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三百八十九章心难定
    大略听完了肖赛花半年来整理的情报,徐青感觉就像听了一个类似鹿鼎记的故事,恐怕查先生笔下的小宝哥比起悍匪张晓强来也要逊了不止一筹,回想他自己还不如人家悍匪细心,一路走来辜负的的确太多!

    "你认为冯盼盼知不知道张晓强的确切位置呢?"徐青张口问出了一个有点傻的问题。

    肖赛花沉吟了一下道:"依我看冯盼盼现在不可能知道张晓强在哪里,但收到赎金后两人肯定会见上一面。"

    "为什么肯定?"徐青双眼一亮,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

    肖赛花道:"见面不一定要两人面对面,但依张晓强的为人应该会在暗处目送她安全离开。"

    徐青翻了个白眼道:"那不等于没说,要是选在什么飞机场、商贸城之类的地方,说不准吼一嗓子蹦出十个八个张晓强来了。"

    肖赛花微笑道:"老婆子就准备守株待兔,不过我有把握,只要张晓强在这女人百丈内出现,就有法子把他擒住。"说话时她把手中的拐杖头一下拧开,两条青竹标似的小蛇哧溜一下钻了出来,很乖巧的绕到了她枯瘦的腕子上。

    "徐供奉请看,这两条小蛇叫做百丈追情,只要把它们放在冯盼盼身边两个钟头,它们就能准确无误的把百丈内和她有染的男子找出来,男女之间要是有过那层关系不管怎么清洗也会留下味道,普通人辨别不出来,但百丈追情却可以。"

    说起两条小蛇的奇妙之处,肖赛花老脸上现出一抹得意之色,当然这两条小蛇除了能追踪有过关系的男女之外本身还带有剧毒,被它们咬上一口如果一刻钟之内没有解药必死无疑。

    徐青刚开始就用透视之眼看过这根拐杖,知道里面有两条三角脑袋的毒蛇,只是没想到这两条毒蛇还有这种妙用,百丈追情,好名字,还一丈青扈三娘呢!

    "那你还不赶快把这两条蛇放进去?"徐青知道了什么百丈追情的奇妙,开始催促肖赛花把蛇先放进去,这两条玩意不是要泡妞两个小时才有效么?

    肖赛花手腕一抖,两条小蛇哧溜一下钻回了拐杖,她不紧不慢的拧上杖头道:"这点小事早已经办妥,就不劳徐供奉费心了。"

    徐青伸手向肖赛花身后一指道:"我兄弟会和你一起监视冯盼盼,希望你们会合作愉快。"

    肖赛花一转头看见了正小跑过来的何尚,脸上的神情微微一愕,喃喃念道:"小光头......是你么?"

    原本满脸堆笑的何尚如遭雷摄,脚步徒然停了下来,双眼呆呆的望着肖赛花,竟开始迅速泛红。

    "外......婆......"何尚嘴里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后,眼眶中的雾气像积足了水份一般,两颗泪珠子顺着腮边滚下。

    "小光头,真的是你?"肖赛花老眼含泪,踉跄着往前扑了几步,连手中的拐杖也拿捏不住啪一声落在了地上。

    何尚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展臂扶住了肖赛花,颤声道:"外婆,真的是您,我还以为您......"说到最后偌大的汉子居然像受了委屈的小屁孩似的哭了起来。

    肖赛花伸出颤巍巍的手掌抚摸着何尚头顶的短发,低声道:"小光头长大了,外婆还活着,还活着!"

    身后的徐青感觉脑子里有些短路,何尚刚回江城天上就掉下来个外婆?这也太巧了吧?哥才刚过了一把供奉的瘾,立马就掉辈分了。

    "外婆,这些年您去哪里了?"何尚胡乱抹了一把眼泪,扶着肖赛花的肩膀说道:"老妈死的时候还念着您的......可是......"

    说到最后何尚梗咽了,除了流泪鼻孔中不自觉淌下了两条清的,在外人眼中他或许是混混,是强者,但在唯一的长辈面前他永远只是个孩子。

    肖赛花老泪纵横,用枯瘦的手掌轻抚着外孙的短寸头,口中喃喃道:"孩子,外婆有苦衷的......"

    咔咔——青子,能听到吗?徐青耳麦中传来唐国斌的声音,他感觉转身走了两步,低声道:"听到,有啥事?"

    "车子马上到,一辆改装过的俊风皮卡,司机是焦宽,驾驶技术一流......"

    "嗯,我看到了车子,六八八号别墅里的女人我会让人监视,待会绑匪打电话过来确定了交赎金的地点我会跟过去,相信我,唐伯伯会没事的。"徐青视线瞟向了远处悄然驶来的一台皮卡上,开车的是一位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很壮实,面如沉水,给人一种沉稳的感觉。

    "唐哥,我先上车,保持联系。"徐青结束了通话,快步走到何尚跟前道:"哥们,这里就交给你和外婆了,有什么状况第一时间联系。"说完把显示屏和另一只飞蝇塞到了何尚手中,径直向那台皮卡走了过去。

    祖孙俩阔别重逢,想说的话儿自然不少,徐青独自漫步在萧瑟的寒风中,心中不自觉生出一丝寂寥的情绪,亲情,我有么?脑海中浮现出三样物件,一把老银长命锁,半截月牙形的青铜片子,还有一片漆黑的钥匙......

    恍然若失的走到皮卡车旁,徐青突然很想抽口烟,反手在兜里一摸,不由得一阵苦笑,这身皮是新换的,哪里会有烟?

    车窗摇下,伸出来一只大手,手中捏着烟火两件套,司机焦宽探出头来,低声道:"凑合着抽吧,烟不好。"

    徐青笑了笑,捏过一根香烟点上,深吸了一口道:"想抽的时候能冒烟的就行!"

    焦宽返身打开了车门,徐青叼着香烟上了车,说实话这烟还真苦,不晓得是哪一国的外烟,抽两口满嘴都是一股子冲味,就这样叼着,品味着那股子苦涩,整个人情绪如窗外的天气般阴沉沉的。

    "先开去小区外面吧!找个人少的地方停着。"徐青淡淡的说了一句,仰头靠在了车座上,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满脑子都想着那三样物件,闪啊闪的,让人总无法定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