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三百八十六章拿望远镜的少妇
    徐青一点头,纵身跳出窗外,站在围墙边用透视之眼隔墙穿了过去,外面是一条铺满小圆石的健身路,还好现在天气已凉,没有人吃饱了撑的脱鞋留袜在路上做啥足底按摩。

    墙高两米,阔五公分左右,墙头上着一排排密集的防盗钉,均已被岁月腐蚀得锈迹斑斑,这要是不小心扎到了非得破伤风不可,这些对徐青而言不过是小儿科,只见他贴着围墙猫腰往上一纵,双掌一撑墙头直接翻了过去,动作顺溜得好像壁虎游墙似的。

    站在窗口的阿罗看得真切,在徐青落掌的两处,墙头上的防盗钉被硬生生拍塌下去十余条,这一手硬功夫让他暗暗赞叹。

    徐青翻过高墙,站在圆石路上略辨了一下方向,决定先从唐家别墅南面的那幢编号六六八的出租别墅查起。

    据消息上说这幢别墅租住的是一位四十出头的外地倒爷,至于倒啥玩意就不清楚了,而另一幢隔得最近的六八八号出租别墅内住的是一位妙龄少妇。因为刚才打电话来的绑匪很明显是个男的,所以从那倒爷查起总是没错的。

    徐青把手戳在裤兜里缩着脖子往六六八号别墅走去,那模样就像一位刚从外面溜达返家的少年,偶尔还会抬头朝不远处的别墅往上一眼,即便是被人看到了也不会感觉有什么特别。

    这片豪华别墅小区每一家都是独门独户用围墙围着,巨大多数住户家门口都装着摄像头,所以从大门进去完全不靠谱,除非您是隐形的。

    隔着一堵围墙,再隔着别墅外墙,这距离就连透视之眼要完全穿透也难,幸好徐青带着叫‘飞蝇’的高科技产物,一切问题便迎刃而解了。

    找了个僻静的背人的墙角靠着,徐青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飞蝇放了出去,这玩意还是用单个的比较好,否则难控制。

    徐青压低了嗓门,手里拿着袖珍显示屏观察着飞蝇在空中的行进路线,二楼靠阳台的窗户没关,连喊了几个向左控制着飞蝇钻了进去。

    这时一个拄拐杖的老太太慢悠悠的从徐青跟前走了过去,摇头一叹道:"现在的孩子就知道玩游戏机,不学好啊......"

    汗,她老人家把徐青手里的显示屏当成游戏机了。徐青目不斜视,全神贯注的控制飞蝇在别墅内寻找目标,突然,从一扇虚掩的房门内传出一阵要死不活的女人呻吟。

    "噢噢噢——买嘎——法克米——"奶奶个腿儿的,居然还是个外国女人,控制住飞蝇从门缝里钻了进去,徐青双眼顿时一定。

    床上人成双,床下罩裤撂一摊,不堪重负的席梦思弹簧发出一阵阵吱呀声,大床上演绎着一幕华夏雄男大战洋娇娃的动作片。

    显示屏上一个长满贴实短毛的肥腚子起起落落,那动作好像打桩机般给力,每一次狂野的重压都会带着洋娇娃一声断续长嘶,这爷们干洋妞振国威,一雪八国联军侵华之耻啊!

    "嘿嘿!洋婆娘,老子的玩意顾得不顾得?"那爷们猛地一下撞击,啪一声停了下来,嘴里操着半新不旧的夹生文开始调侃下面翻白眼的洋妞。

    那洋娇娃吸了一口气,金黄色的卷发一甩道:"噢!我亲爱的莫,你的那条鸡别是我感受过最硬的,简直像一条铁柱......"

    那倒爷五大三粗的,生的一脸络腮胡子,听到洋妞儿这样一说铜铃眼猛的一鼓道:"你说老子是莫铁柱?干......"

    洋娇娃一听最末尾那字立刻来了精神,腰肢往上一抬道:"干吧!我喜欢。"

    倒爷嘿嘿一笑,抬腚子拔出了那啥道:"都干了三天没下铺了,你那坑儿都干咯,跟挖旱井似的。"

    洋娇娃立刻伸手在嘴上那么一抹,弄了一手哈喇子猛掏向胯下,无限娇媚的闪了倒爷一眼道:"来吧!有水了。"

    靠!姓莫的倒爷沉喝一声,腚子往下一压,他的铁柱噗嗤一声进了口水坑,吱呀吱呀......扬威大战再次开锣,可怜的劣质席梦思该换了。

    "麻痹的,三天不下铺,这也是个为国捐躯的货!"徐青喃喃骂了一声,遥控飞蝇退了出来,唐庆生是前天晚上被绑票的,这货那时还在床上挖旱井呢!根本不可能有作案时间。

    飞蝇打着旋儿从别墅里绕了出来,徐青叫声降落,小东西稳稳落在了掌中。这时那个老太婆又不知从哪里兜一圈回来,见他手里还拿着显示屏,又把头一摇叹道:"唉!这孩子玩游戏机都玩傻了,大冷天的杵这儿吹北风!"

    徐青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赶紧把显示屏往口袋里一揣,低着头向六八八号别墅走去。

    刚欣赏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肉搏战,徐青觉着浑身有些燥热,尤其是那洋娇娃大胆YD的作风让人记忆犹新,这年头做国际倒爷的还真能耐,除了赚大把的票子还能顺便把洋娇娃倒腾上炕,不服不行。

    走到六六八号别墅围墙边,徐青特意左右扫了一遍,可别又碰上大冷天出来遛弯的老太太,估计这次要碰上了就不是叹气了,非用手中的拐杖揍人不可。

    外墙旁边有一株掉光了叶子的梧桐树,斜靠在树杆上摊开了手掌,口中低喝一声:"起飞,向左......"飞蝇振翅腾空,飘飘忽忽向别墅窗户飞了过去。

    听说租住这套别墅的是一位妙龄少妇,徐青心里其实对这次放飞不抱太多希望,潜意识里女人都属于弱者,像这种抢劫绑票之类的暴力犯罪按理说跟女人扯不上什么关系,不过既然来了瞧上一眼都好。

    或许是因为天凉的关系,别墅的门窗紧闭,飞蝇围着别墅绕了一圈愣是没找到一条能进去的窗缝,连阳台上的门窗都关了个死紧。

    徐青正犹豫着要不要把飞蝇撤回来,突然间发现在一扇窗户上闪动着两点幽光,控制飞蝇近前,显示屏里出现了一个拿望远镜的女人,而镜头对准的地方恰巧就是唐家别墅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