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透视之眼 > 第一百九十四章无所遁形
    徐青伸手把瓷瓶拿在手中,打开盖往掌心一倒,一枚模样与般若舍利相似的淡黄色内丹落入掌心,丝丝气流顿时飘入双眼,那久违的清凉爽得他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乔治特雷西又掏出张现金支票给了任兵,徐青已经吸收完了内丹表面上的气体,装入瓶中揣进了兜里。

    "走了,吃宵夜去,打个电话叫上神行他们一起。"

    得了一枚天境内丹的徐青心情大好,居然主动说要请客吃饭,反正今天已经收获了两张支票,吃顿宵夜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海鲜餐厅也提供宵夜,刚坐下来不到五分钟,神行和屠战就到了,却没见到皇普兰那婆娘,想来是知道徐青请吃宵夜故意不待见他吧!

    这样更好,一群大老爷们坐在一起还少了几分局促,喝酒吃肉荤段子,可以无所顾忌。

    吃完宵夜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因为赌王大赛结束,徐青自然是不能再回豪华套间休息了,和任兵等人别过就独自回到了祝晓玲定下的房间。

    没带房卡的徐青按响了门铃,一边用透视之眼观看房间内的状况,只见祝晓玲只无聊的坐在书桌旁上网,听到门铃声她也愣了一下,走到门边还很不放心的透过猫眼往门外瞄了一眼。

    "哇!"出现在祝晓玲眼中的是一张现金支票,上面的数额第一位数是三,后面七个零,啪嗒,房门应声而开,徐青笑眯眯的把手中的支票塞进了祝晓玲手里。

    "姐,你买衣服的钱赢......唔!"话刚说到一半最却被堵了起来,两片湿润的唇点燃了熊熊战火。

    激吻过后,满脸泛春的祝晓玲好像八爪鱼般缠了上来,口里还念叨着:"我今天钱也要人也要,缴枪不杀!"

    第二天两人赖床了,一觉睡到了中午。徐青只说家里出了点状况要尽快赶回去,祝晓玲却说还有点事情要在澳门多留两天,两人又缠绵了一回才开始打电话订机票。

    澳门空运很发达,现在正值旅游淡季,飞机票并不难买,下午两点就有一班直飞江城的航班。祝晓玲只能送徐青去了机场,她原本想把那张三千万的支票奉还的,没想到这货居然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瑞士银行的本票,面值两千万,还是欧元。

    祝晓玲见到这张本票之后就再没推托,坦然收下了这笔奖金,在去机场的路上还带他把支票存进了银行,两人才一起去了机场。

    飞机很快升空载着徐青告别了这块异乡的土地,戴着眼罩在飞机上小眯了一会,睡醒时才发现已经到了江城。

    出了机场大门,拦了台的士直接回到了家,到了汇景小区门口才发现自己去了趟澳门竟然什么也没买,苦笑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进了家门。

    汪!

    胖墩一声欢叫跑了过来,脖子上不知几时被人挂了个铃铛上去,一边跑还一边叮当作响。让徐青感觉到奇怪的是今天家里居然没人,还好出门前带了钥匙,否则非吃个闭门羹不行。

    和胖墩逗玩了一阵徐青上楼返回了自己房间,把新得的内丹和能引蛇的红石头一起藏到了大花瓶里,然后换了身衣服向薛老家走去。

    按下门铃没多久薛红云居然亲自跑来开了门,一见是徐青赶紧招呼他进屋,老爷子眼睛有些浮肿,看样子这段时间睡得并不安稳。

    薛老拉着徐青的手走到沙发旁坐下,就开始叨唠起来:"青子,你回来了就好,这几天连续收了三封恐吓信,我都没睡过一个囫囵觉咯!"

    徐青眉头微皱道:"有没有查到那信是谁写的?"

    薛老摇头一叹道:"唉!你薛哥就是那嫉恶如仇的性子,就怕他得罪了人自己心里也没个底,这不,昨晚他车子的刹车又被人给弄坏了......"

    "弄坏了刹车?"徐青眉心拧成了一个清晰的川字,如果说送几分恐吓信只是想警告一下薛国强,那么弄坏刹车事情就严重了,这分明就是想要他的命了。

    现如今法治时代,这种恶劣的行径算得上嚣张至极了,这是在公然挑衅律法的权威。

    薛国强虽为一方大员,但入主江城时日太短,手下并没有值得信任的人,任凭他自身能力再强底下没人可用也只能是一片无根的萍,随时会被风浪所吞没,他已经严重触犯了某些人的权威,用些不光明的手段敲打他一下无法是想让其知难而退,否则后果会愈发严重。

    难道是柳家?徐青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柳家,因为薛国强上次和他谈话时就想过要借助他的力量对付柳家,受对方报复也在情理当中。

    提到柳家徐青脑海中浮现出了两个人的影子,一个老迈的瞎子,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

    "老师,几封恐吓信还在么?"徐青突然间想到一件事情,或许用眼睛的异能可以查探出写信那家伙的讯息。

    薛老摇头道:"你薛大哥拿去了,好像那把戳门框上的匕首还在。"

    "匕首也行,拿来给我瞧瞧。"徐青也没把握能看到使用者的模样,但至少可以尝试一下。

    薛老起身走到一旁的壁柜前取出两样物件走了回来,其中一件是带皮鞘的龙渊短剑,而另一件是一把铮亮的匕首。

    "龙渊短剑物归原主,望能善用。"言下之意希望徐青用这柄短剑保护薛国强的安全。

    徐青把短剑系在腰间,拿起了那把匕首,又听到薛老悠悠说道:"匕首上面没有留下任何指纹,寻常地摊上几十块一把的玩意。"

    徐青左眼皮一眨,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幅倒退的画面,其中有薛家父子愁眉不展的模样,也有穿制服的公安对着匕首摇头的画面,随着画面的倒退,浮现出一条人影,叼着烟站在薛家大门前左顾右盼,然后将匕首戳在了木质门框上飞快的转身离开。