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二百七十四章驴子带钱?
    徐青弯腰放下了裤腿,直腰抬头转身欲走,就这一转身眼中徒然闪出两点冷芒,脸色也随之变得阴沉起来。

    就在前面不远处,一对男女正并排向这边走来,男的高大俊逸,女的秀如芝兰,一袭紫裙格外引人注目,让徐青为之色变的是她竟是许久不见的陆吟雪。

    陆吟雪也看到了徐青,神情微微一变,眼眸中浮起一抹喜色,脚步轻快地走了过来,微荡的裙摆宛如一朵徐徐绽放的紫莲。

    徐青皱了皱眉,抬步迎了上去,见到陆吟雪惊喜的表情他心中的郁气也随之消散了许多,两人走近相视一笑,离愁别绪尽在不言中。

    徐青臂弯一倾,陆吟雪很有默契的挽了过来,低声道:"今天报名?"

    "嗯!"徐青一点头道:"兆头不错,刚报完名就遇上了你。"

    陆吟雪俏脸一红道:"谢谢你给爷爷治病,其实这段时间没主动找你是有原因的......"说到这里她咬唇不语。

    徐青故意将胳膊肘往外推了推,碰触到了一团软物,陆吟雪嘤咛一声,俏脸儿爬上了一层粉霞,转眼间竟延伸到了脖子。

    "你好像越来越敏感了,去我家吧?"徐青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嘴角弯起一抹捉狭的弧度。

    陆吟雪妙目含嗔,闪了小徐同学一眼,低声道:"不去,你就知道欺负人。"

    徐青大乐顺势揽住了陆吟雪的肩膀,只听得耳边传来两声干咳,那位高大俊逸的仁兄见两人亲密的模样终于忍不住喉咙发痒了。

    陆吟雪妙目连闪,眼神儿全集中在了徐青脸上,许久不见他似乎变得成熟了,以前的青涩褪去无踪,代之是一股子让人心悸的男子气,他真的变了。

    徐青笑着拍了拍陆吟雪肩膀道:"这位是谁?也不给我介绍介绍?"

    陆吟雪这才想起身后还有这样一号人物,低头掩饰住自己的窘态,柔声道:"他是江大的学生会主席张靖,兼校跆拳道社团社长。"

    徐青下巴一点道:"你好,我是雪儿男朋友,江大新生。"

    张靖听对方宣示了主权,心中莫名一阵揪痛,恨不得一拳挥在这货脸上,可惜他攥紧的拳头最终还是变成了巴掌伸了出去。

    徐青又是一点头,根本没有伸手的意思,偏着头把嘴凑到陆吟雪耳边说道:"跟我回家,有东西给你看。"

    陆吟雪犹豫了一下还是嗯了一声,徐青立刻揽着她的香肩朝校门方向走去,留下那群潮男和张靖呆在了原地。

    "那好像是冰美人陆吟雪!"刚才说徐青土掉渣的潮男失神的喃念了一句,另一个留着长发的同学撇嘴道:"我说你小子割个双眼皮儿难道影响了视力,连冰美人都认不出来了?"

    "住口,你们几个马上给我消失,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张靖双眼寒光暴闪,如果说刚才陆吟雪在他收敛了绝大部分脾气,那么现在他终于彻底爆发了。

    "跆拳社张靖?"

    一个染着湿漉漉黄毛的缩了缩脖子,速染剂把衣领涂了个黄橙橙,别看这张靖表面上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他可是江大出了名的笑面狼,这家伙出手狠背景厚,一般混了两届老生没有不认识的。

    江大校园内流传着一句打油词,宁罪铜爪虎,莫惹笑面狼,梅兰秋霜雪,明宵落谁家?这首打油诗里面列出了本校两位最难缠的人物和五大校花,笑面狼就是指的张靖,而五位校花都是无主的,不知道那位有福的爷们来采撷。

    张靖见对方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蓦然冷喝一声:"滚。"

    那帮潮男如获大赦般扭头就走,只听得耳边传来张靖阴测测的声音:"今天的事谁他妈敢说出去,老子折了他胳膊。"

    潮男们激灵灵打了个哆嗦,从走的变成了小跑,一转眼跑没了影,地上还留着一只亮晶晶的银耳环,也不知道是谁的环儿没上稳,一哆嗦掉了。

    一脸铁青的张靖上前两步,啪一脚把银耳环踏进了泥地里,虚望着徐青离开的方向,咬牙自语道:"不知死活的臭小子,不把你搞残老子就不姓张......"

    徐青揽着陆吟雪走到人潮汹涌的校门前,着实吸引了不少诧异的目光,这货谁啊?初来乍到就高调恋上了?

    陆吟雪感觉到四周灼人的目光,下意识的将手臂往回一抽,谁知徐青把臂弯轻轻一紧,任她怎么用力也无法挣脱,只能低着头快步往前走,想尽快离开校门,不料身边的小情人却故意放慢了脚步,拖得她一个踉跄。

    "做我的女朋友不怕被人看到,慢慢走,别崴了脚。"

    徐青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慢悠悠的带着陆吟雪走出了校门,直到走进不远处的一家装潢考究的小餐馆才放松了手臂,这家餐馆倒也独特,门楣上贴着一幅对联儿,上联,惊闻天上龙肉少,下联,香飘九霄仙客来,横批,味冠江城。

    这回陆吟雪反倒没有抽回手臂了,乖乖的跟他走到了一张餐桌前坐下,低声嗔道:"这回你满意了吧?"

    徐青故作诧异的望了她一眼反问道:"什么满意?"

    陆吟雪俏脸一红道:"明天我们肯定上校网了,你刚来就不能低调点么?"

    徐青眉头一皱,不悦道:"老婆都跟别人逛校园了,你说我还能低调?"

    陆吟雪一咬唇,低声解释道:"我从刘竹茹老师宿舍出来,本来是想悄悄去报名处找你的,没想遇上了张靖......"

    徐青笑了,从陆吟雪脸上的表情不难看出她所说的都是实情,更何况见面时两人中间还隔着一条三八线,这罐子醋算是白吃了。

    "算了,既然你都承认是咱老婆了,我也不能饿着你不是,来,点菜,什么龙肝凤胆驴腚鸡头的,管够。"

    徐青笑着把菜单递给了陆吟雪,借此避开了这个问题。

    "尽胡扯!驴那啥能吃么?"陆吟雪翻了个白眼接过菜单,漫不经心的翻看起来。

    徐青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天上龙肉地下驴肉,尤其汤浇驴腚肉最美,就是做法残忍了点。"

    陆吟雪眉头突然一皱道:"驴子身上带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