的摄像头。

    不多时,摄像头上的红光一暗,徐青拿起饮料灌了一口,面无表情的走向三名绑匪,他们穴位被制,但眼珠子还是能动的,思维自然也不会停滞,但过不久便会体会到世上最难熬的酷刑......

    此时唐国斌已经在城南一座公墓入口处吹了近三小时冷风了,那该死的绑匪到现在还没音讯,父亲唐庆生也踪影全无,满地的烟头似乎在嘲笑他的无奈,然而现在除了抽烟和等待别无他法。

    时间又过了半个钟头,不远处走来一位穿黑色呢子大衣女人,她还搀扶着一位颤巍巍前行的老人,老人似乎怕染上风寒,浑身被一件宽大的黑风衣裹得严严实实,戴着个白色大口罩,鼻梁上还架着副黑色蛤蟆镜,以至于连面貌也看不清楚,不过从他花白的头发上推断这人年纪不轻了。

    女人手里捧着一束白菊花,搀扶着老人慢慢前行,两人都低着头走过唐国斌的车子,进入公墓,好像是去祭奠亲友的,这样一对出现在墓园门口再正常不过,守在这里几个小时唐国斌至少见到进出了十几个吧!

    心中被焦虑郁闷填满的唐国斌斜靠在车头,摸出烟盒正想再抽一根,没想到却已经空了,气闷之下一把捏扁了空烟盒狠狠甩在地上,一抬头正瞧见老人的背影,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涌上心头,不过随后他又狠狠甩了甩头。

    我这是怎么了?把一个扫墓的看成老爹了......唐国斌神情一黯,转身回到车上拿了包烟,突然,他猛的一抽身,拔腿向老人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如果说刚才他脑海中闪过的念头似昙花一现,在他探身拿烟的那一瞬间脑海中的熟悉感突然如洪水决堤般喷涌而出,那位戴口罩的老人就是老爹唐庆生。

    冲进墓园大门,入眼是一条两边栽种着矮松的道路,那位老人就呆立在不远处的一株松柏树旁,而那位穿呢子大衣的女人已经不知去向。

    唐国斌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伸手摘下了老人鼻梁上的蛤蟆镜,露出来一双饱含热泪的眸子,是唐庆生没错。

    "老爹......"唐国斌颤呼一声,赶紧把他脸上的口罩扯下,这才发现老爹嘴巴被一块胶布封了起来,难怪刚才没办法开声,解开风衣,唐庆生双手被两根胶带锁扣牢牢绑住,风衣不过是披在身上而已。

    唐国斌从腰间拔出一柄匕首,割断了老爹手上绑的胶带,唐庆生抬手撕掉嘴上的胶布,长舒了一口大气,苦笑着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道:"走吧,回家再说。"

    "嗯!"唐国斌第一次挽起了老爹的胳膊,父子两人一起向墓园门口走去。

    父子两上了车,唐国斌掏出手机拨通了徐青的电话,嘟嘟了四十秒才接通,然而电话那头突兀间响起了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哀嚎声,就像有人在接受某种极严厉的酷刑,哀嚎了一阵又转为了颤抖的求饶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