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三百七十三章返老还童
    两具无头行尸呈丁字形仰躺在地上,头颅却不翼而飞,最让人不解的是方圆十米内并没有见到头骨的碎片和毛发,甚至连半点碎肉末也找不到,难不成君老爷子扯掉两颗行尸头之后还把它们带走了么?

    师徒俩左思右想仍不得其解,不过两具行尸倒在这里,追踪的线索也就此掐断,要想继续找寻就只能依靠眼力和运气了。

    "师父,要不我爬上对面那棵大树顶上瞧瞧。"徐青手指前面山丘上的一株参天巨树,那里本身地势就高出许多,如果爬上树梢高射水炮一抖就能均洒几十米土地了,正所谓站得高就尿得远,目力也是一样。

    王天罡点头道:"好,那我也去另一面的山头上看看,有情况过来通知。"

    徐青从口袋里掏出一副耳麦递给了王天罡:"戴上这个,一公里之内有效,免得走冤枉路。"

    这东西任兵给他捎了三对,当时还嫌多余了,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王天罡接过耳麦戴上,甩开大步走向另一侧的山头走去。

    徐青一溜小跑上了山丘,手脚并用哧溜上了树,攀了个树丫杈坐稳下半截,手搭凉棚举目四眺,入眼丘陵山坳密林莽莽,就是不见有半个人影。

    "天境武者对战难道不是罡风四射飞沙走石么?怎么我连股像样的尘烟都看不见呢?"徐青心里很纳闷,不自觉挪了挪腚子,转头望向了南面几百米外一座薄雾笼罩的山丘。

    远看那山丘两边略高中间有一坡弧度,远望去有点像女人胸前那两坨肉,就是中间的弧度有些偏大,就算像也只能是下垂得很厉害那种,正因为这样惹得徐青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这一看还真给他辨出了一些特别之处,就在那两团高出来的山鼓包上各有一点突起,如果不仔细瞧还真感觉不到有什么特别,细看之下才发现那两点突起很是滑稽,就像女人胸头肉上的尖尖儿,好一座浑然天成的山丘啊!

    "哈哈!长得像波就算了,还配上两点波头?"徐青自语了一句,就想把视线移开,突然他神情微变,双眼定定的望着那两点突起。

    好像是两个人,但隔得太远了有些看不确切,徐青揉了揉眼睛,想看得更真切一些,不料山丘上有一层薄雾笼罩,隐隐约约觉着又不像人了,说不准是两截砍掉了树桩子。

    刚想把视线移开,忽然,其中一点突起似乎偏动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徐青甩了甩头,开始集中精神盯着那两点突起。

    动了,又动了,不过这次晃动的是另外一边。相隔几百米再加上一层薄雾,就是在山脚下也不一定能瞧得清楚那两个突起是个什么玩意,更何况现在还相差了好几百米,能看到才怪了。

    "师父,麻烦您帮我看看南面那座长得像波的山头,尤其是波上那两玩意,您别隔得太近。"

    徐青很想亲自上去看个究竟,转念一想发现王天罡离那座山头稍近一些,干脆就让他去跑一趟拉倒。

    "嗯!我过去瞧瞧。"王天罡低应了一声,耳麦里就没了声响。徐青远远的见到一条人影从南面的树林中闪了出来,迅速向那座酷似下垂女胸的山丘靠近。

    徐青摸出一根香烟点上,刚抽了两口爽的,就听到耳麦中传来王天罡低沉的声音:"被你小子找着了,赶快过来。"

    徐青嘴唇一哆嗦,刚叼在嘴里的烟从唇缝里掉了下去,他哪里还顾得上这许多,纵身跳下树来拔腿就往南面跑,到了山丘脚下眼前的景象让人头皮一阵发麻。

    整个山丘上光秃秃,山脚下横七竖八堆了不知多少折断的树木,确切的说这已经不能算是完整的树木了,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堆堆不用劈的柴火。

    一棵树被轰成了百十来块,可不就是柴火么?捡回去直接往炉灶里一填就能烧了,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山丘中部垮下来大堆的岩石,就好像有人用大量烈性炸药把山丘中部炸开了一个豁口似的,难怪会出现一座奇特的女胸山,敢情中间那条深沟还是人造的!

    两位天境武者各占一方相互猛轰,把一座山丘剃了光头不说,承受火力的山丘中央竟然被轰垮了,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从地境突破天境无疑等于从C升级到了B,牛B啊!光是把山丘轰塌近百米一段这手师徒俩就只能仰望了,估计他们就是拿把镐头过来要把山丘修成女胸也要花费一个季度了,人家天境武者一天一夜就能全凭内劲对轰达到这种震撼的效果。

    估摸这两位要是丢去修铁路打地基啥的绝对是一把好手,就算挖机打桩机齐上也不如这两位给力。

    此时此刻两位天境高手已经过了最激烈的近战期,进入了一种胶着对峙的状态,两人各自盘坐在一处峰头上,浑身上下积满了一层厚厚的泥灰,乍一眼看上去宛如两块寂然不动的岩石,只有眸子里不时闪动的灼灼精光证明他们是两个大活人。

    王天罡正屏息凝神半蹲在一堆断树后,徐青小心翼翼的挪动步子凑了过去,师徒俩猫着腰躲在树堆后,王天罡只能从树堆边角处探出头去观看,而徐青就省了这样的麻烦,透视之眼穿过这堆柴火小菜一碟,不过也要反穿羊皮袄装个样儿。

    "师父,君老爷子是哪边的,我怎么瞧着灰蒙蒙的都差不多?"徐青眉头微皱,这两人身上都附着了厚厚一层泥灰也不抖一抖,除了俩眼珠子横竖看起来都一样。

    王天罡低声道:"居左的是君老爷子,天境武者之间的对决容不得半点疏忽,依我看现在两人陷入了僵持阶段,战机稍纵即逝容不得半点马虎。"

    徐青点了点头,将视线集中在了居左的君老爷子身上,怪了,这老爷子连胡子都没留,整体看上去最多四十出头,感觉比他大儿子君天刑还要年轻多了,天境武者难道能返老还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